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沈杰创作年表:一块块珍爱的婴儿化石在夜梦中被我吟诵         
沈杰创作年表:一块块珍爱的婴儿化石在夜梦中被我吟诵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787 更新时间:2011-5-27 16:13:12

沈杰创作年表:一块块珍爱的婴儿化石在夜梦中被我吟诵

沈洁

  1968年盛暑生于上海。当天,适逢被抄家,母亲独自一人去医院,祖父晚上喝醉酒去看他的长孙女,半路摔了一跤。童年在曹家渡叫作高家宅的弄堂里渡过── 一扇天窗从陈年的酱油瓶中升起,成了一只巨大的蘑菇,掩护着15平米三代人的隐私。
  1976-1979年,万航渡路第一小学女生,文艺骨干,穿母亲自制的芭蕾舞鞋,常常扮作一棵小葵花在太阳下旋转,还演过一只掉队的黄鹂鸟、一支散漫的绿蜡笔,去少年宫学跳“小山鹰”,被女同学暗讽为“白骨精”。没第一批戴上红领巾。父亲从第五织布厂图书馆搬回大量装订过的连环画和中外名著。“修棕绷磨剪刀弹棉花──” 在乡里人的吆喝中,三年级开始阅读外国长篇小说,记得第一本是《基督山伯爵》。咬指甲,作文经常受到表扬,语文老师说我“乱七八糟”的。被邻居认为太有主意,让自家的小孩远离我。
  1980-1983年,差半分没考上重点初中,就读上海沪西中学。一年后弟弟入同一学校,跳花坛被罚五元钱。获河北廊坊市举办的中学生作文比赛一等奖并收入某出版社作文选,另奖励一本《现代汉语词典》和五元钱。历任语文课代表,与文艺表演绝缘,不担任班干部,继续看小说,练笔的文章格调有点灰暗,不太合群,走路也不沿一条直线。
  1984-1986年,考进静安区重点五四中学。逃课去上海美术馆看法国250年绘画展览,妈妈弄来的票。收集油画册,兴趣小组活动讲解西方美术知识,在男生面前展示裸体女人,觉尴尬。与市西中学的几个女孩自组文学社,定期交流诗作。物理越来越抽象,高三终于卸了理化两个包袱。
  1986年,逼仄的空间,与人们太紧密的生活使我一直有一种想远离的冲动,我选择往南,考入深圳大学经济系财务专业。第一天即开始到部队军训,军装上身我更像女俘,讨厌把被子拍得像火柴盒。学校临海,教室分A、B座,两人一间宿舍,洗澡有隔门,水电费自理。甘蔗一捆捆搬进房间,体重增加,头发留长。
  1987年,西冲海边烧烤跳舞,粤语盈耳,王老吉降火。宿舍里用电炉炒菜聚餐,董酒珠江混着喝。蛇口海上世界看刘文正电影。春雷大雨中去食堂打工,做的肠粉不破皮,约好一起去的上海女孩一个赖床,一个受恋爱打击整天昏睡。大一暑假去九寨沟,在成都花七元买下一件人造棉连衣裙,印地安风格图案,感觉自己长得也像三毛。在学校书店买下《20世纪世界女诗人作品选》,喜欢西尔维亚•普拉斯、茨维塔耶娃、法鲁赫•法拉赫左得、伊迪斯•索德格朗的诗,反复读。在那些闷热的、雨后散发着海水和树脂味的晚上,几乎出于本能,我进入了诗歌初级练习阶段,写下第一首诗《悲伤的屋子》,早期多是女生腔的纯抒情带点小哀婉,未参加大学诗社。
  1988-1989年,用饭票买下等钱吃饭的北京女同学的一套《忏悔录》。偶然在校图书馆欣喜地借到薄薄的《索德格朗诗选》,感觉即使遭遇不幸生活,只要能写出这样的诗也值。买了《美国自白派诗选》、《恶之花》等诗集,完全不知道全国的诗歌活动在如火如荼。
  1990年大学毕业,集体户口无法直接留深圳,秋天回上海,在钟表研究所担任会计,中午走一分钟路就是繁华的南京路。攒假期去深圳。
  1991-1992年,调入深圳万信金融经济信息有限公司,公司出售股票机,一度垄断股票机市场,后任财务经理,与钱、数字和税务局打交道,过着一种远离诗歌的生活。
