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巫小茶诗选         
巫小茶诗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1990 更新时间:2014-3-7 13:46:52

 
◎尖叫

不过是些山,没入云海
不过是些瞬间的事
一个人的边城被温柔打发

经过夏,经过一些夜的藤蔓
像你在俯瞰大地
像我的尖叫,我的
席地而坐,在微微湿润的
你的风中

2006.6.28


◎知己

我曾在一个人的叙述中出现
又悄悄隐匿。它的干净,是失去玻璃的
玻璃窗,我突然感到睫毛和眼睛的矜持

他的声音存在于一个暮春之夜
全然不顾聆听者是否有双
拥戴他的耳朵。他的专注如同
我的呼吸,绝无旁骛

我曾像胸前的纽扣一样出现在
一个人的叙述中。
经历着贴切,或卑微或振荡的故事
不动声色,却偶尔出其不意。

若能无意间击碎一片水
那叫鬼魅,它在远去的某个角落栖息
一双手将它安抚,对它笑而不语
后来,他看见我
在芦苇荡上倾情地飞

我曾……念着一个脸颊微红的词
带着它在池塘中散步。这是我为自己设计的
将来时。此刻
我正仰望千里外的天空
静静聆听,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他在我左或右……

2006.7.3
2006.7.5

◎话剧
演出将我弄丢
——题记

表演某个午后孤独的细节,我琢磨不透
小蚊子的坏脾气,黑匣子的
吸引力。眼中漾起影象和波纹
我用它滋养一株花。摇曳中,看见
少女的羞涩。

这是舞台,是些动听的话
也有人争吵不休——
竖起的眉毛、公牛似的暴跳、砸坏的电饭锅
我已然忘记应该哭泣的一幕
就像小小的破坏欲在汹涌滋长。让剧情错位
让演绎深入到卡夫卡那貌似决绝的地方
你却在哗然的人群中,对我微笑
我慌乱,我魔术般钻进黑匣子。有风
缠绕指间,有呼吸交错你我

场景总在变,你总是温柔
当我从舞台的小角落里不经意探出头
我拉扯阳光,我透明
我被你霸道地邀请到一个正在飘雪的夜晚

2006.7.4

◎女性笔记

1
接踵而至的季节
赶不上,急转直下的雨
一旦失去依靠
便有人,行走云上

那是道路
那是雨衣颠簸的手
扬起衣袖。是梦,是魇
是冬夜里挣扎的棉絮纷飞——

2
黑白电影中
她拾起扭曲的脸
将棉袄空洞的部分
撕裂

之后被脚上的鞋绊倒
再从容沏茶。
不失一点矜持

风在淑女的背后跃跃欲试
将伪装的秋水尽收眼底

3
照顾好自己的脸
不时施粉。委屈时对着山头大叫
体会幸福的来之不易

想要泪,就哭
想要雨,就蹲在云上

4
橱窗没有爱人的权利。
作为摆设的容器
刚好看见
一小片蓝天
她在云上生活。

必须暗示自己——
仅是看见

5
有时忙碌,忘记回头看看
身体背后的伤。

云一直在变换色彩
改变姿势。
她突然想成为妻子,成为母亲
她就这样做了

后来她要付出舌头、容颜,乃至呼吸
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云上和云下一样
在冬天,棉絮总是不够用

6
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呻吟
在无病之时。可以指责他、他、他
这不只是他的权利。

她并非不曾感受到橱窗的引力。
只是不愿转身
当伤口被棉絮温柔填补
当不断有生命从伤口处跃出

那时,云在滴血
她在微笑。

2006.11.16

◎有关苹果的静物

用一个午后遁走
然后描述它被遗弃的表情。
曾小心轻放,关起门来呻吟
你别拒绝,这个季节我感冒、发烧
在失眠中吃药。
当有人端坐云层,指点江山,便有人
甘做人梯,俯身拾麦
我正不顾一切画饼充饥
它脸上刀疤、身上缺口,
笔下是深入骨髓的霜冻。
它安静地烂着,向我示好
我以静物,填充它。
在相同的阴影下
重复我们的烂醉如泥。

2006.12.17

◎爱情

那些偏执的风,潜藏于路人袖口
相互伤害、讽刺和安慰。
施展魔法。
或在夜晚背过脸,
阅读卡在门缝的衣领,看失眠人
在骨灰里发光。
面露微苦时,晃动水
梦会起波澜。每当遭遇干涸之泉
他们便相遇,将真相和着泥巴咽下

