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曼德尔施塔姆:《失眠 荷…
六位证人背后的真相——…
[朗诵]列宁格勒——曼德…
曼德尔施塔姆诗二十六首…
曼德尔施塔姆诗集《贝壳…
曼德尔施塔姆诗三十首(…
更多内容
曼德尔施塔姆诗十五首(黄灿然/译)         ★★★
曼德尔施塔姆诗十五首(黄灿然/译)
作者:曼德尔施… 文章来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6772497/ 点击数:3071 更新时间:2011-9-29 9:02:43   


  我奉献生命的诗歌精神


我奉献生命的诗歌精神
那先知式的呼吸呵,
你触到什么样的心灵,
你听到什么样的消息?

或者,你被旋律抛弃
更甚于沙滩中歌唱的贝壳?
它们的美丽球体,不为生者打开,
只让他们看到轮廓。

1909


  啊,天空,天空,我将梦见你

啊,天空,天空,我将梦见你!
你不可以变得这样盲目,
日子不可以这样像一张白纸燃烧:
冒一点烟,剩一点灰烬!

1911


  我冷得

我冷得直打寒战——
我想要麻木!
但是天空与黄金共舞——
它命令我歌唱。

1912



  为永恒而活

为永恒而活的人少而又少,
但是如果你只关心某些瞬间的事物
你的命运就会成为恐惧,你的屋子就会不稳!

1912


  我在屋外的黑暗中

我在屋外的黑暗中洗脸,
天空燃烧着粗糙的星星,
而星光,斧刃上的盐。
寒冷溢出水桶。

大门锁着,
大地阴森如其良心。
我想他们哪里也找不到
比真理更干净的画布。

星盐在水桶里溶化,
冻水渐渐变黑,
死亡更纯粹,不幸更咸,
大地更移近真理和恐惧。

1921

  我的野兽,我的年代

我的野兽,我的年代,谁可以
凝视你的眼睛?
谁可以用他的血
把两个世纪的脊背黏在一起?
血这创造者从
地上万物的喉咙喷射而出。
那逢迎者已经战栗在
未来日子的门槛。

血这创造者从
地上万物的喉咙喷射而出
把海骨的热沙抛到海滩上
像一条燃烧的鱼;
从高处的鸟巢,
从天空的湿块倾泻而下,
倾泻而下,胡乱地
落到你的死亡伤口上。

只有长笛所溶化的一片金属
能把一串串日子连接起来
直到一个时代破牢笼而出,
世界焕然一新。
这年代正带着人类的忧伤
把浪潮震荡成
金色的节拍,而一只小毒蛇
在草丛中呼吸着应和。

萌芽将会继续膨胀,
绿色的疯长将会爆炸,
但你的脊骨已被粉碎,
我辉煌的无主物,我的年代。
残忍而虚弱,你将带着
愚蠢的微笑回顾:
一只曾经会跑的野兽
盯着它自已的足迹。

1923


  列宁格勒

我回到我的城市,熟悉犹如泪水,
犹如我的纤维,犹如我童年膨胀的腺。

你回来了——那么尽快吞下
列宁格勒河边街灯的鱼肝油。

尽量认识这个十月的日子,
它里面蛋黄混着凶险的焦油。

彼得堡!我还不想死——还不!
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彼得堡!我还有一本地址簿,
通过它我将听到死者的声音。

我住在一个后楼梯上,那撕裂
肉体的门铃就响在我的太阳穴。

抚弄铁镣似的铮铮响的门链,
我彻夜未眠,期待那些亲爱的客人。①

1930

①“亲爱的客人”是警察的委婉词。——译注


  不要吐一个字

不要向一个灵魂吐一个字。
忘掉你见到的,
鸟、老妇、监狱,
和其他一切。

否则破晓时分
你刚张口
就会像松针
开始颤抖。

你将回忆乡间小屋的黄蜂,
小孩沾着墨水的铅笔盒,
或你从未采摘的
森林里的蓝色酱果。

1930

  狼

我放弃我在先辈们宴筵上的席位,
失去我的欢笑和荣誉,
为了未来世代能够有嘹亮行为,
为了部族能够高贵。

这猎狼狗的年代扑在我肩上,
但我的血不是狼的血,
那就干脆像塞帽子一样把我塞入
西伯利亚荒原那毛皮外衣的袖里:

这样我就看不到瓦砾或雪泥,
或车轮下血淋淋的骨头,
这样就只有北极蓝狐彻夜
以它们原始的美丽照耀我。

把我带进叶尼塞河缓缓流动
和松树伸展向星星的夜里;
我的血不是狼的血——
杀我的,只能是我同类。

1931

  我也想对着世界

我也想对着世界多惊奇一会儿,
还有儿童和雪。
但微笑像一条道路——不能佯装,
它不服从,不是奴隶。

1936


  你消瘦的双肩

你消瘦的双肩是用来被鞭子抽红的,
用来被鞭子抽红,在严寒中闪烁火焰。

你孩子的手指是用来解开镣铐的,
用来解开镣铐,和用来结绳。

你温柔的脚底是用来走在碎玻璃上的,
用来走在碎玻璃上,踏过淌血的沙。

而我是用来像一支为你点亮的黑蜡烛那样燃烧的,
用来像一支不敢祈祷的黑蜡烛那样燃烧。

1936

  剥夺了我的

剥夺了我的四海,我的远走和高飞,
只允许我踟蹰在暴烈的大地上,
你得到什么?一个辉煌的结果:
你不能停止我双唇翕动。

1935

  你还活着

你还活着,还不是孤身一人——
她还在你身边,虽然两手空空;
一阵欢乐穿过浓雾和饥饿和飞雪
跨越辽阔的平原直达你俩。

丰饶的贫乏,帝王般的穷困!
在其中平静地生活,日子安宁。
幸福的是这些白天,这些夜晚,
纯真的是那劳动者的歌唱的甜蜜。

悲惨的是那被自己的影子吓退像被狗
追赶的人,双膝遭一阵风收割,
而可怜的是那一身生命的破烂的人
乞求一个影子的施恩。

1937


  要是我们的对头来抓我

要是我们的对头来抓我,
谁也不跟我说话;
要是他们没收整个世界——
呼吸和开门的权利,
肯定存在将继续存在,肯定人民
会像法官那样作出裁判的权利;
要是他们敢把我当畜牲看待,
把我的食物扔到地面上——
我将不会沉默或麻木我的痛苦,
而是写下我想写的,
并给我的声音套上十头牛的轭,
在黑暗中犁动我的手,
然后伏倒在丰收的全部重量下……

1937


  人 头

积聚如山的人头走向远方。
我在那里变小,他们再也不会注意我了;
但在被深爱的书籍和儿童游戏里,
我将升起来说太阳在照耀。

1936-1937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