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高春林:《在一个人的世…
高春林:爆米花 流沙
高春林散文:东坡湖(外…
高春林:安良,安良(组…
更多内容
高春林:自然书         
高春林:自然书
作者:高春林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gaochunlin 点击数:1716 更新时间:2011-5-27 16:12:00

停下来吧,水在演奏
 
我选择山谷的声音,轻得像一片失重的树叶,
选择鸟修改的时刻表,除了最初的
萌芽、发音练习……其它,都忽略了去。
野花上,小蛱蝶在粉碎着光,
而一些人、一些曾经的聒噪从身体里消失,
我不再记起什么,预言也显得多余。
零年代,赐予我的藤蔓是关于春天的一张契约。
 
这一切绝非错觉。很久以前,我苦于失眠,
一只鸟,此刻从肩头滑下,是风,快速接纳了它。
几乎同时,我还扔掉了烟头、风标,
像个失踪者。瓦庙沟不见了瓦庙。
我开始以山谷的名义背叛生活,
我被抛入溪水,听见白石的声音在说——
停下来吧,水在演奏什么。


画风景
 
他一整天在林间,画风景
以及女人。女人时隐时现
他时坐时立,仿佛和植物
比耐性。直到一切记忆将
被修改,被他的颜料发现
被他摁进安静,或将我们
化作灵魂。这事关乎他的
幸福指数,关乎一个上午
的尘世观察。他确信结构
就是本质,他还原着世界
的表情。而今表情在减少
比如,乡野变城市,麻木
蔓延到了眼睛,这一小片
丛林留不住稀疏的鸟叫声
如若在自然和未来之间找
路径,他会陷入早晨的迷
雾、腥气和浅折磨。沉睡
的植物是美的,美人一样
在他的画板,在天籁之中
比妖娆。他一整天的生动
都源于此。留住一个世界
而不是解构,决非想象的
事。为此,他醉,甚至死


旧宅书
 
我的主人去流浪了。
我一直细心照料着我的灰瓦,
木门,石壁,和接骨木。
我有力量选择不打碎自己。
我不喜欢褐黄色的蕨草,
蜷伏着,像丢了魂。
它还不如那条失散的狗,
我准它在这儿狂叫,避风雨。
我的主人曾回来过,看我,
还取走了他的桌子和一把伞,
像是到另一个地方定居。
我担心我会成为一个迷园,
我在安静里失眠,惊醒,
看见到处都是藤蔓、斑驳,
世界是一把生锈的锁。
我的主人临走曾回望好几眼,
仿佛火焰,仿佛说,
我是时间的乌托邦,我滋生
过去。你别不信,
别走近我,别进入我的身体,
腐烂的政治会从你开始。


夜走断桥
 
对风景的修复在于人潮退落后
在于夜,断桥,风微凉
不纠缠湖水。话语的鱼可以自由到长翅膀
自由到一种妩媚,然后
是小雨点,然后是我们的不紧不慢
前边是孤山,不是孤单
我们在一条木质长椅上坐下,只是坐一下
 
不远处有人在爱,他们和杨柳
比妖娆。用夜色,水色,荷色,剧情色
这时候,鼓噪来自身体
这时候想起情感是奢侈的,所以危险
惟一炫耀是,北山的灯很童话,像身边人的
质朴,让安静更安静。而时间走得快
抱别后,成水纹般细碎的远方

桃花传奇
 
半明半昧中,我不知道什么地方。
山涧,或迷宫?我晃荡着,
 
直到早晨醒来,雾和酒精消散。
我感到渴。我在湖边走着,桃花撩人。
 
我想起昨夜。湖水不沸腾,桃花掀动波浪,
掀动无边的红,冲动,嘴唇,闪电。
 
我伏下身子,给久违以宽慰,
我看见更大的海,在张开。
 
波浪在持续,起伏,
我的渴在持续,我张了张嘴,
 
几乎说出海水拍击,说出桃花是水性的,
它的蕊,它的花片。它危险,
 
我想起昨夜,我的进入,
我在山坡上的……我的渴,我的窒息。
 
我像传说中的入侵者,没来及制造传说,
——桃花,给我生活,不是传奇。


缘于山水
 
后来,滴水声消失了。路上
多了石阶。向上,越来越敞亮,
树杆的疤痕,像标记,
但不需要识别,从阴凉中醒来的
青春,缘你,缘于山水
迷人的腰身而勃动、淫荡。
 
后来,鸟叫声游荡于身体,
一些爱越过暗示,仿佛冰咖啡。
后来,黑暗从树荫下溜走,
出逃前的祈祷被替换成无所惧的野花,
在森林的波涛下开合、起伏。
自由,在这里弄出尖叫,几近恍惚。
 
