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王小妮诗选
王小妮:害怕(17首)
更多内容
王小妮诗选:《在夜航飞机上看见海》等         
王小妮诗选:《在夜航飞机上看见海》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167 更新时间:2011-5-27 16:17:28


《在夜航飞机上看见海》 

  什么都变小了 
  只有海把黑夜的皮衣 
  越铺越开 
   
  向北飞行 
  右下方见到天津 
  左下方见到北京 
  左右俯看两团飞蛾扑着火 
   
  这时候东海突然动了 
  风带起不能再碎的银片 
  又密又多的皱纹抽起来 
  我看见了海的脸 
  我看见苍老的海岸 
  哆哆嗦嗦把人间抱得太紧了 
   
  我见过死去 
  没见过死了的又这样活过来 



《我妈在电话里说话》

  我妈说,又下雪了 
  不是对我说 
  她只是把她看见的随口说出来 
   
  她是在北方说话的那个人 
  我是南边听见的这个人 
  中间有山有水高高低低几千里 
   
  过一会她又说雪停了 
  没事儿了 
   
  我放下电话 
  眼前全是白的。 
  我的雪一下子全部落了地 
  我决定不再端着它了 
   
  从此以后也许真的没事儿了 

《天是怎么黑下来的》

  我说 
  那些事儿我不关心 
   
  现在,我要护住餐桌上的蜡烛 
  江风一股粗一股细 
  它要吹灭这点火 
   
  时间在时间里走 
  酒在瓶底里辣着 
  我偶然抬头 
  看见天啊黑得这么低这么近这么吓唬人 
  渔火总要灭在水里 
  但是这个晚上烘烤着我的两只手 
  微微分开的橘瓣 
  十条全身透明的红鲫鱼 
  这个夜里暖暖的 
  守在我这儿 
   
  谁都有自己的事 
  我为什么要怕 
  为什么要费事管那么多 
   

《北京大晴》

  原来北京也会晴 
  北京也配有五颜六色 
   
  北京晴得奇了 
  行人的衣裳表情还有他们的心 
  全都露出来。 
  今天下午我就停在大街上 
  不断不断看见本来 
   
  人都在赶路 
  钱都藏进最深的口袋 
  心都在暗地里蹦跳 
  少数人张开嘴笑 
  露出不干净的牙齿 
   
  我在北京大晴的这一天 
  一下子看透了 
  世间再复杂也不过里外三层 

 《11月里的割稻人》

  从广西到江西 
  总是遇见躬在地里的割稻人 
   
  一个省又一个省 
  草木黄了 
  一个省又一个省 
  这个国家原来舍得用金子来铺地 
   
  可是有人永远在黄昏 
  像一些弯着的黑钉子 
  谁来欣赏这古老的魔术 
  割稻人正把一粒金子变成一颗白米 
   
  不要像我坐着车赶路 
  好像有什么急事 
  一天跨过三个省份 
  偶尔感觉到大地上还点缀了几个割稻人 
   
  要喊他站起来 
  看看那些含金量最低的脸 
  看看他们流出什么颜色的汗  

 

《胆怯 (诗二首)》

一,在风暴中撤离南海某小岛 

一条扁小的快艇带着我们落了水。 
大海正要吃人 
又粘又浓的海面呲起闪亮的牙。 
油黑的蒺藜,藏青色的肌肉翻滚 
在下面的下面,无数个湿淋淋的寻仇者。 

盐在发光,扭着所有关节的生死场 
快艇在强盗们水滑的身上打转 
骑着水,骑着死亡,无数次像匕首翘立。 
我们被任意搭在气流上 
海面生满芒刺,天上横着几道板斧 
快艇的腹部就要穿了 
我又害怕又想看见,看光芒在眼前折射深渊。 

南海打开了它的永动机 
这座黑暗工厂正和人玩一场追逐游戏。 
死,就是被这股西风一带而过的感觉。 

远远地,我看见了大地,飘移不定的地平线 
倾斜里躬着汗毛似的一丛树木 
像平放在水面上一把半出鞘的刀子。 
我要抓住任何一点什么 
从一个深渊到另一个深渊。 
像抛不远的石头,像败露了的刺客 
踩着海的苦水,我心神不定地又踏上了人间。 

