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汪剑钊诗选:《门》《小雪》等         
汪剑钊诗选:《门》《小雪》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729 更新时间:2011-5-27 16:17:38

汪剑钊诗选(北京)



七单元,四0一,
靠左,木头与铁,
被警惕的眼球经常忽略,
静止的框架,
像一座方形的桥拱,
布满世界的空,流动着
物与人:据说,物质不灭,
那么,人有什么可以丢失?

变化,一个残酷的游戏:
……进来,出去,……
出去,进来,
……进来,出去……
第四层,侧面对着楼梯,
就像弗罗斯特的叉路口,
划出了阴险的十字。

天使抖动翅膀,发出白银的
一声声脆响,魔鬼戴上彩色面具, 
旋转并交换舞伴,争取
我摇曳不定的意志……

停顿,在楼梯狭窄的拐角处,
普通的缝隙漏出神秘的光。
于是,好心的长者开始回顾
肉身的来路,帮助
堕落者猜度灵魂的去向。

门,提醒铅灰色的存在
――锁把的必然,
以及铜制钥匙的某种可能。
斑驳的锈花,潦草地
记录夕阳坠落时刻的匆忙,
具体性稍显凸起的门槛
磕绊了我周密的抽象。

一首诗可以容纳多少精神?
我们意识中的美,不断
打磨,学习死亡的入门术,
蜕变――简单的真,
而复活,文字的网格
再度敞开了一扇扇小门。
2004.11.25

小雪

气象预报,小雪,
仿佛一个失约的情人,
在阳光下消失。
北方的风,呜呜发出
最后一次秋声,
雪,落在你所在的城市。
电话孔,鹅毛的声音
怯生生地拨弄我的眼睑,
昨夜未能完成的情欲,血液
沸腾成一盏灯,水化
一段分行的文字,再缀上
好听的韵脚,调整
思念的慢节奏,从视觉
渗透听觉,……冬天算什么,
轮回的一个季节。
雪花,放肆地飘下来,
躺在掌心,安静
又柔软地溶化,――
我们的体温……
2004.11.25

锦鲤

最后一次,锦鲤炫耀美丽。
鱼缸。清澈的水。
水草还是生动地绿。
冬天的阳光,照例地温和。
锦鲤呼吸急促,
纤巧的身体逐渐沉重,
落下去,
又歪斜着身子,
颤巍巍地浮起来。
它的主人,也就是我,
在鱼缸边陪伴它,
从鱼的眼神中读出了痛苦,
默祷一首挽歌。
我甚至不敢用手去触摸,
只是用手攥紧鱼缸的边沿
忏悔,忏悔往昔逗弄它的残酷,
又一个问题产生:
干脆,尽早让锦鲤
脱离鱼缸里的水,上路;
还是任随它去挣扎?
我感到了一种无助的虚弱:
不能为减轻痛苦
尽一点人道。
或许,
让锦鲤进入这个透明的鱼缸
就是错误?
我的身体像鱼一样贫血……
04.12.15

谁在弹奏巴赫

黄昏,球形的一部分
正在暗下去,
半边脸的月亮
升起来,
黑色的影子在月光下繁殖。

拥挤,影子推搡着影子――
浓黑而且空洞。
一个人上路,
像一本陈旧的政治手册
终于翻到了封底……

一个人上路,
眼睛干枯,
白发覆盖皱纹,把遗憾
深刻地烙印在额头,
心脏,曾经被尴尬地挤压进
真理和谬误交错的缝隙,
由于消瘦而下坠,
落入许诺过永生的烈火,
在喧嚣声中归入宁静。

一个人孤独地上路,
成为灰烬上飘动的
一缕轻烟……

此刻,时尚的流行歌手
模仿多嘴的鹦鹉,
在新世纪的喇叭里滚动唇舌,
破锣的嗓音
声嘶力竭,刻意
压迫运河的一声声啜泣。

北风驱动一百头巨兽
行走天空,
悲鸣与怒吼,……
而运河两岸的土地依然沉默,
仿佛在与影子比拼
各自的耐心。

石头,惟有石头
在恪守一个农夫的本分,
没有鲜花,
摘一把野草送行,
那是最后的纯绿,来自
色彩模糊的瓷瓶。

空洞与黑
像一对孪生的兄弟,
联袂走到了子夜的门坎,
谛听:大楼深处--
谁在弹奏巴赫?
05.1.30

朗诵会

咖啡屋。座无虚席。闻风而来的
人们或站或坐。黑色话筒像破旧的自来水管,
滴答滴答着主持人的声音。
作为礼貌,也是向女权主义者致敬,
我挪出位子,逸出众人的视线……

黄色的指针略带讥讽地移动,
借助空间刻录时间,
默读桌椅的撞击和衣裙的窸窣。
我目空一切,等待……
今夜,只为一个人存在!

她的嗓音开始清点沙粒,我
从一本书中走出,推开玻璃门,快步
闯进了她的第三节,恰好踩中
弯曲的韵脚――这决非某种刻意营造的
巧合,却有命运的分量。

沉默像一盏灯,葡伏在她的脚下,
惊诧于人性的节奏,聆听
余下的诗节在空气里
流淌。置身灯光不到的黑暗,
我的傲慢穿越黄昏、烟圈和啤酒的泡沫,
去证实一个女人的的美。

她的微笑,挤过裸露的手臂,
拂过我的脸颊,仿佛是一种赞许。
起身,递来一杯茶水,像高举
沙漠里的圣杯,小小的涟漪
荡漾着绿色的谦卑,惟有
这小小的谦卑才配得上
――黑衣女子秘密隆起的鬓发。

 “当我们老了”,临近终场……
在一个衰老的时代,我们――
是的,我们――正在消费着叶芝,
把年轻的妄想症吸附在数码的机械上,
毛德·岗,一个美丽的名字,
早已蜕变成寄生的政治,
龙沙赞美过的纺车摇摇欲坠,
猩红的嘴唇咀嚼着口香糖,阴险地
嘲笑着白发的星星。

就这样,在后现代叙述的非高潮中,
我闯进了她的第三节,
一首诗的心脏,柔软的纯粹――
由外向内的转折。
走过沙漠,她将朗诵“死者
――没有永垂不朽”,
作为骆驼的注解,沙粒的日期模糊,
而我还想再一次饶舌:
不朽是存在的,它就在生命的根部,
就如同水,作为活着的
词根而存在。
05;4,21

隐喻

你赤裸的瞬间
给世界制造了一个隐喻,
大地和水,
最重要的元素
从词语的缝隙里凸起。
你谦卑,含笑
如一朵花,开放修长的四肢,
竖起花瓣的耳朵倾听:
寂静。

分离,绝望的癌症,
腐蚀思念的肉欲,
而一个视频
克隆了爱的现场感,
网络细密的指尖
点向空气。
灯,一盏髁骨上的灯
挤过皮肤的黑暗,
闪烁:
神秘的红……
2005.6.18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