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秀薇娅·普拉斯诗选译 P…
美国诗人莫顿的一首小诗…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
更多内容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二)戴玨/译         ★★★
德妮丝·勒富尔托夫诗选(二)戴玨/译
作者:德妮丝·…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1d0fd301000982.html 点击数:2526 更新时间:2011-8-15 5:17:03   

  搜索长生鸟
  
  翻阅褪色的手稿
  确保没有字词
  躺在那儿犯渴,流血,
  等待救援。不:
  未说清楚的
  及从未透露过的
  旧爱,凭一连串感知
  来扮演“塑像”而想出来的
  那些快乐时刻——
  它们无血可流。
  如果你希望找到
  灼黑的翎羽,闷烧的翅骨,
  并看到一缕唱着歌的火焰
  复燃,
  你得寻找
  那已成灰烬的巢。
  
  八月的黎明
  
  乌鸦在矮护墙边来回巡视。
  一条斑点鼻涕虫,饱尝了叶汁后,消失于日间。
  伸展着的褐色金链花豆荚,重述着
  六月金色的雨。
          室内,胆怯的千足虫
  在地下室的地板上踩着探戈的步子前行。
  我听见所有房间里的书
  在平静地呼吸,然后想起了多年前作的一个梦:
  我父亲——他所有的复杂性,玄妙的学识,
  孩子气的虚荣,宏大的智慧,善良,弱点,
  失败和信仰——在走过关卡重重的
  死亡隧道之後,变成了一朵玫瑰
         从前花园中常见的暗红色玫瑰。
  
  没有风。天空呈乳白色。零星的
  蓝色阴影
       像冰一样在融化。
  天会很热。
  不是阴影——是夜的痕迹。我的眼皮下
  感觉到了;在敞开的窗前
  深吸一口气后,拉下窗帘。
  这意味着,我对自己说,他让知识
           从他手中落下,
  不再需要了:现在他能化作他的精神,
    一直都存在的一朵,有很多花瓣的,芳香的,
  沐浴在阳光中的“快乐的傻玫瑰”。
             我回去睡觉
  仿佛回到了松林光滑的香气中,
  夜的最后那段
  在松针架子间
  那柔软的黑暗中
  恢复了。
  
  专注
  
  “我是一幅风景画,”他说道,
  “一幅野外风景画,并且是在那画中行走的一个人。
  那儿有吓人的悬崖,
  也有皆为褐色而各自
  使人安心的平原。但特别的是
  那儿有深坑,那些
  突然间令人感到恐怖,范围不大
  却又深得恶毒的地方。”
  “我知道,”她说。“当我启程
  走进去的时候,某个天气好的下午
  我可能会这样做,忘却了
  迟早我会走到
  有芦草和簇簇白花,或许是芸香,
  的地方,这些是沼泽区的标记,我知道
  那儿有泥坑,会把你拉下去,
  使你陷进冒泡的泥淖。”
  “小时候,”他告诉她,“我们有只老狗,
  一只好狗,很友善。不过他头上
  有块伤疤,如果你不经意
  碰到了,他会尖叫着跳起来
  咬你。他咬了一个小孩,
  结果他们把他送兽医那儿人道毁灭了。”
  “没人知道那伤疤在哪儿,”她说,
  “即使碰巧,也没人触摸它。
  它在我的风景画中,而且只有我,全神贯注地
  从自己的生活走出一条路,越过山岭,
  在我的林子中的青苔上睡觉的时候
  我自己冷不防碰一下,
  然后对着自己跳起来——”
  “——或及时地
  缩回去。”
       “没错,我们听过。
  伤疤并不恐怖,我们说的其实是痛苦:
  我们心中有些地方,就像你那只狗的瘀伤,
  永久地挫伤了,连时间
  也不能缓和,永远不能。”
  
  缺席者
  
  没有解释,日子
  在下落。
  
  春风
  在摇晃,摇晃着树木。
  
  一窝卵,
  一窝死亡。
  
  下落
  被抛弃。
  
  棕榈叶沙沙响,桉树
  蜕皮落花。没有解释。
  
  被监禁的花
  
  今晨,那试图冲
  过铁丝网,向阳的
  黎明之美
  给堵住了
       半开着。
  我将它小心地挪後点
  好看清楚它怎样开放,
  
  但是慢慢地,它终于
  放弃梦想。它的瓣
  有疤痕。
  我以前从未觉得自己是个
  狱卒。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