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2011年韦白诗八首
韦白:二月
韦白:诗六首
更多内容
韦白:在这渐渐冷却的世界上(组诗)         
韦白:在这渐渐冷却的世界上(组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440 更新时间:2011-5-27 16:16:56

■活着的游戏

棋盘就在那里,一成不变。
但棋是新的,每一局都是新的,并在不断地翻新。
无论你从何处来,你总是在棋里,作为一颗或大或小的棋子,
有另外的手为你挪动,你也在自动。你隶属于这样的一盘棋——
一盘没来由的、有着总体布局的、而又随时变幻莫测的棋。
所有的人都在上面扮演着不同的棋子。你——一粒黑子——
既被围,又要去围另外的棋子;你——一粒白子——被围死了——
从棋盘上轻轻抹去。还有你——像一颗钉子,牢牢地守护着自己的位置。
每一颗棋子,都被另外的棋子梦见,并在空气中感受到自己的结局。
但你作为一颗不情愿的棋子,在棋局还在进行时,你还在你的位置上,
突然感到了厌倦。虽然你也知道,这是游戏——有关生与死的游戏,
有关存在与梦想的游戏,有关爱与花朵及其花瓣的游戏……
但你还是被整盘棋局的规则惊呆了,定定地立在那里,作为没有被取消
而实际上已被你自己取消了的一粒奇怪的棋子,搁在那片沉默的保留地。
         
         2007-01-02


■生命里的晦暗时刻

生命里的晦暗时刻
总是如期而来
总是如一只被拴住的狗
停在生命中的某个下午
总是在地面上留下
湿湿的、孤独的脚印
天空也突然地垂落下来
总是有人疲惫地走过
有小车穿过积水
慢慢地停在路边
总是嘈杂的工作日
总是从工作间撤回来的
劳作者,摇摆着
如千万只工蜂从蜂巢中
飞出。公共汽车上
顷刻间站满了戴着耳塞、
耳机和提着大捆包裹的人
风总从车窗边呜呜地刮过
又一个漫长的夜晚降临了
逝去的街道,在迎面
而来的黑暗的梯子上跳跃

2007-01-23


■那些孤独而绝望的人们

那些孤独而绝望的人们
有着一种无法抚慰的悲伤
他们从街道撤退到屋子里
又从屋子里返回到街道上(动作低缓
而无助)。他们愤怒,却找不到愤怒的
对象;哭泣,又不知因何而哭泣
他们散布在广场、商店或寻常楼房的
过道上,像加速、但已十分疲劳的机器
每一个零件都开始松动、瓦解
能听到自己内部骨头的断裂声
能感觉日子苔藓一样地覆盖在自己的手上
大地肮脏而陈旧
荒凉而扁平的星空里,那象征命运的
黑色云团,像没有网的蜘蛛一样扭动着。

2007-02-02


■也许,有一天

也许,有一天,我们所有的艺术理想
都被更年轻的一代否定,就像我们
年轻时,曾经否定我们的上一代,然后
回顾头来,承认我们自己的浅陋与无知
但总有一天,他们不会再回头了,一切
都在僵冷的地平线上死去——精神的雾
开始消散,所有的高楼都像帽子,矗立
无语。只有斜阳、栏杆和起重机,还在
这冬日的下午,与一个脱离了这个尘世
纠缠的人,把一个曾经塞满了灵魂的
大厅,空空地晾在这弃它而去的尘世上。

2006-12-29


■冬日的江边

夏天撤走了,秋天撤走了。撤走了的
还有孩子们的喧闹、漂亮的女人和狗,
还有天上的风筝和地上的荧光棒。
人造沙滩静静地躺着。路灯破损了。
护堤的铁链生了锈。
游船不开。凉椅像睡熟了的狮毛兽耷拉着。
只有暗淡的阳光斜过水面,
固执地镀亮那些水泥石墩、空寂下来的
平台和滨江剧场上的白帆布,就像诗人要
固执地镀亮那些饱受混乱和蹂躏之后的诗。 

2006-12-04


■我每天走过这条街道

我每天走过这条街道
我丈量出了它的全长、它的宽窄
和它全部的物体。那个卧在医院
门前的草席上的人,是奄奄一息
的物体;那个站在治安岗亭边的
小伙子,是国家机器上戴着钢盔
的物体;我是频频移动在这两点
之间的幽灵般的物体。我与这条
街道发生的关系,是每天四次的
摩擦,是一种看与被看、一种
渐渐的无谓的消耗的关系。冬天的
这个早晨,寒冷、凛冽,阳光几乎
没有带来温暖。我把热气呼在上面,
也并未增加其他物体的温度。虽然,
我在踏实地走路,但地面太硬,
我也没能留下任何可供观察的脚印。

2006-12-15


■在这渐渐冷却的世界上

在这渐渐冷却的世界上
我不认识其他的人
其他的人,也不认识我
只有极少的可能——
他们在文字里认出了我
知道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我说出了他们的秘密、
痛苦,和内心的挣扎
当然,也有偶尔的欢乐

也许,有一天,他们会
明白:我已经用自己的
方式,完成了自己本能
的责任——去诠释我们
这个世纪的一部分
虽然我明白,这部分是
徒然,部分是
作为人顽固不化的选择

我现在写作的这个上午
雨还在下,将一切都
运送到冷冰冰的初冬里
在这渐渐冷却的世界上
白昼恒定地滑入黄昏般
的雾霭里。一切都在
静静地飘落:看不见的
灰、恼人的单调与愚昧
天地之间游离的假象

雾气凝结的泪水与惊慌
糅合着肮脏的白、粘满
来自附近河流和厌倦感
的泥浆,都像这个刮着
北风的上午,在胡乱
拉长的破烂的假天空上
把一些色彩暗淡的云团
以缤纷的雨滴,插入到
这寒冷而又单纯的大地

2006-11-26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