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罗羽诗选
罗羽:《雪地里的缅甸》…
邹汉明的诗:《故乡研究…
桑克的诗:《一个士兵的…
孙文波的诗:《反风景》…
森子的诗:《黎明书》《…
安歌的诗:《此刻是一种…
池凌云的诗(9首)
罗羽:《沿淮一带》《十…
荣荣的诗歌(15首)
黄礼孩的诗歌
田雪封:醉——给罗羽
罗羽:谈话
罗羽:这一次,是要到一…
更多内容
罗羽的诗:《不配合,也不反对》等         
罗羽的诗:《不配合,也不反对》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740 更新时间:2011-5-27 16:21:14


◎ 不配合,也不反对

由一个重罪支援,你种下
两棵梅豆角。这轻松的事情
包含郑州外面的危险
失踪人的干草,已把你的居住填满
清新力量就在窗内,却难见到
在松林,你生吃鱼时
麻雀病爆发,雨水
洗着赶路的尼姑
小船坞,蒴果一样悬着,去那里很近
暗红山上,刽子手围坐在树丛后头

你不能多问什么,向形象要生活
要不着像样的。唯物的人
布置的结局不能相信
质朴带出的激情会淹没河南

想一想,就回到肋骨了,它们
也是梅豆角的枝蔓。从中传出一支歌
是你能听懂的,又好像不是
再听啊,冬天来了
生长的还在生长
只是要确立更准确的疑问
在荒凉的行进中,暖湿气流到了胸口
而迫害狂的声响,比自然还大
某个下午,梅豆角死去
智慧不能说明它们卧下的样子
你知道在一个地点埋进同一躯体
不配合,也不反对 
  

◎ 提醒

1.另一个人
“到天津,丝瓜就没了。大石桥
两座桥说断就断,陈素真吆喝起北风
你听不到。离开一层层罪行
世界整体是平面
每一个日子都有条石垒出的雨水
在北方,这是准确预报
地面上,绿顶住黄
一代人物的基础已经固定”

2.罗羽
“干什么都需要过程。修复
平民感情,家属院的清晨多些平安
夜里就不会发生灾害
白燐映着街口过分扁圆的面容
剪碎头发,你才被允许爱上苦难
天很干燥,哪里都暖和
摸一摸武装冲突,地下经济的芹菜只能捆一小把
附近,广场土腥气已经消散
棺材的磁场吸收尘土,你应该
再给它添一些什么
下午,我要回家,看看
想象中的事情是不是被耽误了
与一切重要的相比,你是底层浮力
在新水库划动,船像一个星体” 

3.另一个人 
“具体遥测没办法再说,说也没用
所有欲望也不具体
同胞的立场容易被否决
他们道理很硬,但被公布成错误
信仰血统的后代,有无耻事业
生活,那怕进一步,都要付出惨痛代价
现在,是以多数人的艰难
保证乌托邦能飞临国土
这使我想起来到郑州的亚历姗德拉
她是朋友儿媳,却比中国人有更多悲悯”

4.罗羽
“不要在个人回旋中找立冬的栾树
善于忘记,有时是你的幸福
我拥抱你,河南有紫狐狸飞跑
黑夜带给它的颜色,像广阔心灵
无疑,人格化暴力,还会
来到你身边,绝望的爱
定期放到床上。窗外,一队学生
走过,我看不见,你也听不到他们的脚步” 
  

