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弗罗斯特(Robert Frost)…
弗罗斯特(Robert Frost…
(美)弗罗斯特  三首
弗罗斯特诗选(12) 多…
弗罗斯特诗选(11) 刘…
弗罗斯特诗选(10) 刘…
弗罗斯特诗选(9)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8)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6)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5)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4)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3)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2) 刘尔…
弗罗斯特诗选(1) 刘尔…
弗罗斯特长诗: 西去的溪…
弗罗斯特最美的诗:丝绸…
弗罗斯特:花丛
弗罗斯特长诗:雪
更多内容
弗罗斯特诗选(7) 刘尔威/译         
弗罗斯特诗选(7) 刘尔威/译
作者:弗罗斯特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255 更新时间:2011-5-30 13:23:56   

恐惧



灯笼从牲口棚的深处变亮
照在屋内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身上
将他们东倒西歪的影子投到附近的
一幢房子,房子的窗户全都黑黢黢。
马蹄叩着那发出空洞响声的地板,
他们所靠的那辆轻便马车的尾部
动了一下。男人抓着一个轮子,
女人尖声大叫,“遏,停住!
我看见它如同白盘子一样发亮,”
她说,“就在前面挡泥板的光反射
到路旁的灌木丛——一个男人的脸。
你肯定也看见了。”

“我没有看见它。
你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

“——那是一张脸吗?”

“约耳,我只好去看了。我不能进屋,
我不能让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留下。
门锁上了,窗帘拉上了,这说明不了什么。
每当我们夜里回家,我总对那个
空了很久的暗房子感到陌生,
在锁孔里大声咔吱响的钥匙
似乎在警告某些人赶快离开
我们进入一扇门的话,他就会从另一扇。
假若我的感觉是对的,有些人总是——
哦不要拽紧我的手臂!”

“我是说有人经过。”

“照你说这好像是条旅行道。
你忘记我们在哪里了。再说是在
半晚,这样的一个时候,
谁会或去或来,而且是步行?
那他为什么仍会站在灌木丛中?”

“不是很晚——只是天黑了。
这里也许跟你想要说的不一样。
他只是看起来像——?”

“他像任何人。
除非我把这件事弄清楚了,不然我今晚绝不休息。
把灯笼给我。”

“你并非想要灯笼。”

她从他身边挤过去,自己用手拿到了它。

“你不要来,”她说,“这是我的事情。
如果解决的时候到了,我就是
那个解决者。让他永远不敢再——
听着!他踢了块石头。听啊,听!
他朝我们走过来了。约耳,进去——请。
听!——现在我听不见他了。请进去。”

“首先你不能让我相信那是——”

“那是——或者他派其他什么人来监视了。
要是我们能够明确知道他在哪儿
现在就是和他讲个清楚明白的时候了。
让他走掉,他就会埋伏在我们周围的
任何地方,以至我踏出房门之前
都得注意一下树和灌木丛。
我不能忍受这点。约耳,让我去!”

“你认为他会如此关注你,这真荒谬。”

“你是说你不能了解他为什么这样关注,
哦,他还没有关注个够呢——
约耳,我不想——我不想——我答应你。
我们都不能这样说话。你也不能。”

“如果果真有人要去那儿,应该是我,
但是你因为这灯笼,还倒给了他便利。
我们在亮的地方,他就可以干任何事了!
要是他只是想来看一看,
他早就明白了一切,并且也已离开。”

他似乎忘了要守住他的位置,
而是当她穿越草坪的时候,就跟随着她。

“你想干什么?”她对黑暗喊。
她昂然伸出手来,忘了手里还提着灯笼
灯笼罩的炎热逆挨着她的裙子。

“这里没有人;你肯定弄错了,”他说。

“这里有。
你想干什么?”她叫道,然后
被一声真正到来的回答给吓住了。

“没干什么。”声音来自路边。

她伸出一只手抓住约耳,她很想站稳:
绒衣烤焦的气味使她发晕。

“你半晚绕这房子转干什么?”

“没干什么。”后来就没说什么了。

然后那声音又说:“似乎你们害怕了。
我刚刚看到你们猛抽马匹。
我自己就走到灯笼光下
好让你们看见我。”

“好,看见了——约耳,回去吧!”

她面对走来的脚步声站稳了,
可她的身体还是抖动了一下。

“你看见我了?”那声音说。

“哦。”她看了又看。

“你没看见——我手边还有个孩子。
一个强盗不会让他的全家呆在身边。”

“半晚带孩子出来干什么——?”

“到外面来走一走。我想每个孩子都应该至少
有一次睡觉很久以后外出散步的经历。
什么,孩子?”