2005,9 深圳――海南岛 


二,风沙就这样经过了宁夏 

风带着黄沙缓慢地启动 
大地正在起身。 
毡的门帘扇动,万物渐渐发出皮鼓声 
红巾裹着头的女人们猫一样溜过 
面孔藏在羊毛织物的最深处。 

人紧跟着羊惶惶地进家,像小偷,像刚犯过错误 
还挺在风里的人,忽然个个都空了。 
小城的街道上滚着没人要的黑豆 
榆树像发病的疯子 
宁夏的旷野成了一片没人看守的疯人院。 

现在的大地上只有风 
只有它一个名正言顺的活物 
昂着头从蒙古利亚到中国宁夏 
一路都在裸奔。 
大地上到处是它丢掉的黄沙袍子 
到处是它放出来的一团团灵魂。 

光亮已经躲开了。 
那浑身是劲的黑色猛兽正炫耀它灰黄的尾巴 
连不知情的小人儿都不出声了 
窑洞低着头钻进黄土。 
谁想摸到自己,先摸到的是沙子。 
宁夏人也看不见宁夏了 
一下子又谦卑又安静 
呆在应该呆的地方,做容易做的事情。 

小心地看着风沙的脸色,等它尽兴,等它走远 
人拍掉沙子变回人 
羊也抖掉沙子变回了羊。 
重新推开门见到天光,重新过回人的日子。 


2006,5 深圳 



《月光和台风(组诗)》

月光之一 

月亮意外地把它的光放下来。 
温和的海岛亮出金属的外壳 
土地显露了藏宝处。 

试试落在肩上的这副铠甲 
只有寒光,没有声响。 
在银子的碎末里越走越飘 
这一夜我总该做点儿什么。 

凶相借机躲得更深了 
伸手就接到光 
软软的怎么看都不像匕首。 

月光之二 

那个好久都不露面的皎白的星体 
忽然洞穿了夜晚的一角。 

天光下正交谈的路人 
嘴里含满闪烁的珠子。 
浮淡的光泽扑动着 
嘤嘤的,好像演到了佩着玉的唐朝。 

我要一直留在家里 
留在人间深暗的角落。 
时光太厚,冬衣又太重了 
飞一样,倒换着放帘子的手 
遮挡那只当空的鹰眼。 

月光之三 

海正在上岸,盐啊,摊满了大地 
风过去,一层微微的白 
月光使人站不稳。 

财富研出了均匀的粉末 
天冷冷的,越退越远,又咸又涩。 
那枚唯一升到高处的钱币就要坠落了 
逃亡者遍地舞着白旗。 

银子已经贬值,就像盐已经贬值。 
我站在金钱时代的背面 
看着这场戏怎么收场。 

台风之一 

台风之夜,天空满了,人间被扫荡。 

从西向东,成群的黑牛在头顶上翻滚 
风的蹄子一遍一遍捣窗 
地上的一切都要升天了。 

人装在夜里 
夜晚装在正爆裂的鼓里。 
狂妄不逊的气流 
从另外的世界推出了滚滚战车。 
没见到丝毫抵抗 
了不起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台风之二 

植物割断了长发 
遍地跳着还没死过去的神经 
疯子撞破了疯人院 
终于轮到疯子们庆贺胜利了。 

我在鱼肚子里坐稳 
满心的颠簸,满心的大快活。 

天堂拔出电的鞭子 
风雨压扁了城市 
刮尽它最后那层浮光闪烁的金鳞。 
胜者转眼败下去 
窗前膨胀的荷塘一下子矮了。 


2006,5 
深圳  

 

《十枝水莲(组诗6首)》

  1 、不平静的日子 

  猜不出它为什么对水发笑。 

  站在液体里睡觉的水莲。 
  跑出梦境窥视人间的水莲。 
  兴奋把玻璃瓶涨得发紫的水莲。 
  是谁的幸运 
  这十枝花没被带去医学院 
  内科病房空空荡荡。 

  没理由跟过来的水莲 
  只为我一个人 
  发出陈年绣线的暗香。 
  什么该和什么缝在一起? 

