|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邹汉明的诗:《故乡研究…
桑克的诗:《一个士兵的…
孙文波的诗:《反风景》…
罗羽的诗:《不配合,也…
高春林:《私人信件》
西川:《把羊群赶往大海…
古冈:《木偶》《老邻居…
谭延桐:《十字路口的对…
张杰诗歌:《弃儿》等 (…
张杰诗歌:《深山一见》…
马利军:《雁西湾:物候…
汪剑钊诗选:《门》《小…
马莉:《金色十四行诗歌…
王小妮诗选:《在夜航飞…
森子的诗:《黎明书》《…
安歌的诗:《此刻是一种…
池凌云:《偶然之城》组…
杨勇:《一条与我毫无关…
冯磊长诗:《轮回》
马永波:《凉水诗章》(…
更多内容
陈鱼:《我们》《暧昧景观》等         
陈鱼:《我们》《暧昧景观》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641 更新时间:2011-5-27 16:17:09


◎ 我们

梦-我们


离得这么近。透明的水
起伏在胸脯之间
我半睁着近视的睡眼,看见
你的刺青渐渐变成挺出花瓣儿
的花园。粉绿色在皮肤上
真的好看!

墙上有土落下,你扯下一截草绳
顺手一甩,去参加例行表演了
我也扯下一条短的,拽了拽
它刚好像一个跳绳绕过我
我跳呀跳,后来脚就悬在空中
不再落下。我数着绳子

从一到三十。我惊叹
三十下!每一下都把笨拙的上身
提升成快乐鼓点。我抬头
原来是一条挥起的鞭子在你手中
抽陀螺一样,朝我这儿
抽打蛙声起伏的稻田  


◎ 暧昧景观(四首)


西峡流水

鬼柳树长在山茱蓃后面
黄连挨着黄连
蜂蚂草拳住好斗的手脚
漆树流泪时脱皮榆呆在一边

我们进山。我走在他的后面
她走在我的右边。他们
走在我和她的后面
断肠草的大叶片低垂在山芦苇中间

一个飞虫钻进石缝
一只蜂鸟压弯树枝
一尾鱼在浅水露面
无数条花蛇踪影不见

我们走在情人峰下面
走在龙潭沟的里面
走在鹳河水的上面
我们站在百米深潭的边沿

回来很多天了,我躺在床上
仍能看见山峰、卵石和很多人的影子
还能看见我自己:在一摇三晃桥
跃出日常的高度上,提起了脚尖

我一再猛跳:逞强,冒险,大胆!



暧昧

表白自己纯洁周正
是可笑的。我喜欢暧昧
的空气,泥土和雨水
事情生在里面
我喜欢把广泛的爱意和
变形的单相思以及
随之而来的自我嫌弃
也放在里面
并冷置它们多年

下午。我做梦
在囚牢里他对着一部电话机
不停地讲话。他的忘我与投入
得益于我的启发
有没有人接听
是次要的
电话机右上方的窗子
和下面错落的囚徒
全看不清楚



暧昧景观

你站在山谷和站在梦里
是一样的。你是
最适合进入身体的空气
出现在山坡上,你的眼睛
你的毛发
你仰起的头你下垂的手
我看见你吞下你
呼出你
我为你顺合这一切:
向下的溪水向上的山峰
纵向的低谷和
一再起伏的雨意