“那你是否在寻找一个
散步的地方——”

“碰巧上了这马路——
我们在迪安家做客,要呆两星期。”

“原来这样啊——约耳——你知道了——
你不要再想别的。知道了吗?
你知道我们应该小心。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偏僻的地方。
约耳。” 她说话好像不能转头一样。
摇晃的灯笼延伸到地面,
它磕碰着,撞击着,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离开了。







保罗的妻子



要想把保罗赶出这一带的任何
伐木营,只需对他说,
“妻子好吗,保罗?”——他便会立即消失。
有人说那是因他没有妻子,
所以讨厌被这个事儿嘲笑。
有人说因为他差点结婚,就在
拥有妻子的前一两天,被抛弃了。
有人说因他曾有个妻子,很不错的妻子,
但和其他什么人跑了,离开了他。
又有人依然认为,他现在有妻子
只是他需要时刻提醒——
马上,他就会负起妻子的全部责任:
而后便会立刻跑过去找她,
似乎说,“是啊,我妻子好吗?
我真希望她这时候没有捣乱啊。”
没有任何人担心这样做,是要摆脱保罗。
从某个时刻起他就成了山营的英雄,
所以,只要向他们证实:他曾在四月的
一个星期天,在牧场干涸的小溪旁,
剥开了一整棵落叶松的树皮,
如同小男孩摘柳枝做成的口哨一样干净。
他们问他似乎只是想看看他离开,
“妻子好吗,保罗?”于是他离开了。
他从没有想杀害任何
问他这个问题的人。他只是突然消失——
没有人知道他朝哪个方向,
虽然他们听说这同一个保罗以同一的
旧伐木技巧,到新的营里
要不了多长时间。
所有人的置疑都是,保罗为什么
拒绝回答一个民事问题——
一个人除了恶言恶语以外
你几乎能够说任何话。这时你就有答案了。
所以另有一种说法认为保罗不公平:
保罗和一个与他不相称的妻子结了婚。
保罗为她羞耻。来配一个英雄,
她应该是一个女英雄才是,而不
应是一个混血印第安女人。
但如果墨菲讲的那个故事是正确的,
她就没什么可让自己感到自己是羞耻的了。

你知道保罗实在会制造奇迹。所有人
都听说他是怎样胜过一匹驮着东西
而无法移动的马匹的,他只要大伙儿
从装载的地方,将生牛皮马具拉到营里,
保罗就会告诉老板,说装载的东西不会有什么问题,
“太阳会带回你的货物。”——果真——
他就借着了生牛皮回缩到普通长度这回事。
那就是我们称之为的延伸器。但是我猜
那次他自己的双脚立刻跳起
碰着了天花板,又同样着地了,
然后又安全在正面着陆,
回到地板上,那就是事实,或者靠近某种事实。
这真是个奇谈。保罗从白松木
里将他妻子锯了出来。墨菲就在那里,
然后,就像你可能知道的,他将这女士锯出生了。
保罗从事伐木的所有事情。
他搬木板时很努力
因为——我忘记了——那最后一个有野心的锯木匠
想发现他是否能够在保罗身上
堆木材,一直堆到他求饶:
他们将一块粗大的根段原木切成片,
锯木匠猛推滑架的后部
让其一端向前,逆着锯齿猛一推。
当他们顺便想看看这木材质量到底怎样时,
他们看见圆木发生了一件事,
他们肯定内疚地期待着
随着那些巨响,将会有什么东西要离开。
可新木头上留下的是宽阔的黑色油脂痕迹
或许,只除了圆木两末端各一尺。
但当保罗将他的手指放进油脂里,
那根本不是油脂,而是长长的狭缝,
圆木是空心的。他们在锯松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空心松树。
那是因为保罗在这块地方。
给我把它拿开,”锯木匠说。
所有人不得不朝它看一眼,
然后告诉保罗,他应该怎么对付它。
(他们把它当保罗的了。)“你拿把折叠刀,
把口子弄大,你要把能挖出的
全部挖出来,然后坐到里面去捕鱼。”对保罗来说
那空洞是那么坚实,干净,而均匀
不会曾经是鸟兽或蜜蜂的房屋吧。
况且也没有让它们进入的入口。
对他来说,那有几分像是一种新的空洞
他觉得最好还是藉助折叠刀。
那天晚上工作结束后,他回来了
用足够亮的亮光照着它,并且割开
来看了看,它是否真是空的。在那里他辨认出了
细长的木髓,或者那是木髓吗?
它也许是竖立在树的末端
而留下来的脱落的蛇皮,
一百年了,这树肯定长了一百年。
割得越多,他两手便都是这些东西,
接着,穿过它就看到了附近的池塘,
保罗想知道它会对水有什么反应。
没有一丝微风,但仅仅是他慢慢
走向沙滩,而制造出来的空气气息
要将它从手上吹走,且几乎要折断了。
保罗把它放在能吸水的边缘。
起先吸水时,它发出沙沙声,并且变柔软了。
又过了一会儿,它就不见了。
保罗用手指拖拽着它的影子,
便想着,它一定熔化了。消失了。
圆木挤压栅栏的远处水面,
因为小虫飞舞而变得模糊,
它慢慢升起,成了一个人,一个女孩,
她湿透的头发重得如同头盔,
那人,正靠着圆木转身看着保罗。
这使得保罗转过头来看
自己后面,是不是有别的什么人
而她正看的是那个人,而不是自己。
墨菲始终在附近,在他们
看不到的工棚偷看着。
在那女孩伴着喘息声呼出第一口气与笑声之前,
她似乎过于浸透而不能存活,
而使她出生的那一刻
显得不安起来。她起身慢慢走动,
对她自己或保罗说了一会儿话
然后穿过那些如同鳄鱼后背的圆木离开了,
保罗围绕着池塘,追赶着她。

