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一)…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二)…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四)…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陈冠学:大地的事(五)…
叶石涛:陈冠学《田园之…
更多内容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15-16节         
陈冠学:大地的事(三)15-16节
作者:东西文库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668 更新时间:2011-5-30 15:16:21

第三部分: 第15节:九月十二日

    [5]泔:煮米汁。

    音gQn。

    [6]葛天氏,无怀氏:传说中的远古帝名。

    一说为远古时期的部落名。

    ——编者注。

    九月十一日

    一早打开门,出去给牛放草,新奇地看见一只橛鸟[1](蓝矶鸫),停在牛涤上,见了向我敬礼。

    不细察就知道是雌的,果然腹下没有赤狐色。

    此鸟据往年的观察,差不多都在中秋节的时候到,且是雌的先到,雄的总要迟上十天八天。

    它们是很有礼貌的鸟,任何时都可看到它们在向四周围鞠躬,母的全身灰色鳞羽,微带蓝色;公的腹下有显眼的赤狐色,头背粉蓝鳞羽。

    美洲种的,公的像亚洲种的雌鸟,腹下没有赤狐色;雌的全身斑褐鳞羽。

    还是亚洲种好看。

    此鸟性最近人,喜欢人家屋顶,夜间即在人家屋檐或屋角横木上栖息,差不多栖息在固定的一家。

    天还没亮,东方刚透出一点儿鱼肚白,就在檐下窗前扑食早蚊。

    往往扇得窗格子咔咔响,农妇们被打醒,正好赶上煮早饭,因此视为司晨鸟,而怀着很大的好感。

    白天里,农夫在犁田,它就停在附近木橛上,活像从木橛上暴出来的,故叫它橛。

    农夫犁出了虫类,它就飞过来啄,再回到原位,吃下了虫,不停地鞠躬向农夫致敬。

    母的倒不怎么惹眼,公的那一身粉蓝加上腹下显眼的赤,委实不能不教人喜爱。

    橛的歌唱很美,只嫌太细。

    要知道它们是多礼的鸟,它们一方面想唱给人听,又怕打扰了人家,因此只在嘴里低吟浅唱。

    果真有一天,让它们引吭高歌,大概没有一种鸟唱得过它们。

    它们不分雌雄,都能唱。

    另四分地的番薯,也到了非收成不可的时候。

    上午割了两分地的番薯藤,下午原打算犁番薯的,却为骤来的天气所吸引,放下了穑头[2],到旷野中去。

    上午还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刚一到午,便骤然变了,白云气弥天漫地,天地忽然变小了,笼罩在浓厚的白云气之下的,只见到几个村庄而已。