  1993年夏天,去巴音布鲁克草原的途中迷了路,汽油耗尽,在一个全是男人的小旅舍,八个女人怀揣上万现金,一夜惊恐。而远在千里,巨大的变故却已发生。
  1994年,阅读大学里买的外国诗集,重新提起诗笔。
  1995年春去图书馆查阅全国诗歌刊物地址,给《诗林》投稿,很快收到范震飚主编的鼓励信,并录用一组短诗。年底《诗林》在开卷大作上刊登了我的照片和《不会是母亲的女人》、《角度》等九首诗。
1996年,在《十月》《诗神》《诗歌报月刊》《飞天》等多种刊物发表诗歌、小说,其中较好的作品为《你持住我手的方式》《风的记忆》《当我的手交叉护住双肩》等,多以爱情题材为主。我的投稿经历出乎意料地顺利,我没有想过诗应该怎么写,夜深时那些诗句就开始泄露。初秋祖父病重、去世,两度回上海。
  1997年端午节到杭州参加《诗歌报月刊》举办的爱情诗大赛颁奖活动,《信物》等作品获一等奖。7月中旬在南方人所谓的虚岁三十的惊慌中,写下《给祖父》,后在《诗刊》发表,受到了不少朋友的赞赏。同年还写出《鸟像》、《终结之蝉》等比较好的作品,与先前的纯女性化风格已有所改变。去西藏,清早独自去布达拉宫前看着天慢慢揭开。
1998年元旦,去荆州博物馆看西汉男尸(后来又有意去了一次),同年写出《博物馆,与西汉男尸》、《冬鸦》等比较重要的作品,《透过白色窗帘》入选《1998中国诗歌年鉴》。偶然参加深圳当地的一些诗歌活动。
  1999-2003年,夏末回到生活的起点——上海,在上海改革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后任编辑部主任。开始进入比较自觉的诗歌写作阶段,不再完全凭着情感的冲动以及感觉和灵性来构筑文本,主要作品有《妇女日记第1137页》《高家宅》《我是一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等,散见《天涯》《星星》等公开刊物及《诗歌与人》《诗歌档案》等民刊。偶然得到一本直版的杜国清翻译的米沃什诗集,为之着迷。去宁夏、青海、甘肃等地,祈连山上的油菜花像壁画贴在高原的脊背上。第二次进入乌鲁木齐,在葡萄园酒家度过过一场维族女孩的摇篮礼。
  2004年,长诗《妇科病房》成为了继《博物馆,与西汉男尸》《妇女日记第1137页》《我是一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后个人诗歌写作中的另一个高点,获好评,初发于《新汉诗》2004卷。入选《中间代诗全集》《2004中国最佳诗歌》,另有诗歌及中篇小说刊于《小说界》《中国诗人》《诗选刊》等。参加《星星》“甲申风暴”诗歌大展等活动。去西欧两周。
  2005年以来在上海市体制改革研究所从事研究、行政工作。《妇科病房》继发于2005年的《人民文学》,被收入《1999-2005中国新诗金碟回放》《2004中国诗歌年选》《2005中国年度诗歌》等。《婴儿脸酒吧里的女人》等获《上海文学》诗歌奖项,收入《新锐诗歌》一书。《情色•卢浮水鸟》收于《2005中国最佳诗歌》。
  2006-2007年,去稻城,丰田吉普的左前胎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卡拉卡子山下整个飞走,近距离观看秃鹫的阴冷眼神。作品散见《红岩》《星星》《新汉诗》《红豆》“中国先锋女性诗歌”系列专辑等,并被收入《中国<星星>五十年诗选》《2007中国年度诗歌》《2007中国诗歌精选》等选本。接受采耳访谈。
    2008年,长诗《一周病历》刊于《十月》。时至今日,还有那么多地名在黑夜的梦中被我吟诵:茶卡、巴仑台、墨脱、者兔、蒙巴萨、马丘比丘、若羌……有些我已到过,有些继续在唇齿间发光,像藏着一块块珍爱的婴儿化石,在我身体内部。