  三月的风们脱去厚皮袍 
  刚翻过太行山 
  从蒙古射过来的箭就连连落地。 
  河边的冬麦又飘又远。 

  不是个平静的日子. 
  军队正从晚报上开拔 
  直升机为我裹起十枝鲜花。 
  水呀水都等在哪儿 
  士兵踩烂雪白的山谷。 
  水莲花粉颤颤 
  孩子要随着大人回家。 

  2、花想要的自由 

  谁是围困者 
  十个少年在玻璃里坐牢。 

  我看见植物的苦苦挣扎 
  从茎到花的努力 
  一出水就不再是它了 
  我的屋子里将满是奇异的飞禽。 

  太阳只会坐在高高的梯子上。 
  我总能看见四分五裂 
  最柔软的意志也要离家出走。 
  可是,水不肯流 
  玻璃不甘心被草撞破 
  谁会想到解救瓶中生物。 
  它们都做了花了 
  还想要什么样子的自由? 

  是我放下它们 
  十张脸全面对墙壁 
  我没想到我也能制造困境。 
  顽强地对白粉墙说话的水莲 
  光拉出的线都被感动 
  洞穿了多少想象中没有的窗口。 

  我要做一回解放者 
  我要满足它们 
  让青桃乍开的脸全去眺望啊。 

  3、水银之母 

  洒在花上的水 
  比水自己更光滑。 
  谁也得不到的珍宝散落在地。 
  亮晶晶的活物滚动。 
  意外中我发现了水银之母。 

  光和它的阴影 
  支撑起不再稳定的屋顶。 
  我每一次起身 
  都要穿过水的许多层明暗。 
  被水银夺了命的人们 
  从记忆紧闭室里追出来。 

  我没有能力解释。 
  走遍河堤之东 
  没见过歌手日夜唱颂着的美人 
  河水不忍向伤心处流 
  心里却变得这么沉这么满。 

  今天无辜的只有水莲 
  翡翠落过头顶又淋湿了地。 
  阴影露出了难看的脸。 

  坏事情从来不是单独干的。 
  恶从善的家里来。 
  水从花的性命里来。 
  毒药从三餐的白米白盐里来。 

  是我出门买花 
  从此私藏了水银透明的母亲 
  每天每天做着有多种价值的事情。 

  4、谁像傻子一样唱歌 

  今天热闹了 
  乌鸦学校放出了喜鹊的孩子。 
  就在这个日光微弱的下午 
  紫花把黄蕊吐出来。 

  谁升到流水之上 
  响声重叠像云彩的台阶。 
  鸟们不知觉地张开毛刺刺的嘴。 

  不着急的只有窗口的水莲 
  有些人早习惯了沉默 
  张口而四下无声。 

  以渺小去打动大。 
  有人在呼喊 
  风急于圈定一块私家飞地 
  它忍不住胡言乱语。 
  一座城里有数不尽的人在唱 
  唇膏油亮亮的地方。 

  天下太斑斓了 
  作坊里堆满不真实的花瓣。 

  我和我以外 
  植物一心把根盘紧 
  现在安静比什么都重要。 

  5、我喜欢不鲜艳 

  种花人走出他的田地 
  日日夜夜 
  他向载重汽车的后柜厢献花。 
  路途越远得到的越多 
  汽车只知道跑不知道光荣。 
  光荣已经没了。 

  农民一年四季 
  天天美化他没去过的城市 
  亲近他没见过的人。 

  插金戴银描眼画眉的街市 
  落花随着流水 
  男人牵着女人。 
  没有一间鲜花分配办公室 
  英雄已经没了。 

  这种时候凭一个我能做什么? 
  我就是个不存在。 

  水啊水 
  那张光滑的脸 
  我去水上取十枝暗紫的水莲 
  不存在的手里拿着不鲜艳。 

  6、水莲为什么来到人间 

  许多完美的东西生在水里。 
  人因为不满意 
  才去欣赏银龙鱼和珊瑚。 

  我带着水莲回家 
  看它日夜开合像一个勤劳的人。 
  天光将灭 
  它就要闭上紫色的眼睛 
  这将是我最后见到的颜色。 
  我早说过 
  时间不会再多了。 

  现在它们默默守在窗口 
  它生得太好了 
  晚上终于找到了秉烛人 
  夜深得见了底 
  我们的缺点一点点显现出来。 

  花不觉得生命太短 
  人却活得太长了 
  耐心已经磨得又轻又碎又飘。 
  水动而花开 
  谁都知道我们总是犯错误。 

  怎么样沉得住气 
  学习植物简单地活着。 
  所以水莲在早晨的微光里开了 
  像导师又像书童 
  像不绝的水又像短促的花。 

  2002――2003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