    骤然令人觉着冬天居然到了,无怪昨天有那一阵浓雾。

    小时候看见起这种大云气,便害怕着不敢走出庭外一步。

    的确,至今看了这厚厚的白,仍不免觉着一种压迫。

    如今尽往无人处走,想赤裸裸地将自己投进这大苍茫里。

    气温是骤降了,空气虽似静定着,但隐约有北风的气息。

    那低厚乳白的天,正像新缠的茧,蕴孕着一番造化,当那大云气揭开,重见碧蓝的大天空时,便已蕴孕出了另一季——南国里最美好的冬天。

    【注释】[1]橛:音bKjuR。

    [2]穑头:稼穑。

    穑,音sF。

    九月十二日

    昨天下午从旷野中回来,赶犁了已割藤的两分地番薯,昨晚摘蒂摘了一车份,今早一早赶往镇上出货,回到家已是顶半晡,又摘了另一车,向晚前再出一趟货。

    上午晴,下午阴,凉甚,气候确是在转变。

    晚上自镇上回到家来,只见黑暗暗的屋檐下,有一星点般红红的火,花狗伏在庭尾,直等着牛车进了庭,方才起来摇尾蹦跳,还汪汪地吠着。

    停了牛,红火点往上浮了起来。

    这月黑星暗之夜,檐影下黑压压的实在看不清。

    正纳闷着,听见叫我名字的声音,原来是一位族兄,怪不得花狗伏在庭尾,见了我还吠,就为檐下有人。

    卸了牛,推开了门,点了灯,问族兄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找我。

    说是家乡有人写信来,要我替他看看是什么事。

    原来是族兄的一个堂叔下个月要娶孙媳妇,一定要他们一家人回去热闹热闹。

    族兄嘱我回了信,又谈了一些家常事,就回去了。

    我对村里好处虽不多,看信写信是我的专责。

    族里人只有我们一家人识字,若不是我归隐田园,族亲们看信写信都得到镇上央人了。

    一般农家生育蕃[1],糊口且不足,还能供小孩子们上学?因此村里人老老幼幼,全不识字。

第三部分: 第16节:九月十三日

    前年一个外姓的人名叫臭腐的,出外做工去了,他的老母央我写信给他,我说怎么写,她说惨的多下些,倒把写信当开药方似的。

    其实也真的可怜,她这个儿子名虽出外做工,因性情懒,一个月做不到半个月的工,自给且勉强,哪能时常寄钱给他的老母?难怪她老人家要我惨的多写一些。

    花狗刚两岁,算得是乖。

    一向我喜欢独来独往,不愿意它跟着我。

    我要它也像我,独来独往,不要当奴才。

    这个家算是我和它共有,各自当家。

    因此,我在家时,它或许也在家,或许自己去玩去了。

    我不在家时,它也不一定在家,但总是在家的时候居多,它伏在庭尾瞪着不速之客,也许它是对族兄烟斗上那一星点的火红感兴趣。

    总之,不论如何,我总觉得它是条好狗。

    客人走后,第一件事就是弄点东西给它吃;当然猫是没份的,夜间猫照常例不喂食。

    【注释】[1]蕃:子孙昌盛。

    ——编者注。

    九月十三日

    一整天里把剩余两分地番薯给割、犁、收了,踏进家门,早已不见人面。

    幸喜这一两天都没有下雨,自今晚起下雨也不碍事了。

    这一季,番薯的收成还算顺利,价钱也不太坏。

    明天再出两车货,这个月份便没事做了,可以好好地到外面去走走,或是去访山或是去访海,不然在家好好地读几十本书,写点儿什么。

    刚放下了碗箸,便听见一只猫头鹰在西边牛涤旁的老杨桃树上叫。

    说是叫实在不对,我们的语汇实在太贫乏,叫是吵人的,声音很尖的,猫头鹰只能用鸣字来形容。

    古文用鸡鸣狗吠来表达,可说各得其所;现代人鸡也称叫,狗也称叫,这两种生物声音相差实在很远。

    况且同是鸡,也有啼和鸣的分别,母鸡下了蛋,只能称鸣,不能称啼,公鸡司晨,可称为啼也可称为鸣。

    语词约定俗成,自没话可说,如啼字,本来是痛苦悲哀之词,公鸡鸣,却叫做啼,也是很不当的。

    不论如何,我们的语汇愈来愈笼统,欠分别。

    猫头鹰白天几乎看下到,但是一入晚,家屋附近的树上它常来。

    它的鸣声很特别,一声gù——,大概要停八秒至十三秒,然后再一声gù——。

    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很有诗意。

    本来想出去给牛放夜草,去喂花狗,这一下却不敢出去了,一出去必定飞了。

    反正听见猫头鹰的鸣声,照例看书时放下书,洗涤时停了洗涤,躺着之时停了思维,一心只沉迷在它那声音所开出的深邃之境,乃是我的老习惯,赤牛哥和花狗只好委屈几分钟了。

    大约鸣了十来分钟,它走了,换到较远处去了。

    一天里,只要有一样惬意的事物入眼入耳或入心,便觉得很满足。

    惬意的事物总是有的,或是一片蓝天,或是一丝冰晶云,或是一段鸟音,或是一章好书,总有一些惬意的事物入我耳目心中来,因此我每天都很觉得满意。

    要挑一挑有哪一天,我不满意,似乎挑不出来。

    九月十四日

    今天早晚各出了一车番薯,今年番薯的收成总算完毕,这八分地就让它空着,好歇歇地力,待明年春雨来时,再耕种了。

    下月底或下下月初再收了另甲二地番麦,可就跟松鼠一样,储足了粮草,好过冬了。

    下午在摘番薯蒂的时候,有一对长眉鸟(鸟书叫小弯嘴画眉)来到牛涤后那一带灌木丛中,一前一后,相隔大约几丈远,互相呼应,在前的呼两声guí-guí-,在后的就应两声go-?gógó-go-?gógó。

    我试着学那前面的一只呼,可是后面的一只却不应,大概我学得不像,或者哪里有破绽,给认出来了。

    这种鸟,无论形状鸣声都大有森林味,很难得一见,永远藏在茂密的丛杂之间。

    我最爱听它们呼应,尤其那应声,几乎把整个森林即刻搬了过来了似的,大有置身密林中之感。

    住在都市中的人养鸟,听笼里鸟鸣,而不觉得仿佛置身在林中野外,单只觉得好听,便真是白养白听了。

    声音之能幻化,无如鸟音。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