2007.5.8

◎火车小丑

作为符号,常年按兵不动
培养着无数爱人、情敌和朋友
表情丰富只因看到无望的终点和疲惫的黄昏
“陌生人,来看我的双腿”
它正在车头来回踱步,思考回归身体的可能
小丑把面具挂在车厢,旅途才刚开始
接着他的双腿掉下火车。不过
跟着它在钢轨上奔跑,会感到希望。

2007.5.9

◎站台

像一座豪华刑场
引导自由人民蜂拥而至。虽然路过
也会偶尔驻足,
欣赏欢笑哭泣在阳光中泛着人民币的色泽
在风雨中揪着稻草的宿命
有时会看见自己的背影随着列车奔跑
又被邻居傻子截住视线
原来心疼他的母亲去世,他终究被继父放逐
捡着破烂,唱着不成调的童谣
当我交给他一枚发亮的硬币
他呆头呆脑笑着问:
“妈妈呢,妈妈走了,妈妈回家了?”

2007.6.14

◎倔强

          致《情人》——[法]杜拉丝

倘若天空没有那朵浮云
倘若飞鸟未曾落单、渡口不肯吞吐
她不会从云上跌落,陷入黄色的中国脊背
回眸是一场冒险。
西贡在无限接近中国颤抖的那段空白中
大哥哥的子弹开始绕路,多少年后,终于抵达
小哥哥的胸口。她随之而去
或不曾随之而去,那又有什么区别
情人,在堤岸颤抖的情人,仍是被海水抽去了骨髓
这甜蓝色的华尔兹
还顺便抽走她支离破碎的唇线
以及,能被水淹没的一切,母亲与田地

2007.8.8

◎摧残

那些花儿承载着吉祥和祝福死在我的面前
焦黄、枯萎、脱落
那是我听见台风赶来的讯息
一些急急离去的行人突然躺在路边
任凭雨水浸没他们的脸,一丝一毫,在土中瓦解
我耐心地等待,那些花儿再也没有醒来

2007.8.9

◎过客

你用美推开我。却为纠缠
留下借口。
就在你的左眼
我丢下一朵茶花,孤傲、冷清、独自存活
并扎下根。就在那一刹那
我以为,我扎下了根
我以为露水下来,浇灌着你的睫毛,
我真的会扎下根。
而你只是轻轻眨了眨眼,
从我刚要伸出小骨头的瞬间里
转身。我就碎了。

2007.8.15

◎一颗树

一个人的哭泣,过于孤独
许多人,正在通往我家的华林路上流泪
茶园是集体舞。
壮丽的幻觉
卸下浓妆,还是斜靠在你身上的那个
吃面包的女子,弱小,单薄,并倾其所有地
爱着身后,两三朵云。
壮年爬过镜头,没有双脚,没有声音。

2007.10.8

◎雷锋会不会猎杀白天鹅

——对11.15福鼎人类猎杀白天鹅事件的质疑

1、
不会。不会的亲爱。所有良知之人同声合唱
善良是歌,好人要握紧雷锋的枪
我也曾信,人间仅存的那点美好在指缝中徘徊
留下剪影,在枝枝必将枯老的枝叶中死去
白天鹅栖息的坟冢,被枪声折断寂静
心中念着雷锋的人类,
必将心碎在天鹅自怜的湖影之中,连同我
充耳只有美的哀号。泪眼中
生命的丑陋无从选择,磨刀声中的陨落无从数起
不是稀有之美,人们不以为痛,心安理得
只为同雷锋一样挺拔,不会猎杀的只是白天鹅

2、
可能。可能吗亲爱。所有看见自己丑陋之人同声低吟
残忍是罪,雷锋站在天平的两端,
无从享受立场的荒芜。挣扎使猎枪颠覆所有信念,
在虚构的阳光下
同白天鹅的逃亡一样奔赴残忍的彼岸
倘若它满身瘟疫
倘若它阻碍现代化建设。所有的高贵
会否同白色羽毛一起,在万众鄙夷中纷纷剥落
不,都是一样的枪响
甚至是在隔离场的同一个坑内与鸡鸭相遇、共同赴灰
开枪者。肇事者。人们亦或称他为雷锋

2007.11.15

◎提及

我在二零零七年的初冬说着一件百年后的旧事
像依旧的山水不动声色。
那时,所有作古的记忆纷纷爬起,闻声赶来
穿越生死的城池,在我仅能感知的缝隙中尖啸
目之所及,山野蛮荒,城楼林立
可鱼群仍从千万里的深海义无反顾跃向我的袖口
寻找体内珍藏已久,风化成灰的骸骨和诗行

2007.11.28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