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更多内容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6)         ★★★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6)
作者:布鲁诺·… 文章来源:当当网 点击数:1289 更新时间:2011-8-27 10:08:49

 

鳄鱼街(6)

  有时这声音骤然降低,变成温和的呢喃,好像夜间烟囱里的风传出的呜鸣。接着,在哭泣和诅咒夹杂的暴风雨中,一声滚雷般的巨响传来。忽然,随着一声黑暗的哈欠,窗户打开了,一片黑暗径直飘进房间。

  在电光骤然一闪间,我看到了父亲,他解开睡衣纽扣,嘴里在疯狂地咒骂。这时,他用一个极其熟练的动作把夜壶里的东西一倾而空,倒进窗户下面的黑暗中。

  二父亲开始在我们眼前慢慢地枯萎、凋谢。

  他在那几只大枕头中间佝偻着脊背,灰发凌乱地连根竖起,嘴里独自喃喃低语,完全沉醉在某种复杂隐秘的个人事务中。他的人格似乎分裂成众多互相抵触和吵闹不休的自我。他与自己大声争辩,激烈狂热地说服着、恳请着、乞求着。他又像在主持一个利益请求迥异的众多党派参加的会议,试图竭尽全力、执意调和他们的各种观点。可是,每次,这些人声鼎沸的会议都演变成诅咒、恶骂、诬蔑和羞辱,期间,各种激烈的争吵声此起彼伏。

  接着出现了一段平静期,一段心灵的平静期,一段幸福的精神宁静期。巨大的分类账本再次摊在床上、桌子上、地板上,在那盏灯照出的光线里,一种近乎僧侣般的心平气静的氛围笼罩在洁白的床铺之上,笼罩在父亲低伏的灰暗的脑袋之上。

  但是,母亲深夜从店里回来后,父亲又会变得生龙活虎,喊她过来,自豪地给她看色彩斑斓的贴花纸,他用这种纸辛苦地把主账本的页边裱了起来。

  大约从那时起,我们就注意到父亲开始一天一天地萎缩,像一枚留在硬壳里的坚果仁,在逐渐干枯。

  这种萎缩并没有伴随任何精力的衰退。相反,他的总体健康状况、他的幽默感、他的灵活性似乎还有所提高。

  现在,他总是放声爽朗地大笑,有时几乎被自己的笑声击倒。有时,他会敲击一下床沿,变换着不同的声调回答说:“进来。”他可以这样一连玩上几个小时。他一次又一次从床上爬下来,然后又爬到衣柜顶上,蹲在天花板下,整理落满灰尘的零碎物件。

  有时,他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在两把椅子上,把椅子一直往后推啊推,前后晃荡着双腿,闪亮的目光在我们的脸上找寻着钦佩和鼓励的表情。他似乎已经完全跟上帝达成了妥协。有时,晚上,这个留着小胡子的造物主的脸出现在卧室的窗户前,沐浴在孟加拉焰火深紫色的光焰中。但是,那种仁慈的目光在父亲睡熟的脸上仅凝视片刻工夫,父亲那甜美的鼾声似乎已经蜿蜒到沉睡的世界遥远的未知地带。

  在这个冬天漫长黯淡的午后,父亲经常花好几个小时在堆满陈旧的废弃物品的角落翻腾着,好像在狂热地搜寻什么。

  有时,在晚饭时间,当我们都在桌边坐下时,唯独不见父亲的踪影。在这样的时刻,母亲只好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叫着“雅各布”,用勺子敲击着桌子,接着他会从衣柜里现身,浑身覆满灰尘和蛛丝。他的眼睛空空洞洞,脑子里还琢磨着只有自己知道、让他全神贯注的复杂问题。

  有时他会爬到某个窗帘盒上,冻僵了般一动不动,与悬挂在对面墙上的那只塞着草料的巨大的秃鹰标本遥相呼应。他可以长时间保持这种蹲伏的姿势一动不动,眼睛里迷雾蒙蒙,嘴角带着一丝狡猾的微笑,偶尔像扑闪翅膀那样拍打一下胳膊,然后像只无论谁走进房间都会打鸣的公鸡那样啼叫起来。

  我们对父亲日渐沉溺其中的这些怪癖再也不上心了。他几乎完全摆脱了肉体的需要,可以接连几个星期不进任何营养,每天都深深地沉浸在匪夷所思、离奇复杂的活动中。他对我们的劝告和恳求只是用内心支离破碎的自言自语应付一下,外面世界的任何东西对他都产生不了丝毫扰动。他始终如一地全神贯注着,病态地兴奋着,干枯的脸上带着几丝红晕。他完全不理睬我们,甚至也不听我们说话。

  我们开始对他毫无伤害的存在、对他轻轻的喃喃自语以及孩子般忘我的唧唧喳喳习以为常,那声音听起来仿佛从我们这个时代最边缘的某个地方发出。那段时间,他经常一消失就是好几天,或待在屋子某个遥远的角落,你很难捕捉到他。

  渐渐,类似的消失也不再让我们产生任何印象,我们又习以为常了,等过了很多天后,父亲再次现身,整个人似乎缩了好几寸,瘦了很多圈儿,我们也不再想这事儿了。我们不再把他看做我们中的一员,他遥远得仿佛已经不是人类,不再真实。他一节一节地、自觉地从我们当中脱身而去,一点一点地摆脱了与人类集体联系的纽带。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