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叶石涛:陈冠学《田园之…
更多内容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13-14节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13-14节
作者:东西文库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052 更新时间:2011-5-30 15:16:25

第三部分: 第13节:九月十日

    不经意地摸了一下脸面,才知道早湿透了,尤其眉毛上似乎栖满了不少小水珠。

    不用说头发上一定缀满了露珠万颗,若可创个新名词,很可以称为雾浴或雾沐。

    走着走着,脚底下的土地越来越高,这才觉察到原来已走上了堤岸。

    上了堤岸,下意识地不免有登高望远之意。

    可是没有用,天地还是只有五六尺半径大小。

    细听堤下,微闻流水淙淙,可知水很小。

    除非豪雨连日,或骤雨崇朝,山洪倾泻,始有万马奔腾的水势,否则此去万顷沙原,只有几条涓涓细流,蜿蜒其间。

    正困于登高不能望远,忽觉左斜方渐渐露出白光,原来雾正在散了,朝日早升出蜈蜞岭有数尺之高。

    于是我在心里出了一个题目:沙原雾散。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盖住了数十里的沙原,看雾罩掀开后,这一片沙原是什么景象?有好一段日子没来了,不知道此时是什么风物?雾果真越来越薄了,天开了,日光下来了,可是眼前的沙原还是白茫茫无边的一片。

    正迟疑着以为沙原上的雾不肯散,定睛一看,原来是白雪雪的无数茅花正遮蔽了这一片荒原!怪不得,我不是早就将九月定做茅月了吗?无边茅月,是这无边的溪原!茅,台语叫菅[1],也叫芒。

    茅花通常只叫芒花,九月盛开,是一年中最具特色的风物。

    五月的凤凰花虽然显眼,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景观。

    从前台南叫凤凰城,街道上尽是凤凰木,五月一到,满城通红,煞是奇观!只有那样的景观,才足与九月的芒花媲美。

    涉过了几条细流,我走进深深的芒花里。

    管它日历今天是星期几,我指定它是星期天。

    这一片沙原,是这一带最大的沙漠,下游不计,单是这一段,就有两三千甲的幅员。

    除了茅是大宗之外,在高地上还有一些杂草和沙漠植物火峰(峦云)和苘麻[2](龙舌兰科)。

    动物则山兔、雉鸡之外,有时还可见到山猪或狗熊。

    最多的是云雀,大晴日的碧空中,永远挂着风铃,这里那里地在轻风中响着也似的。

    还有一种体积极小的旱龟或陆龟,也是这沙漠中的居民,人们叫它龟蛇,说是难得咬人一口,若不幸被咬,毒性跟蛇一般,故归入蛇类。

    大概是好事者所渲染,从来就不曾听说过有人被这种小陆龟咬过中毒的。

    顺着沙漠中的细径走,芒花高过人头,在朝阳中,绢缯也似的闪着白釉的彩光,衬着浅蓝的天色,说不出的一种轻柔感。

    若说哪里有天国,这里应该是天国。

    论理,天国应该是永恒的,但是那永恒应该是寓于片刻之中的。

    明净的天,明净的地,明净的阳光,明净的芒花,明净的空气,明净的一身,明净的心——这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明净,不是天国是什么?这片刻不是永恒是什么?除了想踏踏灰白色的沙地,除了想巡礼这里的植物群落,更想访访这里的居民——想遇上一只小陆龟,想看到雉鸡的一家人,想邂逅山猪或狗熊。

    然而这里人口稀疏,一个“人”老天平均最少给予数甲宽的地,若除去了恒常在天上的云雀,这里确是密度极低的,除非各处走遍,一个星期里,这里的居民们未必能互相遇见一次。

    据说美洲狼平均十英里或十一英里才有一只,以体积论,这里的居民,大约也是这样的状况吧!天上的风铃尽铃铃地响个不停,只要仔细望,总可看到四五只云雀浮悬在半空中。

    但是地上的居民可就难得一见,也许是怕生吧!不觉走上了高地,高地上尽长满了火峰和苘麻,空隙处有几株山岭,果实或青或绿或黄:黄的早给鸟只啄食过,没有一个完好的;绿的脆而甜,最好吃,随手摘了几个,坐在一块巨石上,边吃边眺望眼前这一片景色。