  【原载《诗选刊》下半月刊2008年第1期】

附:沈杰《一周病历》


周日•烟花

潮乎乎的冬晨,年初五
清洁女工扒拢一堆烟花的焦红色碎屑
楼下那棵高些的广玉兰树
被绑起,人们围观,外来的脏小孩
满身烂菜叶味在树下跳动
尖叫,鼻头红通通的
他们用手在几棵野草间挖掘
隔年蟋蟀的尸身

周一•招呼

向我打招呼的是一些怪异的声波
竖长条或横长条们,当我

一睁眼,它们出现,不急
不缓,有时成单,有时两三结伴
刚刚从遥远的国度
而来,越过海岸和边境的一根天线

周二之一•立春

立春。摊开记录体温的表格
温度在降,感觉寒意。抖动
隔夜在夜市弄湿的衣服,打电话
给一些号码。单位的油漆味
还浓吗?年假
结束了。整个城市飘动
装修气味。外公
不记得我母亲
嫁给了谁。我5岁侄女
把手摸进狗嘴
她开始说大人话。基尼指数
高得离谱,像我腰上的
红点,更明显了
痛、痒、邪恶
慢慢弥散开去像一只嘴唇


周二之二•猫

早晨在去医院的途中
一只猫横在人行道上
黄白相间的毛皮,被自己的骨骼
戳穿,嘴边一滩粘液

中午在去医院的途中
发现它被搬到了一个小花坛
蚂蚁粘满它的脸,它的嘴
黄色眼珠中间的黑线开始自燃
似乎朝着我的这边

它想仰起头,几次,我觉得


周二之三•躲

躲在山后的乌云
形态各异,慢慢露出来,又
回去。碎布片。

我走山径,有几条,每条往上就是集市

是一个簇新城市的集市,在中国
我处于某个团体。广场空地上
一棵白腊梅树开着花
已是夏天,虽然

周三•布尔津

七年前,从布尔津坐班车
经过克拉玛依时我是一个旅行者

我的日志上有过一排排钻油机
在烈日下它们虚幻的样子
戈壁如同小石子
趴在地图的外面

我的行程的下一站——姑姑
她家平房,沉没在奎屯市番茄制品工厂
后面那一溜胡杨中

当建设兵团女兵的老姑姑
有一年回沪探亲,谈到
分离,苞谷,衰老
她撩起上衣给家里的女人们看
一对皱掉的乳房垂向肚脐

周四•小面容

那些死婴和受精卵
在黄昏从幽暗处浮上来
我拿走我的,瘪死了的胚囊
其他的属于我那些号啕的姐妹
她们和我一起捕捞
没有过神情的小小面容

一日深过一日,仿佛液体
一格又一格的刻度
淹没我们喉管

周五之一•帛画

去年冬天我把自己
挂在健身器械上,看上去
做各种动作像在受难

杨公堤的柳枝上,穿汉服的古人
老少的青壮的,倒悬着嬉戏
那是一幅帛画所描绘的

周五之二•没有

那个阴天我脸上淌着泪水
我还记得
我丈夫(陌生人样貌)
和他的好友都得了
癌(哪种癌症
不明),有一个黄昏
他回来,我看见
他垂死的脸色

后来有一天我和他相抱,似乎猥亵
我说我要做,他说他没办法
再后来世上的他没有了

电话线那头有小男孩在唱

周六•铁盒

我再次看到半年前我埋藏的铁盒
长方形锈迹斑斑,广玉兰树下
脏小孩们哇哇叫着打开盒盖

——我的芙蓉鸟还是
当时的样子,侧躺
只是羽毛的红色成了灰的
它的瞎掉多年的双眼
紧闭着,显得遥远

  
周日•提篮桥

父亲用手推车推奶奶去诊所理疗
股骨头坏死。半个世纪前
奶奶扯着少年我父亲
从曹家渡搭乘13路电车
车厢顶上两条铁辫子(夏季天牛
头上的打扮),车身破烂

车晃荡着,下车后沿东大名路拐弯就是
没有桥的“提篮桥”

他们送换洗衣服,送烟
——今天,礼拜日,我到这儿仰望
四五米高英式风格的黑色大铁门
他被囚禁的父亲我祖父
生前,在里面变得神秘

【《十月》2008年第1期】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