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尼日利亚)奥基格博:…
(南非)勃鲁图斯:夜 城…
曼杰什坦姆《关于无名战…
更多内容
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 汪剑钊/译         ★★★
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 汪剑钊/译
作者:汪剑钊 文章来源:http://www.bhgx.net/ 点击数:3030 更新时间:2011-7-14 11:14:17   

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

(三联诗[1])


Deus conservat omnia[2]

(喷泉屋徽标上的题铭)


代前言

                       其他人皆已不在,那些人又在更远的……

                                   ——普希金


她第一次来喷泉屋拜访我是在 1940年12月27日深夜,还在秋天,她就给我送来过一个小片断(《你从虚无的地方来到俄罗斯》)作为信使。

我不曾呼唤过她。我甚至不曾等待过她,在我最后的列宁格勒之冬的那个寒冷而阴郁的日子。

在她莅临之前,发生过几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不敢称它们为事件。

那一晚,我写下了第一部(《一九一三》)中的两小节和《献辞》。一月初,出乎我自己意料,我写出了《硬币的背面》,而在塔什干(分两次)写出了作为第三部的《尾声》,还对前两部进行了重要的增补。

我以这首诗来纪念它的第一批听众——牺牲于在列宁格勒被围困期间的朋友们和同胞们。

每当我朗诵这首诗时,我会听到他们的声音,会回忆起他们,对我来说,这个秘密的合唱团已成了这部作品的一个佐证。


                               1943年4月8日   塔什干


我经常听到一些关于《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的曲解的、荒谬的解读。甚至还有人建议我把这首诗弄得更明白一些。

我拒绝这么做。

这首诗并不包含第三种、第七种和第二十九种含义。

我既不会修改它,也不会作任何解释。

“写作——就是写作。”


                               1944年11月  列宁格勒


献辞

1940年12月27日

              致Bc.K[3]


……

因为我的纸张已经不够,

我就在你的草稿本上书写。

陌生的单词隐约渗露,

就像那时掌心的一片雪花,

轻信地、无辜地融化。

而安吉诺依的黑眉毛

突然扬起——就升起绿色的烟,

故乡的微风徐徐飘拂……

莫非不是海洋?

     不,这仅仅是坟墓上的

针叶丛,在漂浮的海沫上

越来越近,越近……

                  Marche funebre[4]……

                                   肖邦……




喷泉屋


第二献辞

       致O.C.


是你吗,波塔尼采·普绪刻[5]?

展开如一把黑白色的扇子,

在我头顶俯下身来,

你想要悄悄地告诉我:

你已经渡过了忘川,

呼吸着另一个春天。

不要再对我口授,我自己在听:

温暖的大雨抵住了屋顶,

    我听见常春藤里的絮语。

有个小东西计划着生活,

泛绿,蓬松,明天努力地

    披上新风衣闪烁光彩。

我入睡——

它独自在我头顶上空,——

人们所谓的春天,

    我却称之为孤独。

我入睡——

        梦见了我们的青春,

他品尝过的那一只苦杯,

    我醒来后就交给你,

如果你愿意,就将它留作纪念,

仿佛黏土里纯洁的火焰

    或者坟头绽放的雪花莲。


1945年5月25日

喷泉屋


第三即最后的献辞

(LE JOUR DES ROIS[6])


               有一次,在洗礼节的晚会……

                       ——茹科夫斯基


我不再为惊恐而让心跳停止,

最好是呼喊巴赫的恰空舞曲。

     然后跟随这曲子出现一个人……

他不会成为我亲爱的丈夫,

但我和他都将赢得

    二十世纪为之羞愧的事物。

我纯属偶然接受了他,

为他被赋予的秘密,

    他命中注定的最大痛苦。

在一个雾蒙蒙的深夜,

他到喷泉宫来找我,

    错失了新年的美酒。

他将记得洗礼节的晚会,

窗口的槭树,婚礼的蜡烛

    和叙事诗致命的飞行……

但他带来的不是初绽的丁香枝,

不是戒指,不是祈祷的甜蜜,

    而是带给我牺牲。


1956年1月5日


序曲


我来自一九四0年,

    仿佛从塔楼上俯瞰一切。

        仿佛是再度告别

             那些早已告别了的事物,

                 仿佛再度接受了洗礼,

                     走进黑黢黢的穹顶。


1941年8月25日

受困的列宁格勒



--------------------------------------------------------------------------------

[1] 原文意为三折画,此处意为“围绕同一主题的三首诗”。

[2] 拉丁文:上帝护佑一切。

[3] 弗·克尼雅泽夫(1891-1913),俄罗斯诗人。

[4] 法语:哀乐。

[5] 尤里·别利亚耶夫的剧本《波塔尼采·普绪刻》中的女主人公。该角色由戈列芭·苏杰伊金娜扮演。

[6] 法语:洗礼节前夕。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