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伊琳娜•叶尔玛科娃(1951—)诗选         
伊琳娜•叶尔玛科娃(1951—)诗选
作者:外国诗歌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443 更新时间:2011/5/30 13:23:03   

伊琳娜•叶尔玛科娃(1951—)诗选

译/晴朗李寒



诗人简介:



    伊琳娜•叶尔玛科娃(Ирина  Ермакова),1951年生于刻赤海峡。毕业于莫斯科运输工程师学院“桥梁与隧道”专业。诗人,翻译家,随笔作家。作品多刊于《新世界》、《旗》、《十月》、《各民族友谊》、《阿里翁》等杂志及其他出版物。出版有四本诗集,著有关于文学神秘主义的文章,参加过多种国际诗歌节和诗歌大会。《阿里翁》、《十月》杂志奖和“莫斯科肖特奖”小奖的获得者。诗歌被译为英语、德语、法语、波兰语、罗马尼亚语、马其顿语、保加利亚语等语言。现居莫斯科市。



《给奥德修斯的摇篮曲》



他说:我的小姑娘,可怜的佩涅洛佩*,

当我游手好闲时,你已满面沧桑,

冰雪覆盖亚美利加,碎玻璃撒满欧罗巴,

在这里,只有在这里,鲜活的世纪在你腿边激荡。



亲爱的,当你东游西荡,三叶草到处生长,

粉红发黏的三叶草,刺激人的心形叶片,

空闲时我纺线织布,绣出细小的三叶草,

我用三叶草给你熬制苦涩的长寿汤。



喝吧,浪游的船向着南方就要靠岸,

喝吧,未婚夫们都已死光,大海也平息了风浪,

喝吧,儿子们已长大成人,他们——要封锁亚美利加,

喝吧,天空退色,喝吧,奥德修斯,喝吧!



梦境的波浪向你献媚,花瓣折叠如扇,

三叶草的酒杯中漂浮的祖国边境消隐——

甜蜜的,就像关于忠贞的神话,三叶草的芳香弥散,

喝吧,别吝惜,喝吧,我的亲爱,我先前的爱人。



―――――――――――――――――――――

译者注:*佩涅洛佩,希腊神话中奥德修斯的妻子,是忠贞妻子的象征。



《沉没》



乐队在航行中演奏——大地空了出来

陆地在海底 演奏到底吧 就像我活着一样演奏

让所有乐器齐鸣——灼伤节拍 低音号嘶哑

它们排成横队行进 钟表也乱了套



这乐队不为任何人演奏 只是为了演奏

沿它的鼓面涌动着波浪之矾

指挥清澈而安静 他的眼睛——像云母

钟表冲刷掉滴答之声 漂向永远



小号们演奏得多么出色 演奏吧 为了那亲爱的黑死病

指挥的燕尾服膨胀 蝴蝶结也已浸湿了

重水

从乐谱上跳下小鬼儿,长笛充满汁水

萨克斯缠着海草,大章鱼抱着低音提琴

乐队像生前一样演奏 钟表飘荡呀飘荡

它们向着朝霞汹涌——沸腾的孔雀石

每颗水珠中,每个气泡里,是欲望咝咝作响



每一个阳光的瞳孔里燃烧琥珀之光

演奏吧——我像鱼一样对你说

演奏吧 我的爱人 演奏吧哪怕只有一次

要知道我在水底看得清楚

这便是全部生活

这是全部的爵士

这是全部的宁静



《生日快乐》*



感觉好像已习惯这一时刻

只是我仍像第一次那般激动

每次我都是这样异常激动

当我22岁的时候



我独自坐在黑暗和恐惧中

地板上洒满白色羽毛一切都正常

大脑中是小蜻蜓 怀抱里是癞蛤蟆

牛虻在暖气片上飞翔 盘旋

我像波斯人一样坐着,清楚地知道

什么也不会发生 不可能再发生

任何事情

那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

因为我疯狂地爱着他们



啊哈多么好的周年呀他们说

啊哈你多么讨人喜爱他们说

一切都蒸腾欢叫,一切都打开了

我们的节日我们的节日我们的节日在燃烧



我的亲爱我的至爱



最好让我拥抱他们,怜爱他们

他们同样祝福我

他们都想爱怜我

因为他们也疯狂地喜欢我



我这样拥抱他们,不让任何人发现

不知为什么今天我亲爱的人们没有来

围绕灯光的只有烧焦的羽毛

即便如此在这里都同样令人满足



我们分散于各处生活,我们幸福地活着

没有疲倦和忧伤

每次都生活在爱情和异常的喜悦中

当我22岁的时候

―――――――――――――――――――――――――

译者注:原诗题目为英语Happy Birthday。



《绑架》



簇起眉头,奔向那团红色

为了那个身穿短上衣的小姐:

女伴们的尖叫,被践踏的花束——

惊慌而苍白的石竹花,

天神们的狩猎如火如荼,我的亲爱。



野生茴香的丛林慢慢变小,

祖国的海岸渐渐暗淡——

这被偷走的年轻的欧罗巴

抓紧那被汗水浸透的牛犄角。



在宙斯突起的背上她不害怕,

我们只是漂游——永不停息:

缤纷的浪花,白色的泡沫,

伟大而辽阔的水面,

笑声,裙子的红帆,彩带飘扬,

永远汹涌的波浪,——

大陆向着她的双脚蠕动,

看见了,她是在微笑?



