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尼日利亚]钦努阿•…
神箭(1)
神箭(2)
神箭(3)
神箭(4)
神箭(5)
神箭(6)
神箭(7)
神箭(8)
神箭(9)
神箭(10)
神箭(11)
神箭(12)
神箭(13)
神箭(14)
神箭(15)
神箭(16)
神箭(17)
神箭(18)
神箭(19)
更多内容
神箭(22)         
神箭(22)
作者:[尼日利亚…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078 更新时间:2011-8-2 7:07:08

  这些事情发生的五年间人们有时候会自问,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藐视优鲁神而自吹自擂地活到现在。不妨说这个人嘲笑的并非优鲁神;他并没有说出神的名字。假若真是优鲁神的话,那诺瓦卡的神力从何而来呢?我们看见一只小鸟在路的中央跳舞时,自然知道它的鼓手就在附近的丛林里呢。

  诺瓦卡的鼓手和行吟诗人非伊德米里的祭司莫属,伊德米里是乌姆诺拉自己的神。他,伊茨德米里,是诺瓦卡的好友和导师。正是他坚定了诺瓦卡的信心,让他前行。很久以来这件事无人知晓。在乌姆阿若很少有伊祖鲁不知道的事情。他知道,自从村子联合之后有了新的优鲁神并将他置于旧有的众神之上,伊德米里的祭司、奥格乌格乌、埃如和阿杜就对自己的从属地位心怀不满。他想不到的是,他们中的某位竟然会煽动某人去挑战优鲁神。神蟒事件发生后,伊祖鲁才恍然大悟。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诺瓦卡和伊茨德米里的友谊始于青年时期。经常能看见他们二人在一起。他们的母亲告诉他们说,他们几乎是前后脚出生的。诺瓦卡是年幼的那个。他们是优秀的摔跤手。但他们二人在很多方面都大相径庭。诺瓦卡是高个儿,淡肤色;伊茨德米里非常瘦小,黑得像炭;可就是他能让另一个乖乖地被他牵着鼻子走。后来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是诺瓦卡每做一件大事之前,都会去征求另一个的意见。这可非同寻常,诺瓦卡本身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位了不起的演说家,他的朋友们都叫他“话语的主人”。

  正是他和伊茨德米里的友谊一步步地将他变成伊祖鲁的死敌。伊茨德米里的方法之一是不停地宣称,在优鲁神之前每个村子的实际领导者是像诺瓦卡这样的有高头衔的人。

  有一天,诺瓦卡和伊茨德米里坐在他的奥比里,一边喝棕榈酒,一边谈论乌姆阿若的事情,话题一如往常地转到了伊祖鲁身上。

  “有没有人问过,为什么优鲁神祭司死的时候脑袋会被砍下来挂在神龛上?”伊茨德米里突然诘问道。这个问题像是已经酝酿了世世代代,终于在此刻破茧而出。诺瓦卡没有答案。他知道一位伊祖鲁或一位伊茨德米里死时,他们的脑袋会单独放在他们的神龛里。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说。

  “我可以告诉你就连伊祖鲁自己也不知道。”

  诺瓦卡干掉牛角杯里的酒,把杯子在地上敲了两次。他知道他即将听到一个惊人的故事,但他不想流露出期待的神情。他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这是一个好故事,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上一个伊茨德米里临终前把它告诉了我。”他停顿了一下,从牛角杯里啜饮了一小口。“这棕榈酒里掺了水。乌姆阿若的每一个男孩都知道我们的先辈很久以前造了优鲁神。但是万物伊始时伊茨德米里就已经存在了。它不是谁造出来的。你知道伊德米里的含义吗?”

  诺瓦卡轻轻地摇了摇头,因为他嘴角还含着牛角杯。

  “伊德米里的含义是水之柱。就像这房子的支柱支撑屋顶一样,伊德米里支撑住天上的雨云,不让它坠落。伊德米里属于天空,所以,我,作为他的祭司,无法坐在光秃的大地上。”

  诺瓦卡点点头……乌姆阿若的每一个男孩都知道伊德米里不会坐在光秃的大地上。

  “所以我死的时候,不会埋在土里,大地和天空完全是两回事。为什么优鲁神的祭司可以土葬呢?因为优鲁和大地没有不和;我们的先辈造优鲁神时不曾说过,他的祭司不可以触碰大地。但是第一位伊祖鲁充满嫉妒心,恰似如今这位;正是他本人要求人们用本应给予伊德米里祭司的古老敬仪将他埋葬。哪一天等如今的这位祭司开始谈起他不懂的事,可以问问他这件事。”

  诺瓦卡又钦佩地点点头,弹了弹手指。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