◎ 田园诗

从郑州到平顶山,你已走了五年
曾有一头猪,跑进田园诗,跟踪你的愚蠢
没一个人有树林,黎明也没有
一些旧货单,排列彩票投注站,雨季

须河边,村庄有计划地退去,挖掘机
私有行动堆出财富家庭。生活的角色类型
直立在定向爆破后的烟上,太好看了
不去腐败,有人已活不下去

这么近的庄稼,全是黄色。或明或暗
鹌鹑飞向近郊煤矿。一面方镜子
照着你膝盖上的灰泥。障眼法
避开田野烧过的青蛙,树上的马核果不会知道

是啊。此时,还能有什么不节制的想法
另外的田园诗,不就是小寡妇、节节草和渡船吗
只有一次,亲戚们接住冷风中的哭喊
你在矿区呼吸,遗忘是工人新坟上的空气

◎ 赫莉和亚历姗德拉,或在郑州伊水街

赫莉来了。非英国人时代
摊贩让开一条路,她
不说什么,来到房介所外边
真是好事啊,免费看房,她瞧见
杮子滚了一架子车
这里,没有亚历姗德拉的蜜色,最不可能的鲸背
在新情况下喷水
(任何港口都有明天)
亚德里亚海,进入细微的海图
过去的是过去,还要去哪里
只是假想,两个人的菠菜,共有一次航展会
旧边疆的飞机,可能在意大利
也可能在靠着阔边帽的某地
亚历姗德拉后来知道,她和赫莉飞行相同航线
机舱与足浴城的差别
仅在于卫生承诺书的大小
一阵风,吹开茶叶店,水利局局长
买雨前茶,土产店店主又来讲价,他们一齐错开雪水
每天学习,都学不到什么
一道逆光,使赫莉虚脱
亚历姗德拉的身分,拿走豆饼屋阳伞
她和她,没有集体的隐性疾病
赫莉站立的街角,凹进
一家证券交易所,幼儿园
萨摩犬放松权力,而乞讨者
用双手扰乱现实
掠夺成性的阶层,到赫莉祖国安家
真理难以理解,离拉面馆已十分遥远

赫莉和亚历姗德拉走后,还有人
不断到小店修拉链,配钥匙
昆虫背对着分散的小财富,是赫莉疑惑的抽象
中药店,诊所,文印社,在夜间关门
亚历姗德拉的笑声,带走很多青年脚步
她们发明两个侧影的影响,封建帝国
是一条河流升起的一条短街 
  

◎ 房子主人

一只白苹果。芦花。你受到打击
墙上的斑点成了小苏打的女儿
多么危险,水蒸汽里
又闪过你的女儿,她的婚姻解体
朱砂洞,只能维持一个新家
运粮车在桥上驶过
检阅清晨的泥瓦匠,不是
他自身的一部分,也不是你女儿的手工
熟悉的事情陌生后
就算是一盘凉菜,也难送过桥墩

水边的花生地,飞过两只老鹰
它们在一个纬度关心结局
波浪是它们的,你就不可能从正面接受
某个利益的替身,会造成伤害和停止
比如,你对坏人说的话记不清了
坏人却把你的长相
告诉了另外几个坏人
杀人舵手,已红透环翠峪
房子什么时候盖好,蜂鸟蛾什么时候来住
你还没想好,结论的守护非常难
倾听罪恶或水流
你头发白了

一年的溜达都没这一次长。夜里
有郑州的灯光传来灯光
照亮河边房子。卖酒的主人
呵退黄狗,水也亮了
四周很黑,你走下河堤

◎ 分离

一头毛驴从另一头毛驴蹦出,是没发生过的事
在做分离。最近,你被别人
看的次数多起来,停下的瞬间
从小毛驴嘴里拽出一棵草

这是在一家火锅店门口
一棵草受控制,上面有水,很像毛驴尾巴
驴叫能让纱厂倒闭吗?拴住毛驴的黄昏
能使父亲脚步慢一点吗
你去过一次火车站,那里
一些人的脸是毛驴的脸
远方的贩卖
让郑州西郊流出一滩血

快到十一月份的时候
天气突然炎热
先是泡桐,后是丁香、乌绒,开一树花 
  

◎ 汇流

唉,你的性已是新婚的样子。家
拥挤在一起,青泥河流过两岸的杨树

桥头饭店早早关门了,阳光
照着葛针,白酒洒了一地
我的话快要说完了,和解的
都是你所知道的。瓷盘
将规划好的小镇带走,或发生相反的事情
冲进黑夜,红薯叶是哭泣的歌声
化肥厂等候着暴雨
管道上的蝴蝶结合平常的锈色

也许,看不见的性,才是弄错的思想
检查身体,船只靠不了岸,河心岛
离药品越来越远。“倾向里的苍耳
永远不能生长,遮盖我们的尖形山
已被推平,风景消失
过多的虚幻,建立不可信的外表
婚后旅行,能到哪里
又不能到哪里?一次记录
是窗户里的纱巾引起的,碰裂软石榴
你的疼痛,应该由性的红色承受

经过诅咒,青泥河与另一条人工河汇流
有了杀手,这里才举行河葬
性,不是灰斑鸠的重要部分,常常
被埋入河水淤出的土层
过河时,你不会惊慌
河流吓退河流,你逃离的水声在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