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池凌云的诗(9首)
池凌云:石头比从前更是…
更多内容
池凌云:《偶然之城》组诗         
池凌云:《偶然之城》组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734 更新时间:2011-5-27 16:17:02

《偶然之城》组诗 


《木偶巷》  
    
朝她的脸吹气 
抚摸她冰凉的额头 
她微笑。弯曲的细眼 
追着乌鸦的皮囊 
断了手足,也不会尖叫 
    
流淌的小夜曲也不能把她 
从幻游中请回来 
她的上帝一直在看着她 
没有膝盖,却有一颗成熟 
小巧的冻结之心 
    
    2006、10、12 
            
  
《九个弯巷》 
    
穿雨衣的精灵随时出没 
她们在傍晚传递香糕的气味 
走在这条路上的穷人 
从不感到饥饿 
    
她们追着灯光飞行,忽左忽右 
人们只看见过她们黑黑的眼睛 
当她们停止,把自行车推进一个个小门 
整条巷子就安静下来 
                
老影评人的初恋就在这里 
他改不了用浆糊贴对联的习惯 
他知道何时下雪,何时该晾干 
爱唱京戏的流水小调 
有时疯狂嚎一段 
给拖着长长绿尾巴的蜥蜴治病  
    
    2006、10、12  
  
   
《急性子巷》 

凤仙花开出火烫的花朵,它的血 
煽动一个夏季对颜色的臆想 
“指甲花,指甲花”,小女孩跺着脚 
跟随姐姐蹲在花丛中  
这是她的辉煌年代  
她想要一个粉红色的指甲 
    
三十年后,她不再为指甲做任何事 
她打扫每天都在增多的浮尘 
拿着药方查阅一味中药 
急性子:别名凤仙花 
其花可染手指,颜色鲜艳无比 
味微苦,性温,有小毒 
有活血通经、软坚、消积功能。  
    
孕妇忌服。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又爬起来,在房间里不停走动 
她的病症没有记录 
她的衣服把身体盖住了 
像紧挨着平静的海岸 
“可是,”她说,“她们都在痛经啊!”  
    
2006、10、18 

《伦理巷》 


爱灵魂还是爱肉体? 
一辈子与自己就此结下私怨 
开始艰辛的顶撞。譬如欲望 

鞭打是不道德的 
游戏是不道德的 
没有邪恶的美接受了泪水 
变得更加轻逸 
差不多可以接近大地 

我眼神温和,质朴纯净 
为了适应灵魂 
在僻静的地方整理衣衫 
现在你一点也听不到嘈杂的声音 
不会觉得有什么刚刚发生过 

2006-11-3 



《磨房巷》 


磨盘在磨盘之上颤抖 
回旋。所有的岁月 
滚烫而且沉重 
她蹒跚着走近,手搭在青石上 
恍若看见了安静的子宫 

依然清白。是神的造物 
被遗忘,安放在幽暗的空地  

空寂的风铃沿着回廊行走 
冲过燕子压低的翅膀 
传来一阵阵和声。午后 
粉色的孩子们开始了新的游戏 
停止了对磨盘的敲击  
空寂再度升起 

2006、11、9  


《某日遭遇短暂流亡之巷》 
  
他们的手脚都在发抖 
随之而来的是晕眩和恐惧 
像一颗颗小水珠 
一路沉没着汇合在一起 
在路上站了一会儿 
又在广场上站了一会儿 
造成短暂的混乱和拥堵 
  
即使喷射催泪瓦斯 
他们的抗议依然有着羞怯的表情 
被隐瞒和篡改的 
使他们久久无法平静 
可是,他们最终不知道要向谁宣战 
失魂落魄地走了一程之后 
又苦恼地退了回来 
  
      2006、10、25 



《小地毯巷》 

需要另外的神经 
参与肉体的沟通 
需要透明的亢奋物 
帮助昏沉的早晨复苏 
需要一块小地毯 
提醒我得到的一直很少 
但却非常珍贵 
需要一个垫子,不会发光的饰扣 
一块柔软的抹布 
平息畏惧 

需要一些神奇的东西 
润泽干涩的眼睛 
需要犯下一个个小错误 
戒除要毁灭什么的毒瘾 
需要无边际的痴心妄想 
发现一个新的宇宙 
需要时时颂唱 
虚幻的美,虚幻的人 
彼此帮助渡过难关 

2006、11、11 





《石灰石彩色浮雕巷》  


几道次要的小波浪 
是远处的向上的刀刃  
近处的刀刃组成钉耙或梳子 
这一切都只为让一个女人 
安然坐在腐朽多年的兽骨上  

她依然爱着豹纹服装 
飘扬的头发像一根根铁丝 
绕过耳朵向后整齐地展开 
没有扎到她裸露的肩 
是什么浮上她的脑海 
使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 
僵死的人?她用一只手按住胸口 
惊人的美目注视着 
失去皮肉的鱼,和飞出去的箭 

一个符号代表着一件事物 
无法考证哪些存在过 
哪些是虚无。她曾有过怎样的念头? 
但她恭敬地对待鸟和野鹅 
温柔地抚摸刀尖 
她必定相信人死后 
灵魂只是离开躯体飘泊于宇宙间  

2006、11、13  



《一个婴儿被引诱出生的巷》  

可以有光。可以有移动的明灯 
照亮一切黑暗之源。 

可以有人形。可以跳舞 
夜晚的悲苦皱褶在早晨拉平。 

可以有心灵。可以通过心灵 
解除不得出世的咒语。 

可以有爱。这是一种无穷的精神 
支持你在人世轮回循环。 

2006、11、15  



《音乐天堂巷》 
她站在一只蘑菇旁边 
画洁白的弧形 
和藏得很深的阴影 

一直被奇妙的音乐所爱 
她的叹息柔而韧 
悄悄赶走虚无的泡沫 

纤细的手指敲击红色的鼓 
像抚摸激动的伤口 
直至它变得忧郁而精致 

一切正在赶来的路上 
一眼喷泉梦幻般穿过栅栏 

2006、11、18  




《小五金巷》 

一只滑轮滑过凹槽 
留下黑色的轨迹。平静 
和疲惫取代了悲哀 
白色棉纱手套上的污迹 
加重了一个男孩的困惑 
不可调和的一切产生了钉子 
锉,弹簧与齿轮 
他开始萌生一些新的念头 
他要从一堆牛油和锯齿中 
赢回他的父亲—— 
一个沉默的小五金商人 
在他发疯的白色眼睑上 

2006、12、9  



《钟楼巷》 

灰色钟楼聚集起一群野鸽 
一个虚空的避难所 
拉着微小的身体向上攀登 

仅仅渴望占据一处陡坡 
被钟声震透。一条新的通道—— 
“钟声颤抖着穿过它” 

但是总有一些意外发生 
比如风将沙子扬得很高。在云朵 
边缘,它们被提前卸下来 

这不是它们期待的一刻 
却让它们显露翅膀。发出咕咕声 
在一个角落像人一样呕吐 

2006、12、10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