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一、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一、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一、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二、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二、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二、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二、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三、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三、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四、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四、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
更多内容
三、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分(1)         
三、记忆的群岛 第一部分(1)
作者:东西文库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052 更新时间:2011-5-30 15:15:11


连载:记忆的群岛   作者:保罗·安德鲁 董强 译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先是鸟儿们停止了歌唱。然后,带着扑楞楞的翅膀与树叶磨擦的声音,它们离我而去。那里肯定有一个园丁。经常是有好几个园丁的。最经常的是,我之所以能够确信他们的存在,是因为钢与火石相碰撞时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与安了铁钉的鞋子在石头上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它的频率更弱小些,发出时用的力量也更大些,更沉闷,同时又会伴随一种金属声、一种仿佛清嗓子的声音,然后是短促的雨水或者雹子的声音,短促到了不可能是一场大雨的声音:在天空中不可能出现一片那么小的云,可以产生出如此密集、如此短促的暴雨。但是,今天,声音与往日不同:间隔两三秒钟,是一系列的劈啪声,与树叶和枝条磨擦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这种声音与前一种相比,对我来说没有那么熟悉。但我认为也是一名园丁特有的声音,从劈啪声、摩擦声与坠落声变得分明可辨的方式,我想象,他一定是在窗下修剪灌木,于是我缓慢地通过鼻子吸气,以感觉到空气中苯的味道,但毫无结果。被剪下的叶子就仿佛是回忆:捡起来,混合在一起,堆积在一起,它们会腐烂、消失。以前,我在一堆堆树叶中经常观察到,往往是它们依附其上的枝条可以坚持留存最长的时间。回忆也是如此。留存时间最长的,是一些联系:堆积在一起,它们可以构成一块不粘连任何意义的毡毯,一个可以不断流通的纯网络,但从不显示任何意义。然后,联系本身也消失了,只剩下一种易于移动的、轻盈的物质,事件与情感都在那里扎下根来。

  我感觉不到苯的味道。也许,为了形成一种足够的、可以被感知到的数量,必须像一些孩子经常所做的那样,直接拍打叶子或者撕裂它们而不将它们从树枝上扯下。我问自己,一个挨打的孩子是不是也会发出苯的味道或者一种类似的化学物,他的肉体会不会有一种酸性的、让人厌恶的味道。我也问自己,那些被给割去肢体、割去一个器官的人会散发出什么味道。我通过游戏,仅仅是为了游戏,去想象一名失去了一只手的男子,或者,情况更糟糕,失去了两只手:他会变得让人不敢靠近,发出从化学上讲令人厌恶的气味吗?他的手会不会像落叶一样腐烂、化解?它们是否会失去一切记忆?

  让我不能动弹地待在这个花园的,是一种不可言说的东西。所缺乏的,既非勇气,也非感觉,或者智力,而是它们之间的联系,这一看不见的联系。我可以谈论别的花园,那些充满了礼物的花园,那些人们许诺的花园;谈论我居住过又离开了的花园,那些废弃后又长出了一些简单的花朵,盛开着溢出了茅屋和草木的花园,以及那些在秋天里带着一种涩涩的香味燃烧着的花园。这样的花园,经常只有一道篱笆将它们与平原隔开,而且它们一直无限延伸,穿过河流与道路,一直到达森林。它们并非一直都存在。起先只有一片窄窄的平原,有云遮雾绕的群山环绕,旁边是一条急切、热闹的河流。我觉得那是很久以前。河流还在我的记忆中流淌,我总是顺着干涸的支流上的岩石,跳跃着上溯而行,气喘吁吁地躲开柳树的枝条。后来,到了下面,平原变宽,流水变得平静。有那么一刻,我以为是在自己家中的花园里,在这片平原的某处,在一些过于密集的树木的树荫下。也许就是在那里,联系断了。我如今意识到,我将永远无法知道。

  我所在的花园只是世界一阵痛苦的收缩的结果,或者,最多只是它的倒影。我所知的,就这些,也是我唯一能够知道的。而且有时我还对自己说,它只是我的记忆在我房间没有裂痕的墙上的投射,它只是因为我的困惑本身的力量而存在,它与我脑袋的痛苦联系在一起,它伴随着这种痛苦,以缓解它,或者相反,它是这一痛苦的原由,它将与它一起消失,而到了这一天——然而这一天在我看来是那么的不可能,那么的遥远!——世界将再度存在,一个比我的脚步所及大得多的世界,一个比我的欲望大得多的世界。长满大片白色花朵的田野将会延伸过来,并从这里继续延伸开去,蓝色将充满天空与收获的季节;在一个夏天宁静的下午,出发远行的时刻将会来到。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