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邹汉明的诗:《故乡研究…
桑克的诗:《一个士兵的…
孙文波的诗:《反风景》…
罗羽的诗:《不配合,也…
森子的诗:《黎明书》《…
池凌云的诗(9首)
潘灵剑随笔:《吃诗》《…
荣荣的诗歌(15首)
黄礼孩的诗歌
安歌:消失的人
更多内容
安歌的诗:《此刻是一种黑暗》等         
安歌的诗:《此刻是一种黑暗》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841 更新时间:2011-5-27 16:17:06


◎ 此刻是一阵黑暗

掀开菜窑那隔世的暖潮便纷拥而出。

那个如饥似渴的人,在菜窑里。
此刻是一阵黑暗。
光线在切开的尘土边缘霜花闪烁。

沉睡的白菜、萝卜在椰林丛泄露的白浪中
一阵恍惚——
最近的男人蹲在他的影子里说:
不能游泳,有整整一米的海浪!
我根本就不会游泳——
可这陌生的海,究竟在运送着什么:

必须忍过这一阵黑暗——
整个眩晕的桌布已把大海翻进了身体。
可闭上眼睛也没有破碎声。
没有此刻——

此刻那个如饥似渴的人,钻出了菜窑。
他头顶上的苦楝花就要发出白光。
他背负天山的一阵巅簸。
他站在故乡的树底下。
他在身体的一团漆黑中。
越来越清晰。

此刻的白菜萝卜,拎在他的影子里。
好像待了一万年。
好像从未出生:

可你什么时候见过,
大海在扑腾,它从不,从不,从不……


2004/4/29

  
◎ 运送


必须抛下这麻袋土豆,
声音在男人嘴边的寒气中:
车载不动了,整整八十公里的山路,
我们只有两个小时。

必须抛下熟睡中脸蛋红红的孩子,
再在炉子里压几块煤——
不能把它拨得太旺,
突然灼热后的冷,会把孩子的棉被
挟裹进清醒的冰。

在山峦穿过拖拉机破碎的玻璃之后,
身体灌满巅簸的风之后,
我们归来,那时——
孩子还在熟睡,炉火正热。
很快我们就会忘记,
我们运送过什么。

那麻袋土豆在庭院中,
天色渐渐照亮它。

2004/4/28


◎ 短章

·理解


我舍弃了大海、波浪的形状
山和它们的深谷、内心迷茫的
尘土,舍弃了道路、墙壁、黎明
面对一只猫

它温柔地蜷在我怀中
它突然跃下,世界在它尾巴的想法中
是那团永远躲着它的毛。可它
究竟想捉弄它多久?当它止于嬉戏
不求甚解的尾巴就长回身体
除非,它在叫,在春天的深夜

在春天的深夜,身体的闪电在涣散——
更纯洁、更勇敢、更黑
欲望的河倒流进无边的夜色
它填充的脚步
汇集水、血液、时间和骨头的碰撞而成
里面的嗥叫。我不理解它

而它不屑于这体贴


·午睡

蓝色的天空此刻发热的白
鸟鸣停在寂静的叶子上
一面空空的吊床
一条没人走过的路

我躺在你的怀中
我进入那条路


·在雷电的阳台

乌云在云里奔跑,闪电在砍伐
树梢绷紧了身体在仰望
撕扯多余的树叶——
我看到了黑暗和你的脸
交叉的重量

雨点一路追逐红砖地面上的裂缝
请不要把我的脸掩进你的怀中
闪电的那刻
我要承担我脸上的光



·爱情

闪电的惊栗照耀的旷野
我爱,这震惊
不可持续的

四月,庄稼还可以在地里
长成收割,而你可以
离开。你崩裂的
未到达的国土,随时将我
一分为二——世界理应如此

离乡的人在偏远的省份
失眠的凌晨清扫马路
没有狠狠抽打的新鲜臀部
没有孩子突然的哭泣打开黎明

荒野中散步的石头
包含最坚硬的流离失所
可我不是它
不能在风中待得太久



清晨

在半小时的清晨
我醒来,世界如此简单
像随便落在墙上的光——
思忖着是否上路
在天气预报的大雨里


正午

后花园,惟一的男孩
白色小狗
相互追逐
树荫浓郁
蓝天如洗
小鸟啁啾

仿佛在回忆中,此刻我置身于此




◎ 说吧,悲哀!(外二首)


用一根完全的隔绝联起
感叹号——我们是它下面一滴眼泪里
凝住的共同面孔。教堂里那被遗弃的中国妇人
说吧,和你的女儿一起和
民间教堂没有塔尖的阴暗
温暖一起

一切都还刚刚开始,远未至海口,尽管
现在它只是一个城市的名字,是海包围的孤悬里
可能到达弧悬的一个点。说吧
在城市永远潮湿的潮湿壁炉
在你的眼泪可以擦拭的纯洁天色里说

无法终结的海已终结了的悲哀说
它们突然象四堵翡翠的墙碰出你心灵
绝望漩涡和突然跃出的一片闪光
说说你的少女时代和今天早市
一捆青菜的价格  说吧

所有在云彩底下建筑瓦砾的梦
说吧  然后让我们体面地各自
回家  在悲哀  悲哀摇弋的椰树闪出的
群星下  用一点点光
指引
        
说吧  和这个流浪之都全部的
异乡人一起  正是他们铺开
这个城市疯狂的高速公路
现在他们停下来  用一根
烛火上的

面孔  轮番地  轮番地
说吧!那遗弃的男人  说
遗弃的悲哀

说要便有  说吧 !



·一刻


午夜的阳台  布满矛盾的黑
酒中的沉默  渴望穿过
玻璃上的冰凌或渴望也在
沉默  25年积蓄的路
一次突然的阻劫说世界已漏得

一干二净

你靠上我的背
我漏状的金属尖刺是否
已刺中你  是否已挡住
流逝在星光里的天空

寂静用巨大的伤害将我们掩护
——我们在黑暗中
黑暗的孤儿般
被空气抓紧

秋天   秋天的纸线已全部
抛向空中



·诗 人


通过52次考试,你拿到了这个世界的
电影票,为了要证明,你能拒绝
看。既然拒绝出生

已不可能,总可以删去一些字
让无辜的羊站在那里,让月亮照它

让它照一条路,一条无方向的
打磨之路。让最先打磨光的

死亡站在那里,还有雨水
整整七天的雨
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闪着光
闪着光,流淌

也把自己丢在那里
无法愈合大地的流淌

掠过枝头的风就可以杀死你一次
还有那一地的紫荆花,湿淋淋红着
象在树上

那让大地能继续下去的疼痛
正是疼痛,让树裂出它的叶子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