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叶石涛:陈冠学《田园之…
更多内容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21-22节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21-22节
作者:东西文库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049 更新时间:2011-5-30 15:16:11


第四部分: 第21节:九月二十日

    意外地看到一只大苍鹭和虎鸫;可巧碰上白眉鸫过境,一群大约有两百来只,在白樟上喧腾不休。

    小溪流穿林间,是这座森林的腹地胜景。

    或两岸古木对抱,女萝成帘,下拂溪水;或丛薄乍启,草地临溪,明光旖旎,自为洞天。

    密菁灭径,深草蔽蹊,溪岸容足,则攀条附干而行;逼仄难通,则涉水溯流而进。

    蜿蜒旋,五步殊境,十步异世,迷而不返,乐而忘归。

    是这般迷人的一座森林,一直连到山。

    平时很少进入,总觉幽境天然,偶一涉足,容或可许,若迭至纷扰,无乃罪过。

    大率春秋各造访一次,其余则只在林外眺望瞻仰而已。

    但每日饮食洗涤,全用林中流出的溪水,说来受惠实在多而又多。

    直留连到林中渐暗,方才出来割了十数总草,由牛哥驮着,愉快地在暮色苍茫中,在疏落的小雨中,缓步走回家。

    九月二十日

    近午时澎湖的载了酱油来。

    前回寄三罐,才用了两罐,一罐油面生白,澎湖的调换回去,再加了两罐,给了两罐的钱,仍是寄三罐。

    澎湖的也不知道姓甚名甚,他是澎湖人,举家迁来溪州做酱油。

    先前是他老爸一两个月踏车载了玻璃瓶装酱油,挨家挨户寄放,大口家一次寄一打,中口家寄半打,像我这样的独身汉家,则只寄三瓶,下回来时照实再给钱。

    澎湖人口音重得出奇,因此大家只叫他澎湖的。

    后来他老爸老了,轮他载,人们还是叫他澎湖的,姓甚名甚,谁也不问。

    自溪州以东,福佬庄,无不吃澎湖家酱油,也没有别人载来竞争。

    农人们即或上城镇去办山货海货,从来就不会办了酱油回来,因为家里有的老澎湖家酱油,价钱便宜,而又方便。

    一年里难得听到外地人的口音,澎湖的一来,大家都觉得格外快活,只要他开腔讲几句话,空气就变得更新鲜似的,一直提高人们的兴致。

    也有些农家自己做荫豉、荫油,但在这一带旱田区,因为本身不产乌豆,此事便交澎湖的一家人办了。

    就为不产乌豆、白豆,也无法自己做豆腐。

    早晚总有溪寮的客家人踏车载来卖。

    溪寮的客家人豆腐做得真好,在别的地方从来没吃过那样好的豆腐。

    那客家人纯用乌豆做,不惮烦琐地先去壳,只这一道工夫,别的豆腐匠就不愿意做。

    再是纯用盐卤凝固,不用石膏。

    而且水量又下得恰到好处,不过浓也不过稀,做出来的豆腐吃起来不觉得有水,又不觉得坚,实在好吃。

    别地方的豆腐用白豆做就算是上等货色了,哪有乌豆做的?一般生意人为了省本钱,全用八米豆,做出来的豆腐不止有怪味道,水量还下得多,夹都夹不起,几乎会流走,简直不能吃!等而下之,还有用别的豆类做的,简直只有个模样,吃不得。

