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奥列霞•尼古拉耶娃(1955-)诗选         
奥列霞•尼古拉耶娃(1955-)诗选
作者:外国诗歌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231 更新时间:2011/5/30 13:23:00   

奥列霞•尼古拉耶娃(1955-)诗选

译/晴朗李寒

诗人简介:



    奥列霞•尼古拉耶娃(Олеся Николаева)诗人,生于1955年。毕业于高尔基文学院,自1989年起在高尔基文学院教授诗歌写作技巧。出版有5本诗集,散文集和《当代文化与东正教》一书(1999年)。现居莫斯科。



《富有青年之诗》



我——是富有的青年,我却舍不得

告别以弗所的军刀,

带有红色带子的丝绒上衣,

以及帽子上的羽毛,坚硬的宝石戒指……



这种骄傲的气质挂在唇边,年轻的骑士

派头十足,高高骑坐在

马上,步态矫健,

留的络腮胡子,像滑动的轻盈的小船。



我的肌肉紧绷,淋巴跳动,

嗓音像竖琴,视力超过自然女神,

我拥有韵脚的镜子和上帝的馈赠——

光线,蜃景,掌声,热情!



我害怕泥土,那里有虫子在繁衍,

我害怕倾斜的残月,

我害怕血战,那里飞满自由自在的苍蝇,

和乞丐们那无形的沙皇的灵魂!



我把饰有佩带的军刀,

上衣,宝石戒指,环绕林荫道的池塘,

狩猎的号角,道路

献给陌生而又年轻的上帝!



我献给他年轻的眼睛,心脏,嗓音,

每一根任性鬈曲的头发……

甚至心灵,带着它剧毒的蜂蜜,

生命及黑暗入口上空布满星光的苍穹。



《三月》







三月。地下的钟。大炮酷热的

炮口,它宣布哀悼。平静日祷之灵魂。

仿佛于底片上——是救星皇帝本身:傲慢平民的

牺牲品。他苍白,无力……



啊,三月,三月!你躺在破旧的担架上,

你的天空——在多变而含糊的星光里。

在它们之下——我的灵魂,那派遣去的女孩,

她一路飞奔,呼吸着弑君的空气。







那放飞小鸟者在期限之前总是拘禁着它们。

仅在歌唱晃动的松林里才有用处,

还有这只在封冻的雪层上滑落的喜鹊,

穿着斋戒时的盛装。



你是否知道,我也这样,在这个礼拜我也这样,

徘徊于黑色的雪地里,——面对从身体两侧

到突然闪现在远方的任何一件事物

我都瞪圆眼睛。







啊,三月,三月!你准备把高者降低,把低者降得更低……

在世界的大洋里冰雪的城堡在融化。

脚印消失于混杂的人群,道路在积水里痉挛。

那破洞在你的口袋上。



当声势浩大的消融开始,春汛开始,

记忆的永久地层开始从原处松动,心灵的虚弱袒露:

平民百无聊赖,百姓劳累不堪,

而其他人——偏头痛,流感,沮丧,失神,淋巴结核……



Ⅳ 



啊,三月,三月!谁也不能把你冻结。已经不是时候:

支撑着天空的深渊,从战斗中获得高度:

你的顽强的乌鸦,喜鹊的后裔

挂在了一起:心灵哺养好它自己。



但是,驱赶冻僵的血液走在忧郁的大地上,

一切都胆战心惊,血液隐藏了自己,

万物突然从深处发出号叫:“我的上帝啊!”

于是,上帝走向它,会的!

《怪物》



你看,这座病态而又高傲的城市,罪恶的城市,

如同七个头的毒龙降临大地,

它从七个头中喷吐出诅咒和诽谤

自然还要把美女劫持去做奴役。

如果这头毒龙晃动脑袋,昏昏欲睡,

城市就会说胡话,折腾不止,城市就会剧烈颤抖。

当它醒来,那些头重又一个接一个地吼叫:

斜飞的大雪歪斜铺陈,倾斜的雨水,倾斜的草。

每个头都有好吵的舌头,每个头都有自己的法则,

而主要的头颅——竟不知道自己是条毒龙。



……我走向你,嘴唇立刻在我的面颊上

画上微笑,像远方的一叶轻舟,

像地平线,像一只海鸟和大写的字母“O”:

惊讶,欢跃,高兴,羞怯,喜悦!

但地下的声音说,它沙沙作响,充满不祥:

“他绝对不是真实的,他不会叫,不是活的!

在这个沉默寡言的修道士身上你找到什么?”

