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秀薇娅·普拉斯诗选译 P…
美国诗人莫顿的一首小诗…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
更多内容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三) 戴玨/译         ★★★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三) 戴玨/译
作者:德妮丝·…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1d0fd30100awmn.html 点击数:2701 更新时间:2011-8-15 5:17:47   

模仿鸟中的模仿鸟

一只浅灰色的鸟
大概两只肥麻雀那么大,
跌落野地里,
很快变得扁平,只剩干瘪的
一团羽毛 -
而没人知道
这是他那一类的王子,
能手中的能手
会千千阙歌的贵族,
编曲精细,自信的幻像曲作者,
夜莺的对手。

注:
模仿鸟:又名嘲鸫或反舌鸟,以其能模仿其他鸟的声音的能力而著称。
 

仪式

白蜡树落下仅剩的几片干枯的、五月时生出的叶子,
赤裸裸地伫立于七月中旬。
当每天的坏消息流入下一天,
一种平稳的泛滥,
一株树之将死使之丧失了被哀悼的权利吗?
不 - 生命是不可分割的。而且这株树,
扎根在我的篱笆以外,不论
枝叶茂盛还是光秃秃,都一直是
我那窗中支撑天空的网。
它的树干或在幽暗处,它那高耸的冠冕
则在每个漫长日子里
暮天的微光中,
映耀金色 -
握住并抚摩
最后的那片光。

 

迫切的低语

或许那是地球绷紧的胸膛的咕隆声,
以往的热病令到她的肺部受了伤,而她正沉睡着 -

但地震仪并没有什么信息,
那水晶垂饰
垂直地悬挂在钩子上;

可是有时(我低语是因为
我说的是件可怕的事)
一丝细微的颤动从外部
传入我的骨头,

从我脚下的地面,
从这房子下面,从
公路和树木下面传上来:

一种安静的、柔和的、没人谈起过的颤抖,
就像一个捱打的小孩或一只被禁锢的动物
躺在那儿等候下一次抽打那样。

它来自地球自身,我跟你说,
地球自身。我低语
是因为我感到羞耻。大地不是我们的母亲吗?
不正是我们带给她
这种恐惧的吗?

 

缔造和平

一把声音从黑暗里呼唤,
       “诗人们应该带给我们
和平的想像,赶走严酷的丶常见的
灾难的想像。和平,不仅仅是
没有战争。”
            可是和平,就像一首诗,
并不存在于自己的前方,
在它形成以前无法去想像,
无法了解,除非
通过构成它的词语,
公正的语法
互助的句式。
       我们只能去感觉,
朦胧地察觉到一种节奏,
直至我们开始说出它的各种隐喻,
边说边学习。
      一行和平或许会出现
如果我们重新构造我们的生活不断塑造的那个句子,
废弃掉句中对利益和权力的再肯定,
置疑我们的基本需要,预留
长长的停顿...
       和平的韵律在那个不同的支点上
或能维持它重量上的平衡;和平,一种存在,
一种比战争更强烈的能量场,
也许会开始搏动,
一个诗节一个诗节地进入这个世界,
每一个生活的举动
都是其中某个词语,每个词语
都是其构成晶体的那些刻面上
光的一次振动。

“大海重复的姿态。”

整夜抚摩它青色的岸,
不厌其烦的,不厌其烦的,
坚定的言辞,总是缺乏
说服力,岩石不愿
变成卵石,经过日夜往复
世纪更替,卵石才
缩进了沙子,而沙子自身
最终挡住了大海的前路,
使之无法进入陆地,由泥沙形成的
一座岛。但尽管如此
这永夜以及我们生命中
所有的夜晚,大海依旧
抚摩它青色的岸,
不厌其烦的,不厌其烦的 -

注:
据作者自己的说法,诗的题目来自她阅读过程中看到的一个句子,诗的内容和原句的上下文并无联系。

女孩们

1 樱桃园

不是天真;是无知
令我们喋喋不休的嬉戏声提高。
这条果园小道是去村庄的捷径,
我们去那儿,有什么可干呢?
- 没什麽可买,
除了一把粘糖,
可我们已厌倦了那种口味。
没有怜悯,没有恶意,
我们从弯曲的树枝上
扯下光滑的红宝石,成双成三的石榴石
来装饰我们的耳朵,缠绕到我们的艾丽丝束发带里,
吞食。我们从弄脏的嘴里
吐出浅色的籽,或从拇指和另一手指
将它们弹向树端,
比松鸦嚷得还大声。我们很气愤
当那农夫出现
举起他的棍子叫喊。
我们这个行窃班子他可追不上。

2 葡萄园

后来,年纪大了些。我们受了苦 - 一点点。
当往南方的那条路变成了
传说中丰裕之田中间的
白色路,全无杂草,一行行
整齐地排列,我们两个,并没有
擅入那密层层的葡萄藤的冲动;
但最边上的果子我们仍认为
是应该属于我们的,随着露水消失
太阳升起,开斋。我们便睡在
空地上,星空下,度过那些夜晚。

不是一颗颗而是一连串地
我们将葡萄挤向嘴唇。
它们的粉衣归粉衣,
灰尘归灰尘,
那可是快乐的时光。
我们受了苦
只是一点点,虽然如此,- 我们的无知
只是变得稍弱。现在我们或许有点
天真了 - 我们不会问自己这个
要等到我们差不多老了再问。

十六岁时,我相信月光
能改变我,如果它愿意。
当月亮慢慢
横过没遮掩的窗格,
我会移动枕上
我的头,甚至移动我的床。

我要美丽,钢铁的
危险色泽,我的身躯要更瘦,
我苍白的脸更白。
我沐月光浴
勤勉如别人沐日光浴。
但月亮不笑的凝视
使我清醒。早晨,
我便面红恼怒。

只有在沉睡的黑夜
我梦的最多,淹没在井里,
然后平静地醒来,即使不美丽,
也会充满另种力量。

原载台湾《创世纪诗刊》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