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潇潇枫子:睡姿         
潇潇枫子:睡姿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549 更新时间:2011-5-27 16:15:11

睡姿

■潇潇枫子

就让美来践踏一切,亲爱。我就这样躺在你胸口
将它剖开。午夜的人躲在远处独自喝酒
别朝这边看,亲爱。那些毛发失去了行走的借口
谁弄丢了骨头,骨头又弄丢了谁
爱上你是夜的掩护。亲爱。就这样将我守护成茧
我窝在你的臂弯,成为一个婴孩

那就向暗中驶来的火车头撞去吧,一起。我听见
骨头碎裂的声音,正贴着摇篮飘进河中
若花能中伤我,看那满河的飘红都是女人
森林中的精灵骄傲了,于是将你折成绿叶
然后,我们睡成一座盆景
(2006/4/23)

高春林点评:

  这世界上,惟有爱情是个尤物,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你的面前撒娇,甚至疯狂、轻浮,抑或忧郁。所以有批评家说,遇到爱情的题材就不会说话。事实正是这样,有谁能对这样的“尤物”横加指责呢?更主要的问题是,爱情是超出经验的一次次“出轨”,是文学尤其是诗歌的一次次意外。在这意外或者说冒险中,诗意的美在诗人的笔下顿然生成。潇潇枫子的《睡姿》,把爱情的一个小片段尽其所能地勾画出来,其场景给人的视觉,用时尚的话说,就是“幸福得要死”的一次叙述所构成的极具动感的一幅画。爱,赋予诗歌卓越。这使我想起波德莱尔在《论爱情题材》中,对于爱情及其所延伸出的事物的各种表现形式,曾不无赞美地说:“无论是在严冬无尽的夜晚守在火旁,还是在炎热沉闷的闲时呆在有玻璃窗的铺子的一角,看到这些图画总是使我身处一场大梦的斜坡之上,差不多就像一本猥亵的书把我们推向蓝色的神秘的海洋。有好几次,面对着这人皆有之的感情的无数标本,我真希望诗人、好奇者、哲学家能够给自己造一座爱情博物馆,其中,从圣泰莱兹的未曾施与的柔情到无聊时代的没有节制的放荡,都能各得其所……天才使一切事物变得圣洁。”
  《睡姿》或许是潇潇枫子一个情感上的运动,浪漫、神秘,是一个不为周围的环境所影响、不顾当下的现实的运动。当然,我所说的现实自然是指诗歌写作的当下状态——建立在经验之上的现实话语下的非抒情写作。她率真而热烈地 “就让美来践踏一切,亲爱。”这开首一句,就为整个诗歌定了调子。像一个异常浪漫的音乐的开场白,渲染出令人迷恋而心动的幻觉。接下来有美人入怀——“我就这样躺在你胸口”,“这样”肯定是一个醉态,非但如此,更深入的是“将它剖开”。这哪里是入睡啊,她不顾一切地说是要入心。“剖开”一词令人心颤地做了明证。时间是午夜——夜深人静的时候,对应物是孤独的人——“在远处独自喝酒”。这一切衬托了“我”的心醉。诗人在这看似平常的事物对比中,把语言引向深处,让人细细体会其中的妙——或许是一次不经意的描述,或许是意识之下的一种隐喻,都在制造着美的过程。“谁弄丢了骨头,骨头又弄丢了谁”?爱情再一次显示它的力量,风景因爱情的优雅而美丽,女人因欲望的流动而无骨。人,竟能如此沉浸其中,像沉入爱海乃至欲海的船。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诗人的倾诉,她说:“爱上你是夜的掩护。”如果有什么错的话,那仿佛是夜带来的,而不是我们,至少夜做了“帮凶”。她不管不顾,甘愿深陷其中,如痴如醉地让自己变成那人的“茧”,那人臂弯里的“婴孩”。这情感上的运动是波澜的、壮阔的,有惊魂的一幕。
  “那就向暗中驶来的火车头撞去吧,一起。”这突然的一句,坚决而彻底,是爱的延展。自此,诗人的想象大开大合,把爱情引向灵魂深处,并赋予它一种最纯洁、最具感染的力量,在不同的条件下,炽热、变形,浪漫主义的色彩在想象的事物的推动下呈现出内心颤栗的特质。“骨头碎裂的声音,正贴着摇篮飘进河中”,似乎是故伎重演,但场景分明是又进了一层。诗人在一步步地引导着我们从视觉到内心,感受着物像色彩的变化带来的冲击。“若花能中伤我,看那满河的飘红都是女人”。突兀的语言和意像在侵占我们的眼睛,霸道而蛮横地诱惑你也展开想象,或进入诗人的想象空间。这哪里是爱河啊?这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的是,她的心灵深处存在着一个爱情沸腾的大海。爱和爱情,的确是个“精灵”,它具备了造物的能力,它把爱的“睡姿”制造成了“一座盆景”,令人唏嘘和赞叹不已。
  这样的诗,现在似乎很少,人们似乎更注重现实生活带来的内心经验,而悄悄远离了浪漫的表述。大抵如上边这样的形式属于锐气的年轻诗人和爱海中热恋的诗人。潇潇枫子所做的就是一次浪漫的瞬间呈现,带着迷幻,带着渴望和色彩。我注意到在她的许多诗中都不自觉地呈现出某种迷幻的气息,比如,她写“桃花”,写北京生活,写迷笛等事物,浪漫的情调都扑面而来,这构成了她诗歌的一个要素。她的特质就在于不回避激情,而在激情中自在地游走。尽管她已开始了向现实和经验的慢慢转换。在这里,我并不想强调这个《睡姿》有多完美,但诗的结构和内在的递进关系让我看到了潇潇枫子语言上的芒刺。潇潇枫子无所顾忌地述说着她的爱她的一切,这是她的权力。正如朱丽娅•克里斯塔瓦在《爱的童话》中所说:“爱是一种时间和空间。在其中,我赋予自己变得卓越的权力。”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