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更多内容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18)         ★★★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18)
作者:布鲁诺·… 文章来源:当当网 点击数:1533 更新时间:2011-8-27 10:01:59

 

鳄鱼街(18)

  在我看来,那样的夜间绘画课有种难以言传的魅力,所以,此刻我忍不住趁机想朝那间美术教室张望片刻。但是,我已经想好了,只逗留片刻。当我从后楼梯往上走去的时候,杉木在我脚下发出响亮的回声,我意识到自己来到完全陌生的学校大楼的某个侧翼。

  甚至没有一丝呢喃声打破这庄严的宁静。这一侧的过道更宽阔,铺着厚厚的地毯,显得极为典雅。每个拐角都悬挂着光线幽暗的小灯盏。从第一个拐角转过去时,我发现自己来到一个更加宽敞、更加豪华的厅堂。其中一面墙上开出一条玻璃拱顶的通道,通向一组套房的深处。我看见一条长廊,两边布满正对的房间,装饰得富丽堂皇。我的目光在丝绸帷幕、镶着金边的镜子、昂贵的家具和水晶枝形吊灯上游移着,然后又望进华贵的天鹅绒般柔软的内部世界,那里微光闪烁,摆满错综复杂的华饰和含苞欲放的鲜花。在这些空荡荡的房间深深的寂静中,布满了一面面镜子互相交换的秘密眼色,以及沿着墙壁缠绕而上,然后消失在灰泥做成的白色天花板上的饰带烘托出的惊慌氛围中。

  我怀着羡慕和敬畏的心情望着眼前这富丽堂皇的排场,猜想今晚的逃差行径意外地把我带进校长住的那侧楼房,带进了他的私宅。我站在那里,心怦怦地跳动不已,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定在那里不动,准备只要听到哪怕最轻微的一丁点儿响声就逃掉。如果被人发现,我如何辩解为什么这么晚光顾这里,如此肆无忌弹地窥探?也许,在一把覆盖着长毛绒的带扶手的深椅里,隐蔽、安静地坐着校长的小女儿。她会抬起眼睛--乌黑、神秘、安详的眼睛望着我,没有人能经受得住这双眼睛的凝视。然而,半路退却不把自己制订的计划贯彻到底,那将是怯懦的行为。在无法断定时辰的朦胧灯光的映照下,富丽堂皇的室内完全处于深沉的寂静之中,从拱形通道望过去,我看到,在起居室遥远的另一头,有一扇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处处都显得如此宁静,我不禁忽然壮起胆子来。从通向与地面相平的起居室的几块短短的台阶上走下来,再紧走几步穿过那张豪华的大地毯,我来到阳台上,从那里可以毫不困难地返回那条熟悉的大街,我认为这算不上冒险之举。

  我就这么干了。我发现自己站在摆着一盆盆棕榈树的镶木地板上,棕榈树高得快要碰到天花板的饰带了,这时,我注意到自己其实站在中间地带,因为起居室没有正墙。它有点儿像宽敞的凉亭,几块台阶把它同城市的一个广场连接起来,成了这个广场的封闭部分,有几件公园里的用品直接摆放在人行道上。我从一段石阶上跑下来,发现自己又与街道处在同一个平面了。

  天空中的星座陡然倒立着,所有的星星在倒着旋转,埋在羽绒似的云层下面的月亮尽管看不见却照亮了云层,仿佛前面还有走不完的行程,而且它正一心一意地完成在太空的复杂运行,还没有考虑黎明的事儿。

  几辆马车在黑洞洞的街上若隐若现,接榫松脱、支离破碎,简直像瘸着腿打着瞌睡的螃蟹或者蟑螂。赶车人从高高的座位上向我俯下身来。他长着一张亲切的小红脸。“乘车吗,少爷?”他问。马车上那些林林总总的胳膊腿儿以及所有的关节和纽带都摇摇晃晃,轻便的车轮滚动着出发了。

  可是,在这样的夜晚,谁会把自己托付给一个不可捉摸的赶马车的人,听凭他异想天开的怪念头来操纵呢?在车轴的咔嗒声中,在赶车人座位和车顶的碰撞声中,我无法就要去的地方与他取得一致意见。我说什么他都纵容地点点头,一个人在那里自顾自地唱着歌。我们绕着城市兜圈子。

  几个赶马车的人站在一家小酒馆前,他们客气地朝车夫招招手。车夫开心地回应着。接着,他没有停住车就把缰绳扔到我的膝盖上,然后跳下去走到他的那伙同行中间。那匹马,那匹聪明的拉着车的老马,匆匆望了望四周,迈开单调、有序的碎步小跑起来,继续前进。其实,那匹马的自信心陡然而生--它比赶车人机灵多了。可是,我自己不会赶车,只好听凭那匹马的意志了。我们拐进郊区的一条街,街道两侧全是花园。我们一路前进时,花园渐渐变成高树入云的公园,而公园又渐次变成了森林。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