于是——微笑在忧伤的面孔上消隐。



……在这座城市里我知道长着四只脚的房子,

我认识戴着镣铐的侏儒,戴着珍珠串儿的叫花子

所以我清楚,他肩负重物与魔鬼谈论

进步,基督教,和灵魂的拯救。

我熟悉一个赌棍,他受到赏识;我了解一个奸细,他受到尊敬,

我懂得每次交谈中的这句“愿上帝宽恕”,

而我们的脚下晃动着脆弱的大地,

像破船上的甲板正在倾斜。

这头怪物在我们脚下醒来,统治了一切:

它舞动着脑袋,粗重地喘吸,凶恶地四处张望。



《秘密》



是呀,在玩捉迷藏,老鹰捉小鸡,甚至在玩魔法,玩棒球时,

玩夜莺强盗①,木头人,转轮圈儿,跳房子,玩小青蛙时

我的灵魂也在玩耍,她用球击打墙壁,向春天柏油路上的高处

猛烈进攻,它命令一个人:死吧,怪物说了,快跑,藏起来,绕过颠簸。



她说:在你们玩的这样那样的游戏中,我都站在新手一边。

她不停地追赶,抓人,从蒙住的眼睛里偷看,

碰一下手,用“救命棒” 敲打春天花园里的长椅,

从帽子中抽出“凡特”②,用各种嗓音发布命令……



但“秘密”,“秘密”是她最喜欢的游戏!

就是说——要挖好坑儿,采来花瓣,死蝴蝶,漂亮地摆好,

用碎玻璃压住,再撒上一层细土。合适的时候来临,

会领着一个人,让他挖开土,他便会惊叫,惊叫:多奇怪的东西!

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①夜莺强盗:俄罗斯童话人物,生活在穆罗姆城郊的密林中。城里住着的富翁穆尔麦茨,打败了夜莺强盗,把他装到袋子里带给了莫斯科大公。

②凡特:游戏的一种玩法,参加者每次失误,得受罚交出一件随身携带的物品,当作抵押,最终抓阄,抓到谁的“抵押品”,谁就得出一个节目赎回抵押。凡特。有时也指玩凡特游戏中的“抵押品”。



《“当那小提琴向你歌唱爱情时……”》



当那小提琴向你歌唱爱情时,对于我,却是死亡。这是男囚和女囚的城市,

你的金表在此奔跑,而我的却停止了,

就像睡梦中敞开衣襟两颊绯红的婴孩,

睡在不安的天鹅绒的被窝里。



他睡着——聆听礼拜日歌手们激昂的合唱。

他看见天使——却不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如何收住嘴唇。

他学会说话——却忘记了上天的灵魂,

他将倾听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小提琴,管风琴,小号……



《白桦与松树》



松树们洋洋得意地喧哗着,高谈阔论,传布神灵的启迪,揭露丑恶,

而白桦们低语着琐事,这个,那个,闲谈扯淡,烦闷无聊,

松树称他们是陌生河岸来的杂草……

每棵松树都感觉自己是上帝的杰作,能觉察上天的眼神,

而白桦——是当地无主的佛罗拉①的一部分,

它说,我是民族的象征,是阿尔法,欧米伽②!



松树为了和平准备牺牲和再生——绿色的树冠闪耀光芒。

而白桦——被运往集市,捆成炽热的笤帚赶往澡堂③:

随随便便,也不觉得吃亏。

松树在阳光下闪烁,月色里发出赭色光芒,朝霞中挺直深红的身躯。

而白桦们在白天苍白,在深夜发灰,他们每一句话

都是:“一天过去了——得啦。”



松树们被祝福成功,获得爱情——直到死亡!

而白桦们反复说,平凡地生活, 

成为普普通通的人,也需要勇气……

松树们与他们抬杠:“难道说——这就是所谓功绩?”

而白桦们回答:“应该像大家一样,像大家一样”……他们相互厌恶。

……所以在六月美好的夜晚我们都感到了不安。



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①佛罗拉:意大利的百花和青春女神。

② 阿尔法,欧米伽:希腊字母的最初和最末两上字母,代指全部,最主要的内容。

③俄罗斯人洗澡时喜欢用桦树枝捆成的小笤帚抽打全身。



《女人安静的抒情诗》



这是一首安静的女人的抒情诗,

她的安静只在这之前:

她会突然猛扑过来,冲上前去,

跳跃而起,挤向地面。

这是她打磨锋利长长的指甲,

涂红自己叛逆的嘴唇,

勇敢地卷起头发,

像弄断的线条——是她的眉毛。

眼泪与声调,痛楚的呻吟,抱怨,

诅咒恶劣的命运,

可怜的韵律——是蹩脚的流浪的

队列走向练兵场。



她那里有永恒的春天——带着诺言,

叶子枯黄的秋天。

有胜利的音符,临别时的自豪,

乐观的点点滴滴。

她是雄辩术,是歇斯底里,

是喧嚣的喧嚣:是时候了!

哦,多么危险的神经过敏者

带着游戏的灰色暗影。



厄洛斯①和托特②——害怕了,躲藏起来——

代替自己——派遣一对

双胞胎前来镇压——他们任性,渺小:

赌棍与小人。

你问——从哪来的这宇宙的

黑暗,谁的错?

这便是全部——安静的女人的抒情诗,

这是整个地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①厄洛斯:爱神,即罗马神话中的丘比特。

②托特:古埃及神话中的月神和智慧女神。



2006年5-6月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