    乌豆、盐卤、适量的水分,这样的豆腐蘸着荫油吃,那真是人间天上,没话说!多年前,一个好友河北人几回南来,没别的款待,就是这乌豆、盐卤、适量水分的豆腐蘸着荫油请客。

    我的这位好友回北部去,也要他的母亲如法炮制,买来豆腐蘸酱油吃,就是不好吃。

    他母亲调侃他,你什么都是老陈好,就不曾听见豆腐蘸酱油会好吃到哪里去!此事困惑了他直到现在,现在他已不幸住进精神疗养院里去了。

    我等于失了一位好友,每次想起天涯知己,不由心酸!孔子初回访卫国,卫灵公第一句话便请教孔子战阵行伍的事。

    孔子要救人,卫灵公却问杀人的伎俩,实在太不相值了。

    今天下午我也遇到了这一类的事。

    有个捕麻雀的人,脚踏车两旁各夹了一捆雀罗,踏进前庭来,要向我借空田张罗捕雀。

    通常捕雀人借空田,田主很少有拒绝的。

    照例是将罗张好(形似网球网),等着傍晚雀群归巢,飞到罗前上空的一箭之地时,捕雀人口衔隼笛,吹出雀隼的鸣声,雀群一听见隼声,便惶恐地往地面俯冲,只只著罗。

第四部分: 第22节:九月二十一日

    一次著罗,大约有一两百只,绝无幸免者;只有著罗著得浅的挣脱两三只而已。

    于是捕雀人便赶紧走过去,一只只掐死在罗上,回头一只一只地收。

    一个傍晚至黄昏,捕上千只并不算稀奇。

    但是一定要在村庄边的空田上,才捕得到。

    因雀群眼看到了家,警戒心自然放松,不注意地面,才会上当;否则若在半路上,它们老早就看出诡计,绕道而行,骗不了它们的。

    捕雀人满载准备回去之时,捧了二三十只送给主人家,这是定规,有时主人家嫌少,须得向捕雀人买,大概少几个钱是有的。

    这位卫灵公的同路人叫我窘了半晌,真不知如何回答他好,要说不好嘛,不近情,要说好嘛,我做不到。

    最后我只有咬了牙根,跟他说:“老兄,我这儿是有点儿不方便。”捕雀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直四下的看。

    “空田里也没什么妨害的,没什么要紧啦!”我不得不寻思片刻,找个什么理由搪塞。

    可是有什么理由好搪塞呢?要说我是吃素的,骗不了人!要说是下过誓不杀生,又不免古怪!“别人都送三十只,我送您四十只,总使得了罢!”倒是他抢了先机,我尽在下风。

    “是这样啦……总之,也不便说明,还是请您老兄委屈委屈!”那捕雀人平生大概是第一回被拒绝,很是不高兴,嘟囔嘟囔着走了。

    谢天谢地!好在那捕雀人还算干脆,换个死缠活赖的,真不知是何局面!捕雀人走后,日也向晚了。

    站在庭中,向空田望去,雀群正一群群地回来,看着心里有无限的安慰。

    记得小时候,小溪北岸上,正对牛涤和屋后,有一排木棉树,高耸入云。

    每天傍晚,雀群自西边水田区回来,黑压压的,几乎遮蔽了半面天空,衬着晚霞,成了一面奇景。

    大约雀群要费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断,每株木棉树上,约略估计,最少有三四千只,五株共计一二万只,煞是奇观。

    早晚只听见麻雀的嘈杂声,几乎什么也听不见。

    经过一二次超级台风,木棉树差不多只剩半截,光秃秃的,村庄里再没有乌鸦落脚处,乌鸦不来了;再没有喜鹊、老鹰筑巢处,喜鹊、老鹰也走了;尤其那半个钟头不断的雀群,多么令人怀念的木棉树啊!记得那年铁风台,屋瓦掀了,雀群避风雨,尽飞进屋里来,天亮一看满屋的麻雀,屋后檐下冻死了五大麻布袋。

    纵使教科书上怎样的教人麻雀是害鸟,别人如何的不喜麻雀,我和麻雀自小便有着特殊的感情:那晨昏大片的吱喳,满树的跳跃,那半个小时才飞得尽的大景观,那是我小心灵的一大部分。

    九月二十一日

    酣睡中醒来,听见猫头鹰在窗外老杨桃树上鸣。

    猫头鹰的鸣声一点儿也不吵人,相反地,有种静谧感,可加深人的酣睡,但是我还是醒来了,可见猫头鹰的鸣声如何地吸引我!既听见猫头鹰的鸣声,兴致便来了,不想再睡了,于是起来点了灯,壁钟“当、当、当”敲了三下,才只有三点钟,管它几点,饥来食倦来眠,一切视需要。

    不久猫头鹰走了。

    洗过了脸面,坐下来晨读。

    橱下传出唧唧虫鸣,那是灶鸡[1],通常聚在灶边积柴下,入夜即鸣,我叫它为诗虫,因为它是诗人夜里唯一的知友,鸣声很美,和外边草中的铃虫声,构成最美妙的音乐。

    觉察到灶鸡的细鸣,不得不放弃了书本,此君比书本还吸引人。

    通常总因习焉不察,听而不闻,一旦觉察过来,任何事情都抵不过它。

    此虫唯一的缺点,是会啃书,但无论它对书本造成多大的伤害,我都不忍伤害它。

    听猫头鹰是一种味儿,听灶鸡是另一种味儿,而外边草中的铃虫声,又是另一种味儿,各有千秋,可是都同是夜里的美音。

    田园之夜虽说是静谧的,却穿插着一些细微的美音,就像森林中暗穿着涓涓的细流一般。

    一灯如花,一室如斗,一虫如泉,一士如僧,欧阳修自号六一,我若自号四一,还胜他二赘。

    但名号自来是文人的把戏,太上无名,何用名为?我是森林中的一株树,小溪中的一滴水,原野中的一棵草,田园中的一根苗,天地间的一个生物,我融溶在整体中,安用名号分别为?灶鸡停了,换鸡啼,天差不多要亮了。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