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叶石涛:陈冠学《田园之…
更多内容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29-30节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29-30节
作者:东西文库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767 更新时间:2011-5-30 15:15:57

第五部分: 第29节:九月三十日

    在天然石雕中,看到祖先开辟出来、世代生息其间、自己生斯长斯老斯的台湾,怎能禁得住生命全部感情的洪流呢?就这样大约在极度兴奋中过了十几分钟,然后我坐下来仔细端详:连底座大约有两寸厚,一尺多长,约半尺宽,是水成岩的石灰石,本岛薄薄的浮出底座,有如实际浮出太平洋一般。

    全岛与空中照相大体吻合,只有些微的出入,如北端看似宽了百分之二三,高雄、东港一带多吃海一二公里,如此而已。

    真是个奇异的天工!把玩着把玩着,不由想起了她血泪铸成的整部历史,但愿像此刻已出了水深之中,今后永不再有征服者;民主既经人权思想的浪潮推到了本岛,希望此后过的是尧天舜日,而永不再有禹王朝;愿当年英勇拓荒者的孝子贤孙们,能够爱惜这块土地保护这块土地,能够自己站立起来,莫辜负了先人流的血汗。

    回来天色已暗,将台湾石图安置在书桌右角上,我要将它当座右铭,虽然上面没有刻上半文只字,那里却含蕴着山海全部的灵秀、先人磅礴天地的拓荒精神以及三百年来苦难的历史。

    九月三十日

    南边族亲有一家去年母猪产了一只五爪小猪,乡人传说五爪猪是恶魔的化身,既饲不得,也杀不得。

    待断奶后,那家族亲就将那只五爪小猪带到山脚下放生了。

    谁知道这只五爪猪居然还活着,此时已有一百多斤,近日在南边番薯地一带肆虐,一夜之间毁掉一两分地的番薯,连续几夜,搅得族亲们家家不安,一方面痛心番薯毁损,一方面深怕中了魔道,将有大祸降临。

    中午时有几个族亲来找我,问有何计可施。

    既然饲不得,又杀不得,实在也无计可施。

    要将番薯地设了栅围,偌大的一片地如何围起?我问他们设了陷阱没有?齐说那只魔猪惹不得,谁还敢捉它?这实在难倒了我,教我能出什么主意?最后我问他们,我带头,大家列成横队,吆喝着,将五爪猪赶上山去,敢不敢?他们说不得已也只有这么办了。

第五部分: 第30节:第一道溪水

    于是问明了五爪猪的所在,召集了全村壮丁,总共二十个人,妇孺和狗留在家,我们列队出发。

    村人的迷信是很可怕的,我则平生没曾杀过那么大的生物,踏死蝼蚁[1],[2]死金龟虽即不是没有,都是在不得已之下做的,教我特意去杀死一只猪,起码在此时我还无法下手。

    五爪猪在南边小溪里洗过浴,此时正在溪边茅丛下纳凉。

    大伙儿吆喝着从西面掩过去,我一竿当先,其余的人分成两翼横列前进。

    五爪猪见来势汹汹,拔脚向东奔跑。

    跑了一段,我挥左翼赶前截住东北角,生怕五爪猪向森林中窜,那样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五爪猪被截,窜向东南,没多久,窜上了堤岸。

    大伙儿身上挂满了蒿、萧类的草籽,脚底下的石块有的尖利如刀,若不是长年赤脚,生有半寸厚的茧皮,早割破了脚,没奈它何了。

    上了堤岸,五爪猪早渡过了第一道溪水,岸上视野了然,我叫大伙儿休息片刻。

    五爪猪见没人追了,踽踽地朝东而进。

    溪原中茅草稠密,虽视野好,虞有迷失,片刻后我又叫大伙儿列横队出发。

    茅芒和蔗芒一样,利如锯镰,大伙儿脸面手臂开始受到无情的刺割。

    五爪猪姿势低,大得地利。

    赶了三里路,终于将五爪猪赶进了谷口。

    两个山地人看见我们大伙儿赶着一只肥猪,又不是要猎杀的,显着困惑的脸色。

    当大伙儿往回走时,背后传来那两个山地人欢呼之声,回头看时,那两个山地人早从山径上溜到谷地,将五爪猪往更深的谷地赶去。

    “那两个傀儡[3]注定要触霉运了!”一个族亲轻轻地说。

    不知道那只五爪猪能否逃过那两个山地人的追逐否?但愿它能逃过这次厄运,在山中成为一头自由自在的山猪!【注释】[1]蝼蚁:蚂蚁。

    蝼,音lYu。

    [2]:用两指搓,也写作按。

    [3]傀儡:指高山族,乃Kalei之音译。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