    没有一丝云,天色有浅蓝的,有蓝的,也有绿的,直垂到地平,东边则盖过了蜈蜞岭,直透到太平洋。

    何等辽阔而完整的天!记得在都市里待过一段日子,看见的天,尽是剪纸残片似的各种大小不规则的几何形,懊恨之极;尤其那长巷里一线似的天,更是令人忍受不了。

第三部分: 第14节:美极了

    宰割了的,哪里是天?天是完整的。

    顶着完整的天,立着完整的地,才有完整的生命,你说是不是?有时静待比走寻更能有所得,宋人词云: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吃过了几个山岭,贪看这一片景色,忽一顾望,看见一只雄雉走上高地来。

    显然山岭树和巨石几乎遮盖了我。

    雄雉羽毛真美,加上通红的脸面,赳赳的神态,实在美极了!一只雌雉,也从草丛中跟了上来。

    不多一会儿,雄雉领着雌雉翻过了高地,走进另一面的草丛中去了。

    受到这意外的鼓励,我决心多坐一会儿,反正山岭树遮掉了大部分的阳光,坐久了也不觉得热。

    机会总不是有节律的,坐了许久没再看到什么,只多观望了这么久的蓝天和芒花。

    远远地望见南面芒花尽处一个小盆地里有个村庄。

    那是这一带最古老的村庄,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名字叫粪箕湖,住着马来种的平埔族。

    我决心到那里去,不耽搁地走还要走三四十分钟,若是信步而行,大概要一个钟头。

    下了高地没多远便有一条溪流,比先前涉过的大些,但也不怎样大,最深处才有一尺多水,还算清澈,掬了手饮了几口。

    在一块石头边,居然发现一尾苦臊鱼[3],很小,大概是迷了路,从山涧里溜下来的。

    我跺了几脚,把它赶向上游,大约赶了五十弓[4]远。

    只要它努力一直游上去,一两天内可以到家,否则顺流入海,绝无生理。

    经验告诉我们,沙漠中的水窟、河流,是动物聚饮之处,时间多在晨昏和中午。

    只要再守望一些时候,这里的居民定会露面。

    若是带了照相器材来了,或许我会在溪边再耽搁几时,既非有此必要,便随兴之所之,太刻意又未免执著了。

    再向前走,又涉过了一条细流。

    走完芒花地,一条较大较深的溪,环绕着沙漠边缘。

    对岸是一条高地,高地下去便是粪箕湖了,一个状如粪箕的盆地。

    村庄不大,约有四五十户。

    正是炊烟袅袅的时候,女人们都在厨间里忙着,男人们则多在厅间、树下吸烟,小孩子们在户外嬉耍。

    棕黑色的皮肤、深目,是他们的特色;操的是不变调的闽南话,他们的母语早失传快两百年了。

    他们一律姓潘,这一带自蜈蜞岭至大武山西麓有几十个村庄,都同取用潘姓。

    相传是跟某个潘姓县老爷姓的。

    这情形正如我们的陈姓。

    闽南陈为大姓,闽南人大部分是越族,当年大概也是跟着某个陈老爷整族尽姓了陈,才有那么多的陈姓。

    一进入村庄,便受到热烈的招呼。

    主人们以为我是牛客,来买牛的。

    他们听我说是对岸邻村来的,都笑了,说只隔一条溪都不认识,真是失礼。

    问我,抱孙未?我说,都还没娶,哪来有孙。

    他们都笑了,说从来没见像我这样的人。

    于是附近几家男人都集拢了来,小孩子们也挤着来看生人,瞪着大眼睛,大部分都赤身裸体,连裤子也没穿。

    男人们各邀我到他们家吃饭,为了礼貌,还是留在主家吃。

    一大锅番薯签饭,一盘半煮炒的番薯叶菜,一碗公荫豉煮鲔鱼,外加两个煎蛋,是款待客人的。

    吃饱饭,各人舀一碗番薯签泔[5]喝。

    这是农家家常吃食。

    聊到了下田时间,我告辞回家。

    我答应他们,除夕前过来替他们写门联。

    这些马来族,纯朴善良,最大的好处是不动脑筋。

    据我所知,他们不争不斗,连吵架都不会有,真可称得是葛天、无怀[6]之民。

    人类的好处在有智慧,坏处也在有智慧,两相权衡,不如去智取愚。

    智慧是罪恶的根源,也是痛苦的根源。

    愚戆既不知有罪恶,也不知有痛苦。

    【注释】[1]菅:音jiQn。

    [2]苘麻:苘,音qJng。

    [3]苦臊鱼:澄清湖水面常见此鱼,乃山溪常见之鱼。

    臊,音sQo。

    [4]一弓:六台尺。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