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更多内容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7)         ★★★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7)
作者:布鲁诺·… 文章来源:当当网 点击数:1518 更新时间:2011-8-27 10:08:18

 

鳄鱼街(7)

  他那仅剩一副小小肉体的皮囊和荒谬绝伦的怪癖,有朝一日也终会消失,就像那堆归置在墙角的灰色垃圾,等待阿德拉转移到专门的存放处。鸟昏黄的冬日来临了,四处弥漫着无聊。铁锈色的大地上铺着一层白雪,犹如一条磨得露出织纹的寒碜的桌布,上面满是窟窿。这张桌布不够宽大,有些屋顶依然暴露在外,它们就这样屹立在那里,有的呈黑色,有的呈棕色,有的是木椽顶,有的是茅草顶,像一艘艘载着被煤烟熏黑的大片阁楼的小舟。这些阁楼如同密布着肋骨似的椽子、屋梁和桁梁的漆黑的大教堂,椽梁就像冬天的阵风用来呼吸的黑黢黢的肺。每天黎明时分,那些在夜间就已浮现、被夜风吹鼓了气的一排排崭新的烟囱和烟道(像魔鬼手风琴上的黑管)便清楚地露出原型。扫烟囱的人总是摆脱不掉乌鸦的纠缠,它们在黄昏时分就已经密密匝匝地趴在教堂附近那些枯叶尚未脱落的黑色树枝上。这些乌鸦经常在空中扑簌簌地飞上一圈后又绕回来,每只鸟儿都紧紧地贴在树枝上自己占据的那块位置上,黎明到来后才成群地飞走,像阵阵煤烟和片片尘埃,忽高忽低,变换出各种奇形怪状,不绝如缕的呱呱的哀鸣声把一道道霉黄的亮光叫得黯然失色。随着寒冷和无聊袭来,日子开始变得更加坚硬,像陈年的面包。人们开始兴味索然、慵懒冷漠地拿钝刀切这种面包。

  父亲开始足不出户。他封起那些炉子,研究起永远捉摸不定的火的本质,体验舔舐烟囱出口闪亮的煤烟的冬季火蛇的咸咸的金属味和烟气味。那段时间,他总是在不同房间的某个高空地带痴迷地干着形形色色的修理小活儿。你在白天的任何时刻都可以看见他蹲在一把梯子的顶端,在天花板下面,在长窗上方的檐板旁,在吊灯的平衡锤和链条旁边鼓捣着什么。他模仿室内油漆工的做法,使用的是像两只巨大高跷的梯子。他觉得可以那么近距离地仰看漆有天空、树叶和鸟儿的天花板简直开心极了。他开始与各种实际事务渐行渐远。母亲对此感到忧心忡忡和闷闷不乐,试着引诱他谈点儿什么,谈一谈月底到期的账单之类的事情。这时,他总是听得心不在焉,神情迷惘,面露焦虑之色。有时,为了跑到房间的一个角落,把耳朵贴到地板的一条裂缝上,他会做出警告性的手势,拦住母亲继续往下讲,还竖起双手的食指,强调这种调查的重要性,接着又开始专注地聆听起来。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这些古怪的举动后面那个令人伤心的根源,以及在他内心已经酝酿成熟的某种悲哀情结。

  母亲对他完全束手无策,可是他对阿德拉却恭敬有加,非常在意。对他来说,打扫自己的房间是一项伟大而重要的仪式。他总是提前做好安排,要亲眼目睹这个仪式,带着恐惧与喜悦交加的兴奋感注视着阿德拉的一举一动。他认为阿德拉的所有动作都蕴含着一种更深刻的象征意义。那个姑娘用青春而决然的姿势在地板上推着那根长柄刷移动的时候,父亲简直不堪承受。这时他泪如泉涌,无声的笑意把他的脸都给扭歪了,嫉妒的喜悦冲击得他的身子直打哆嗦。他兴奋得浑身发痒,几乎快要疯狂了。阿德拉只要向他晃一晃手指头,装出挠痒痒的样子,就能把他吓得惊慌失措,穿过所有的房间,砰砰地关上身后的一扇扇门,最后倒在最远的那个房间的床上,在阵阵痉挛性的大笑中一个劲儿地打滚,想象着那种他觉得难以遏制的挠痒。因此,可以说阿德拉摆布父亲的力量几乎是无限的。

  那时,我们第一次注意到父亲对动物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激情。最初,这是一种猎人和艺术家浑然不分的激情。这恐怕也是一种生灵对另外一种血缘相近但并非同类的生命形式在更为深邃的生物学意义上的惺惺相惜,是在某个未曾勘探过的生存领域进行的试验。只是到了后期,情况才发生了离奇、复杂、完全邪恶和有悖自然的转折,这种转折最好还是不要在此公之于世。

  不过,一切都是从孵鸟蛋开始的。

  父亲投入大量的精力和钱财,从汉堡、荷兰以及非洲的动物站点购置来各种鸟蛋,然后用从比利时进口的母鸡孵化这些鸟蛋。这件事也让我着迷不已--居然可以从中孵出小鸟来,孵出这些色彩和形状都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那些怪物长着奇形怪状的大嘴,它们刚一出生就立刻张大嘴巴,贪婪地发出嘶嘶声,露出咽喉深处的洞口。那些蜥蜴似的小动物长着脆弱、赤裸的驼背的身子--从这些小家伙的身上很难看出它们将来会成为孔雀、野鸡、松鸡或者秃鹰。这窝蜥蜴似的小动物被搁置在棉花衬底的篮子里,它们伸出细细的脖子,昂着脑袋,眼睛上蒙着角膜状的白斑,什么也看不见。它们发不出音的喉咙无声地叫唤着。父亲沿着架子来回忙碌,身上系一条绿色粗呢围裙,好像一个园丁在摆满仙人掌的暖房里工作着。他从一无所有中变出那些瞎着眼、跳动着生命的小不点儿,那些虚弱的肚子只能以接受食物的方式去感受身外世界。这?被蒙住眼睛、还处于生命表层的家伙朝着亮光爬过去。几个星期过后,那些瞎眼的小东西忽然间就长大了。各个房间里充满住户发出的欢快的唧唧喳喳声和生气勃勃的啾啾声。那些鸟儿歇靠在窗帘盒上、衣橱顶上,在盏盏吊灯错综复杂的锡条和金属卷轴中间给自己做窝。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