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东西文库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固顶东西文库[法]安德烈•…
固顶东西文库林贤治:中国新诗…
固顶东西文库许知远:一个游荡…
固顶东西文库布鲁诺·舒尔茨:…
固顶东西文库[尼日利亚]钦努阿…
固顶东西文库保罗·安德鲁:记…
固顶东西文库夏目漱石:我是猫…
固顶东西文库卡尔维诺:看不见…
固顶东西文库在上苍的阴影下-…
固顶东西文库陈冠学:大地的事…
固顶东西文库玛格丽特·杜拉斯…
固顶东西文库约翰•巴勒斯…
固顶东西文库索甲仁波切:西藏…
普通东西文库故乡的芦苇荡
普通东西文库儿时的乡村
相关文章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
更多内容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21)         ★★★
布鲁诺·舒尔茨:鳄鱼街(21)
作者:布鲁诺·… 文章来源:当当网 点击数:1506 更新时间:2011-8-27 10:00:30

 

鳄鱼街(21)

  没有人阻拦我们。我们穿过条条书的走廊--两边都是摆满杂志和图片的书架--走出店铺,来到鳄鱼街的这个地段:站在高处,几乎可以看到整条街有多长,可以一直望到遥远的尚未完工的火车站的建筑。跟通常一样,那里天色灰暗,有时景色像带插图杂志中的一张照片,房屋、行人和车辆显得那么暗淡、呆板。现实像纸片一样单薄,连它所有的裂缝都在暴露着模仿性。有时,人们会产生这样一种印象:只有我们眼前的这一小块地段才有望纳入那幅城市大道的分色图,而两边临时性的伪装已经散架,难以为继,在我们身后倒塌成灰泥和木屑,倒塌成一个巨大而空空荡荡的戏院储藏室。那种人为姿态的僵硬,那种面具般的假热情,那种颇有讽刺意味的怜悯在这边的门面上颤抖着。

  不过,我们决不打算揭露这种虚假。尽管我们判断力颇强,还是被这个地区花里胡哨的魅力吸引住了。何况,这种虚假装饰还有那么点儿自嘲的味道。排排郊区特色的小平房与楼房鳞次栉比交替而列,那些建筑物看上去好像是拿纸板盖成的,简直就是看不透的办公室窗户、灰暗的玻璃橱窗、广告和数字招牌的混合体。在这些房屋之间,人流如同潮涌。街道如城市里的主干道一样宽阔,而路面却是跟乡村广场般踩出来的泥地,到处是坑坑洼洼的泥潭和茂密的青草。这里的街道交通状况简直是个笑话,居民们在谈论交通状况时都显得扬扬得意和心领神会。黯然、冷漠的人们对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觉得很尴尬,渴望有朝一日住到大都会去。同时,尽管他们看上去忙忙碌碌,似乎颇有目标感,给人的印象仍然是在单调和漫无目标地四处游逛,不过是一列列无精打采的木偶。整个场面弥漫着一种奇怪而猥琐的气氛。人群懒洋洋地涌过去,慢腾腾、乱糟糟地走过来,说来奇怪,你看到的他们全是模模糊糊,绝不会清清楚楚、轮廓分明。我们顶多在众多乱哄哄的脑袋中间偶尔看到一个模糊而生动的表情,斜戴一顶黑色圆顶硬礼帽,刚讲完话后嘴唇带着笑意绽开的半张脸,一只向前迈出却永远凝固在那个姿势上的脚。

  那个地区最有特色的事物当属马车,可是却不见赶车人,马车在无人照管地驶来驶去。好像并不是没有马车夫,而是他混迹人群,忙着自己的无尽事务,对马车不闻不问。在那个到处是虚假和空洞姿态的地方,不会有人把太多的心思用在一辆马车的确切行驶目标上,乘客们轻率地把自己交给这种没有固定路线的运载工具。轻率是这里无处不在的特征。你可以不时看到在危险的拐角,乘客从破烂的马车顶下面长长地探出身子,手里握着缰绳,有点困难地施展着棘手的超车技术。

  这里倒也有那么几辆有轨客车。这几辆客车让市议员们的雄心得到极大满足。可是客车的样子却显得十分可怜,因为是纸板做的,经过多年的过度使用之后,车体已经变了形,两边有许多凹痕。多半车辆掉了前身,车子经过时人们可以看到乘客僵直地坐在那里,神态极为庄重。这些有轨客车全靠市里的杂务工维持。不过,最奇怪的东西还要算鳄鱼街的铁路系统了。

  临近周末的日子,在白天的不同时刻,偶尔能看到一群群人在十字路口等火车。谁也说不准火车到底来不来,或者如果来了会停靠在哪里。于是,人们只好分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候车,永远无法对火车究竟停在哪里取得一致意见。一群黑黢黢、静悄悄的人影站在勉强能看见的铁轨旁边,长时间地等候,总是带着焦急张望的表情。只能看到脸的侧面,像一排剪纸人像。

  火车终于突然出现了:从意料中的那条小街开出来,匍匐着身子像条蛇,呼哧呼哧冒着烟雾的矮胖的火车头拉着一辆微型列车行驶过来,开进黑糊糊的走廊。街道被列车撒下的煤灰弄得黝黑不堪。火车引擎粗重的呼哧声,奇怪、悲伤而严肃的骚动,被抑制的匆忙和兴奋,所有这一切在迅速降临的冬天的暮色中,眨眼间把街道变成了火车站的大厅。

  黑市买卖火车票和无处不在的行贿成了我们这个城市颇具特色的祸害。

  在火车已经进站的最后关头,贪腐的铁路工作人员还在进行紧张、匆忙的交易谈判。谈判结果还没有出来,火车就开始启动了,一群失望的乘客缓缓地跟在列车后面,尾追很长一程后才逐渐散去。

  这条刚才还被降格为弥漫着远方旅行气息的阴郁的临时车站的大街,再次变得宽阔而明亮,又可以让唧唧喳喳的过路人群无忧无虑地从一个个橱窗前漫步而过--肮脏、灰暗的广场上摆满伪劣货物、高高的蜡像和理发师的头像模型。

  妓女们身穿带花边的华丽长袍,已经开始揽客。她们甚至可能就是理发师和酒店乐队领班的妻子,迈着轻盈、贪婪的步子往前走去,被邪恶、腐败的生活玷污过的脸庞留下这样那样的瑕疵。她们的眼睛总是恶狠狠地、暖昧地斜视着,要不干脆就是豁嘴唇或者缺了鼻尖。

  城里的居民?鳄鱼街四处弥漫的这股腐败气味还引以为傲。“我们不必感到缺少什么了,”他们扬扬得意地说,“我们甚至有真正大都会的伤风败俗的现象了。”大家一个劲儿地说,那个地区的女人个个都是婊子。事实上,只要看一眼她们中任何一个就足矣,你立刻会遇到一种缠住你不放的眼光。这种眼光带着势在必得的神情,让你不寒而栗,甚至有女学生扎着别致的缎子发带,苗条的大腿迈着独特的步子,带着不纯洁的眼神,预示着她们将来可能也难免堕落。

  可是,可是--我们要透露这个地区最后的秘密,那个被谨慎隐瞒的鳄鱼街的秘密吗?

东西文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东西文库:

  • 下一篇东西文库: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