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尼日利亚]钦努阿•…
神箭(1)
神箭(2)
神箭(3)
神箭(4)
神箭(5)
神箭(6)
神箭(7)
神箭(8)
神箭(9)
神箭(10)
神箭(11)
神箭(12)
神箭(13)
神箭(14)
神箭(15)
神箭(16)
神箭(17)
神箭(18)
神箭(19)
更多内容
神箭(28)         
神箭(28)
作者:[尼日利亚…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106 更新时间:2011-8-2 7:06:47

  “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可以随便任你摆布的人呢?”摩西问道,“我去过新宗教的发源地,我亲眼见过带来新宗教的白人。我现在想告诉你,我是不会被外人引入歧途的,他们的哭声比尸体的主人还要大呢。你不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老师;你不是第二个;你也不是第三个。你要是聪明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干好他们派遣你的事,把你的手从蟒身上拿开吧。你可以说是我叫你这么做的。这里没有人对你抱怨说蟒挡了他们去教会的路。你要想平平安安地把事做好,就要留心我的话;你要是想做毁掉自己母亲葬礼的蜥蜴,那就请继续吧。”他转向奥都克,“说说你吧,你们可能叫你彼得,也可能叫你保罗或者巴拿巴;这压根不会影响我一根毫毛。我和一个只应给母亲拣棕榈果的毛头孩子有什么可说的?不过你既然已经是我们的老师,那我倒要看你什么时候能有胆量杀死乌姆阿若的蟒。胆小鬼的大话能把大地铺满,但是一旦真的动手,他就溜啦。”

  奥都克就是这个时候下的决心。有两只蟒——一只大的和一只小的——它们几乎哪里也不去,就待在他母亲的茅屋里,趴在支撑屋顶的那堵墙上。它们不会伤人,却能吓跑老鼠;只有一次,它们可能是吓跑了一只母鸡、吞了鸡蛋。奥都克决定用一根大棍子敲击其中一只蛇的头部。他会悄悄而谨慎地做这件事,等它死了,人们会以为它是自然死亡。

  六天过后,奥都克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但他的勇气已经流失了。他决定杀掉小一点的那只蟒。他用棍子把它从墙上撵下来,却下不了手砸它的头。他觉得有人来了,必须快点动手。他像他们的邻居阿诺思经常做的那样,闪电一般将它拾起,拿进了卧室。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新鲜刺激的想法。他打开摩西为他做的盒子,取出衬衫和方巾,把蟒锁在里面。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蛇会缺氧死掉,他不必因亲手杀它而内疚,蛇却因他而死,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愉快的妥协。

  伊祖鲁的大儿子埃多戈那天很早就出门了,他正在为祖先的新神灵雕一副面具,今天要完成它。离南瓜叶节只有五天了,在节日上这个神灵会从大地深处重返人世,以面具的形式出现在大家面前。那些将要扮做他侍从的人为他的到来做了很多准备;他们学会了跳舞,现在正焦急地等待着埃多戈为他们雕的面具。除了他,乌姆阿若还有别的雕匠;有些人甚至比他还要好。不过埃多戈有守时的信誉,不像雕刻大师奥比阿科那样,只有等到主顾来了才会拿起工具。假如是别的雕刻,埃多戈早就完成了,只要他手上闲着,随时都可以雕。但面具不一样,他不能在自己的屋里,不能在女人和孩子们亵渎的目光下来完成它,他必须回到专门为这种工作而建的神灵屋里,它在诺克沃市集偏僻的一角,只有被传授了面具秘密的人才敢靠近它。

  茅屋里面很暗,眼睛要过一会儿才能适应。埃多戈放下雕刻材料——白色的奥克维 木,取下装工具的山羊皮袋子。除了隐蔽之外,埃多戈总觉得这里的气氛特别适合雕刻面具。他的四周全是更老的面具以及祖先神灵的其他物品,有些比他父亲的年纪还要大。它们制造了一种氛围,给他的手指注入了灵巧和活力。多数面具都是为凶猛的侵略性的神灵而制,它们长着角和手指那么长的獠牙。其中有四个属于少女神灵,有清秀之美。埃多戈微笑着想起诺万尹玛在他新婚的时候和他说过的话。诺万尹玛是一名寡妇,是他婚前的朋友。她吃那个年轻情敌的醋,她对埃多戈说,这世上只有一个女人的乳房不管岁月如何流逝都依然坚挺,她就是少女神灵。

  埃多戈坐在光线最好的靠门的地板上,准备开始工作。他偶尔能听见外面的说话声,乌姆阿若的人从一个村子去另一个要穿过这个市集。等他完全投入到雕刻之中,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面具就要从木料中浮现出来了,埃多戈却突然停下,侧耳倾听之前曾打断他工作的声音。有一个声音非常熟悉;对,是他们的邻居阿诺思。埃多戈竖着耳朵听着,又站了起来,走到离市集中心最近的那堵墙边。他能听清了。阿诺思似乎在和他才碰到的两三个人说话。

  “是啊。我就在那里,亲眼看到的,”他说,“如果是别人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我看见盒子打开了,里面有一条蟒。”

  “别再说了,”其中一个人说,“不可能是真的。”

  “大家都这么说:不可能是真的。可我是亲眼看到的。快去乌姆阿查拉看看吧,整个村子都乱套了。”

  “伊祖鲁那家伙带给乌姆阿若的是什么啊,一边怀着孕,一边还要给婴儿喂奶。”

  “我听说过的事可不少,但这样犯忌的事今天还是头一回听说呢。”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