后来,你就是香蜜草或色调。
怎么可能啊,似乎一昼夜,坟墓般的
世界渐次生出门窗、玻璃。
山水,它不是美人靠。
它是你的指甲,你的呼吸。
后来,我的眼睛因你的存在突然复明。


晨光
 
夜色消褪。突然,就退了。
晨光的枝蔓爬上你的脸,
给你生动。你的头发被吹散,
你动身,朝着预设的方向,却发现路没了,
——这多像生活中的答案。
这给冒险以借口。你说,攀岩吧,
冒险带来兴奋,就像闪电划过夜空。
你吹起口哨,然后笑了,
你说,没什么可怕的,世界始于奇迹。
你不屑于假设的生活,
你上路,树木晃动着,晨光有了色彩,
你像初夏的一股暖流,荡起风,
荡起衣袖——不是炫耀。
你听着一支叫心灵探险家的曲子,
在路上,你修订了时间,
你改变坐标、频率、焦点,到了,到了,
木房,水池,小路通向丛林,
一部电视接收器——不开也罢,
你说,身边的女人是最好的电视,
山的那边景色真的不同了,
你决定制作一期民刊——不是明信片,
记下它,记下心灵的叙述,
还有晨光,引导你为你变换出景象的晨光,
你对它喊:“亲爱……”


望花湖
 
起风之后,浪波
一再击砾石。草也湿得暧昧。
 
一只船左右摇摆,
恍若不识水性。撩人的是坡上的
 
野黄花,不能采也不想采。
我坐在白石上,看荡漾,
 
风吹乱发,雾遮远天,
一群人在闲散,两个嘴唇在爱,
 
丛林在阴影中比夜近。
鬼柳树、鬼圪针任人来去
 
梭罗说:“让钟去敲,孩子去哭,
下个决心,好好地过一天。”
 
这不是件容易事。风冷,
你拒绝暖衣,我也收敛不了眼神,
 
清水洗沙滩,石桥渡绣裙,
潮湿的4月12日下午,天微寒。

啄木鸟
 
它在啄食,从草窠
从冬天的荒芜里挑拣惊喜
空气里开始散发巧克力的味道
一切都安静极了。只剩下啄木鸟的
花纹冠,不住地开合……你说
“或许,它来自新疆的戈壁滩。”
那里,是鸟类的栖息地
你说,“我是梦游出来的一只。”
说这话时,风是凉的
我升起了车窗。啄木鸟还在草地上
冬花一样,发出空落落的嗓音
罩住孤单、以及未来
你说:“我不相信未来……”
我也看到了路桩,和涂抹的墙体广告
那又怎样呢。啄木鸟都飞过去了
以风速。而你的丝绸、你的冲动
你的舞呢?时间,有时是个坏分子
你穿越一次就打击它一次
像啄木鸟刺进树皮,然后去飞
我对你说,仅此,还不够


竹林赋

一只白蝶引诱光线,
引诱我进入惊惧。那儿
有废墟①,有阴影晃动。
或许,是鬼魅。
细碎的声音,像心跳,
落在林间空地上,
我被枝条拌了一下,有些
失声。我不知,这废墟
竟是一个人的隐居地,
据说,他是罪人。
我想不透,罪到底什么样。
罪,也许卑微,属于草生科;
也许像竹子,被植入时间
的深渊。而时间得了强迫症,
竹林一再瑟瑟。
罪,偷偷与山谷交换霞光。
罪豢养竹笋,还幻化
星火,一次次点冬天的穴。
这让灾难赋予传奇,
让阴影溃退,向空茫。
竹林间的光斑有略微的晃,
我有瞬间的恍惚,
一个人远去,一片竹,林立。
从黑暗到惊恐,再到坚韧,
哲学的光芒照射出未来主义。
 
①曾经有过房屋,住过一个右派。他移栽毛竹,成现在的竹林。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