第二天傍晚,墨菲和其他人
去喝酒,跟踪这一对去了野猫山,
从那空旷的山顶,有着能看到
幽谷在群山对面所穿过的视界。
在那儿的黄昏到来之后,按墨菲的叙述,
他们看见保罗与他的创造物正一同住着。
自从墨菲看见保罗和她在黎明的
水池相爱,这是
唯一的一次有人看见保罗和他妻子。
穿过荒原一英里之外,
他们一起坐在了半路悬崖上
的一个小洞,那个女孩
看起来明亮,如同一颗星星在那里玩耍,
保罗是暗的,像她的影子。全部的亮光
都源自女孩本身,尽管不是源自一颗星星,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如同猜测一样了。
那群大恶棍们一起址起喉咙,
发出高声呼喊,扔过去了一个瓶子,
以作为他们对美的那种粗野赞颂。
当然那个瓶子还无法达到一英里,
可叫声达到了女孩那里,并且立即将她的光亮熄灭。
她就像萤火虫一样离开了。

就这样,有些人证明保罗结婚了,
而且他在任何人前都没有必要再感到羞耻。
每个人在评论保罗时都弄错了。
墨菲告诉我保罗在他妻子
问题上的装腔作势是为了保守她的秘密。
保罗就是我们所说的铁公鸡。
拥有妻子就意味着拥有她整个的人,
她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要么称赞她,要么多叫她,
他多么感谢没有人在想她。
墨菲的意思就是,像保罗这样的人
不会用世界所知道的
任何方式让人对他说起自己的妻子。








布朗下山
或者:不由自主滑动



布朗住在位置高高的农场里
每个人在几英里之外都能
看见当他在冬天三点半
后做工作时的灯笼。

很多人肯定看见了有一天
晚上他疯狂地从山上冲下来
越过耕地,越过墙壁,越过所有这一切,
灯笼在手中有着戒指光环。

那时他在房屋和谷仓之间
拿东西大风突然刮来
把他吹向那包着地面的寒冰外壳,
于是他冲下来了!

墙壁全被雪掩埋了,树木所剩无几:
他看出除非用脚后跟在什么地方
弄一个洞否则就没有支撑的。
可虽然他再三努力

顿足并且自言自语说着什么,
可有时候似乎只能顺其自然,
他没有立足处,可继续着
他从田地到田地滑行的旅途。

有时他伸展开那如同翅膀
的手臂,他瘦长的身躯就像一根
长轴,他旋转舞似地滑行,
并且还有一些尊严与风度。

更快或更慢则看他的机遇,
坐着或站立他可以自己选择, 
不知他是否为保住衣服
而用思想或脖子去冒冒险。 

他从没有让灯笼脱手。
有些人声称曾在远处看见
他用灯光发出求救信号,
“我在想布朗的那些信号

在那样一个晚上是做什么的!
他是在庆祝什么特别的事吧。
我在想他是不是出售掉了他的农场,
或者成为了格里基分会的主席。”

他旋转,倾斜,摆动,停止;
他倒下的灯笼发出咔嗒声
(他设法保住光亮不让它熄灭。)
而在半山腰他还在那里挣扎,

不相信自己有那么坏的运气。
然后变得接受这倒霉事似的,
他放弃了为着停下所作的任何努力
如同一个滑行的孩子下山了。

“好的——我——是——”那就是他说的,
当他滑过冰冻的河道,
他回头看了看那光滑的斜坡
(有两英里)一直到他的住处。

我是一个汽车方面的专家,
有时候我被询问是否
我们的股价已彻底垮掉,
这就是我真诚的答复:

我们北方人一直是从前那样。
不要认为布朗曾经因为他
不能攀爬那光滑的斜坡而
放弃过再次回家;

或者甚至想着他会站在那里
一直到一月的解冻会
融化掉地壳上的磨光。
他优雅体面地顺从了自然规律,

然后按着股价上升的样式
步行着一路向山上攀升,
没有必要对那些人过分关心,
在那段特殊的时间里,

他们一定看上去很好仿佛
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
他们所行走的——
没有必要对他们过分关心,我说;

不然就不会成为一个男人——
一个有空闲季节的政治家。
当我用理由投资布朗时
我使他站立在寒冷里;

他的眼睛突然发亮了三次;
然后摇动他的灯笼,说,“
上路吧!”然后选择了那条
几英里远的公路,回了家。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