但一种喊叫从来都没有喊出



瓦松它暗示你

你是我走神时的想法
一个放不稳的爱意。你上上下下
跳来跳去,在充足的弹性里
遮掩纯棉甲胄里的低靡

山腰上水性的云烟起伏
谷底走累的石头靠在一起
山路上有为黄昏低飞的蝴蝶
和为黑暗升起的香气

黄昏吞没苔藓和苔藓上的瓦松
瓦松它暗示你:你不断缩小
成为颗粒,成为空气和
再度昏暗的一切



◎ N个瞬间

N个瞬间


1

他跟在后面的车里
看着我

我回头
他的眼睛溢出夜色

我回头
他充满整个车子

我回头
他穿越了玻璃

没有路灯
没有鸣笛
也没有大雨
没有失声叫喊
过了很多年
他也没从那辆车上下来

我猜想他栖身的水下
猜想这些年
他用来隐身的空气
猜想他一回忆
就有惊雷和洪水来袭
而我在深夜空腹
独自拣食些拆散的词语

但我若回头
他还在


2

我走上桥头时
看见了他
我开始往下跑
抱着两大瓶可乐
往下跑

站着不动
抽烟,微笑
我停在他面前
笑,不用说清的
比沉默更温馨
混沌和空白

现在我只想着
那个可乐瓶子
肯定有越来越多的泡沫
不断哧哧地翻上来


3

毕业那年
我捏了一个小泥人
涂上闪亮的铜粉
去二楼送给他
他放手上、举高了打量

灯光下。他递给我一片西瓜
瓜瓤上闪烁着铜粉
那极不谐调的金色粉末
让我说不出话
只慢慢将西瓜连着铜粉吞下

那年他五十岁
宽容、博学、孤独、矮小
在单身宿舍的楼道里
我二十岁的眼睛用敬仰的光束
照亮过他

很多年后,他不知去向
西瓜早已溶化
而铜粉仍留在身体里
拥挤在我蓄积过多的粉尘中
等待攀附上恰当的说法


4

跟着他过马路时,我还哭
在尾声里,北环路上尘土飞扬
呼啸着形形色色的车辆。这个男人

当年和我现在一样,绝望得只剩下皮囊
和受苦的心脏,只会向人诉说虚幻、黑暗
尖锐和恐慌。这个男人

他的骨架三年之内重新组装,结实强壮
梧桐树下麦子低矮整齐,他稳坐在田埂上
黄昏的地气,淹没不了他的声音里的光亮

在他旁边,麦地圈成一个恰当的立场
使我安于把眼下的一切推远了打量,在那儿
我借来一双新的眼睛和用来轻身的翅膀

我歪头顺应这变化。我的朋友他现在
有强劲的马达和足够的胆量
能挥手横断没有红灯的北环路

把一个恐慌的人领回家

  
◎ 声音低些



为我笨拙的嘴
歪斜的牙齿
可有可无的舌头
声音低些
为躲开像样的说法
生出的
千万种说法
为狂妄
呛人的烟味
低些
也为随风生长的
观点和见解
可是充饥的词语
有时是粮食
有时是
石子儿
而肉质的胸脯
胃口以及耳朵
多么脆弱

虚弱的人改用眼睛
饮食。或者
再低一些
用耳语
低于人群中的尘埃
再低于渗进了水
与空气的泥土
我低声
也低头
弯腰
向实物
邻近的空无
我倾斜
向灌木的枝条
它们集体发芽
向屋里和屋外的
冷空气
它们深入骨头
一样的冷

现在
低得不能再低了
你听
没有一点声音
什么也没有
长时间不说话
身体清凉
空旷,自由
你看
就这样
一些零星的光线
透进来了
仿佛眼睛
私语
仿佛多年之前也仿佛
多年以后
  



◎ 鱼





你熟悉的那条鱼
还在我的身体里
但你已看不清
分别之后
我的能见度很低
隔着春雨、雾气、白牛奶、红糖水
我包头、捂汗、咳嗽
我咳出双层窗帘
那远处的窗子
是你平躺时 
看不清的海岸
起伏、波动、吸入
又呼出
窗外汹涌的流水
现在恢复为我
严闭、柔软、单调的表面


一条鱼用腮说话
没有人听见
你与我谁懂鱼的语言
她早晨喘息
午夜咳嗽
阵痛使她转念
变成执意下沉的玻璃酒瓶
喝水,呕吐,再喝水
呼吸时内与外
连成一片
她按鱼鳞叠加的方式
进入睡眠,渐渐习惯
深水区的黑暗
你熟悉的那条鱼
像瓶子在我的身体里
下沉着
在深处屏息于
自溺的饱满




什么是淡黄的
她说白天飘出去
晚上回来
灵魂就是淡黄的
谁信呢,我没有灵魂
只有
很多鱼

你熟悉的那条鱼
还在我的身体里
你不熟悉的
很多鱼
也在我的身体里
她们游动在
我深处的渤海湾
她们吃食儿,生病,睡觉
出游,产卵
也常常在午夜
流着泪,回到床上
允许柔软暖和的棉被
抱紧,并点头向棉絮说
是的……
鱼和床的有相同的本质
“呻吟。然后
沉默”




凌晨我
是透明的
瓶子
是透明的

是透明的
还有柔软细长的水草
尖利的鱼骨头
和阔叶状的双手也是
透明的
我们透明地
重叠在一起
那形状
像醒不过来的
墓碑

你熟悉的那条鱼
现在
看不清了
当你弄懂微距拍摄
就仍能从我身上认出鱼
从鱼身上认出瓶子和水草
迂回缠绕的欲望
懂得如何
接近花心及阴影
接近轻易的高潮
也就接近了更深的沉默
而我现在停滞在半途
不想上
也不想下
平躺着,闻着身上
活着的鱼腥味




随便在相拥相近的两种颜色之间
安置我吧,让我在
微醉的水域
放下鱼和她们的子孙
我是她们的父亲
和母亲
我是她们的家
是她们的瓶子和房子
是她们布满阴影的
宽畅的
幽灵博物馆
我仰起的头
就是鱼和幽灵们的头
是灰暗建筑上醒目的穹顶
在朝我爱的方向
移动和倾斜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