多么深不见底,我的亲爱,在我们下面!

海星扇动着鳍,

鱼儿像鸟群匆匆飞来飞去,

稠李树于海底绽放,

章鱼的触手殷勤地

几乎触碰到四只牛蹄,

那深处的颜色——绿色-黑色-蓝色——

她用征服的光线把一切射穿。



在那里,雷神,在大海彼岸,在南方,

那里有寒冷,有温情的上帝,

抢吧,她给你的裙子别上花结

套上丝绸的缰绳。



上帝的命运——是忧郁地耕耘,哞哞几声,

双角在畜栏里晃动,把欲望精心养育。

啊,你,我的亲爱,最好认真考虑一下,

再去偷窃些什么东西。





《“你从冰层破碎声中醒来……”》



你从冰层破碎声中醒来

在惘然若失的寂静中:

李白那奇妙的粉红色桃花

绽放于你的窗前

并轻轻遮掩,它突然闪烁,不动声色,

脊背贴近窗玻璃。

琳琳,——铁硬的严寒在鸣叫

像定好调的锯子。

琳琳,它憋住气,沉下底去

水流在大地的边缘,

在天津桥下拍打着尾巴

  游向千里万里。

琳琳,面容枯黄地走进来,贪婪地

  上牙敲打下牙,冰雪连着冰雪

而深夜透明,像黑色的丝绸,——

  向着全天下伸展生长。

而天空——是我们的,那快乐——也是我们的,

  我们的事情很清楚:

你于清晨醒来——像新绽的花朵

  而锯子在啃噬着根部。



《“看那些节日就要来临……”》



看那些节日就要来临,如同诗人所保证。

面团在膨胀,葡萄干已泡好,人们准备着美食佳肴,

在发污的窗子里,仿佛记忆,为冬天冻结在一起的光线

蒙上了水珠,它歌唱着,在莫斯科王国的边界



没有,什么也不缺少,然而它的疆域——大得不得了

请大口喝酒,从随便一条水沟直到纳霍德卡。

在岗哨辽阔的空间 春天和肉体复活

累进的精神里是劣质白酒和温情的嫩芽。



故乡的气息朦胧,泪水充盈,升腾向上

沿着天空的铁罐,飘动着,铃儿一样作响:

圣星期四把窗子擦拭得直至透明

在九个时区纵向闪烁。



我们众人——都是上帝的露水,给异己,不是愚蠢,就是死亡,

我们期待着节日,课间休息,领取工资,回信

我们探着身子,踮起脚尖,用去年干燥的旧报纸

把玻璃擦拭得透明瓦亮



节日临近,太阳眼见加快了速度

从楚科奇穿越亚纳河和勒拿河,在日落前

抵达贝加尔河,从伊尔库茨克到库尔干,萨马拉,

翻越伏尔加河,抵达莫斯科,再从彼得堡到加里宁格勒。



站累了的国家斟上美酒 开怀畅饮,

摆放好桌子和手风琴,杯盘也叮当作响,

公用的空气辽阔 玻璃般擦洗得通红

变换着,就像复活节的奇迹闪耀明亮。



《实现愿望》



我呼出烟气。我化作呼吸。

飞快在背后沿土堆爬动

烟卷儿。愿望的视野。南方。

黑暗清脆作响,隐藏于毛孔,

鹅卵石在脚下轰炸听觉。



第十四个刹住车。他来了。

波浪跑开,重又溅起水花。

喀布尔人敲打着,摇撼防波堤。

穿着粘在身上的裙子,我站在天空下,

大脑嗡嗡作响,如青铜之锅。



我猛然挥手——火花儿向着苍穹疾飞,

它们沾满了穹顶,汇入星群

抖动着,准备飞离而去,

它们咝咝作响:无论何时什么都不会晚。

第九十五个雷雨之日呼啸着,

浪涛撕毁木桩林立的空网。



第四十一个拖着燃烧的尾巴,

鹅卵石的尖叫陷入鸣蝉的合唱,

这最后一个丁当作响,带走了所有人,

我独自跪在海水里,

愿望的黑色拱门因星辰而膨胀。



那弱小的掉队了——无处可去,

它旋转着八字形,试着点燃:

一场空!你看,那也是一颗星星,

要是盲目的漂浮着多好呀

在地平线上穿过红色的电线,



那里已爆出火花,破碎的黑暗,

在铁质的天空驱逐黑夜,

那是十七和三十七梯队。

在边缘发出轰鸣,深渊倾斜,

凶猛一击——将它弄醒。一切还于一切。





2006年7月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