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尼娜·凯瑟(Nina Cassian)诗选         
尼娜·凯瑟(Nina Cassian)诗选
作者:尼娜·凯…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201 更新时间:2011-5-30 13:28:32   

尼娜·凯瑟(1924— ),十五岁出版第一部诗集,也是一位散文作家、音乐家、儿童故事作家、翻译家。凯瑟的诗具有明显的超现实主义色彩,致力于探究深邃的个人经验,想象奇特。

我离开这些墙壁 其他的生命 兔子 歌唱与吠叫 年轻的吸血鬼 然后 思春期 吻 记得


------------------------------------------------------------

我离开这些墙壁


我离开这些墙壁
上面涂满了我的血迹——
那是一场残忍的屠杀。
此刻我飞过城市的上空
并不象一位夏加尔新娘
她的身旁是她的新郎,那位小提琴家
而我却象一个带翅膀的恶梦
带着整部羽毛肮脏的传记。

我或许早该离开,
在被孤独扼杀之前,
被伐人者的斧头胡乱砍伐之前,
让食人肉者吸掉脑髓之前,
我或许——
但是谁知道忍受的界线?
我们等待,我们始终等待,
日子匆匆走远,生命飞速离去;
黑色蠕虫挖掘它们的通道
在我们的骨头里:在我们的眼睛中
白天的牛奶已经变酸
我们的舌头肿胀象一只爱责骂的软体动物

但是看哪,我已经离开那所大屠杀的房子
现在我是一只恶梦之鸟;
每个人听到我的翅膀的声音,
没有人能认出我。

(崔卫平译)


------------------------------------------------------------

其他的生命


我随意写下的几乎全部
都来威胁我。
我称呼一只海鸥
它的影子便来覆盖我,
它嘴巴的阴影穿过我的头颅,
一种血腥的幻影在我脸上流淌。
我说"饥渴"或"再见",
"饥渴"便溢满我的眼眶
熔化我的腑脏
至于"再见"
它将我的爱连根拔起
张开我的手臂
结果每件事都滑落在地

书写它们,我想让它们自由
但是他们仅仅知道怎样去捕获和吞咽
只有当嗜杀时它们才感到解放
它们也不相信诗中其他的生命

(崔卫平译)


------------------------------------------------------------

兔子

兔子
发明了那种尖叫
诱使捕猎者的同情
尽管猎人或狗
从未被吓退
不去捏住它的身体
象捏住一只皮手套
带着刚才的体温

兔子
仅仅发明了那种尖叫
(远比它的思索来得大胆)
来面对死亡

兔子
它的剧烈而滑稽的尖叫
是它关于庄严的唯一概念

(崔卫平译)


------------------------------------------------------------

歌唱与吠叫


他睡在我床上像一只巨大的蜥蜴,他说。
他说了很多。

他,像蜂窝般,充满了金黄色泽,嗡嗡鸣响,会刺人的话语。
我用话语回答--它们结合,离异,又复合,
它们互吻,互咬,它们歌唱又吠叫。

他说︰我不举重,
我举你的乳房,直到精疲力竭,销魂狂喜。
他擅于言词
以及举乳。

相信我的话。


------------------------------------------------------------

年轻的吸血鬼


最初,羞怯地,他的身体缠绕着
我的脖子,以旋律美妙的涡形花样,
如是我整个脖子包裹在
那旋律的手镯里,
而我几乎屈身于他斜眼、
三角形的丑陋的头
以及他脆弱骨头之声。

接着,咬第一口,
我感觉巨大的舒慰。
我的血液搏动,跃跃欲奔,
而后薄化,进入陌生的咽喉。
它的颜色变得更纯
而我愈掏愈空,彷佛在涤罪。

之后,我变得极薄,
鼓翼者紧坐在我脖子上
啜饮,啜饮着我。
他的翅膀愈摇愈放肆,
他的眼睛燃烧如两个字母
--但我不敢逼近阅读。


------------------------------------------------------------

然后


首先听到乌鸦。
然后野鸽。
然后有人清洗,扭拧
便宜的地毯,水滴落
水槽里。然后
车轮的尖叫声。
倾斜的风。然后
扫把低语。海
拖曳着。你听到
午后天空之门
平滑地旋转开。
叶子开始冗长的
旅行。你听到
睡眠之鸟。也许还有
猫之行走,小猫
在她嘴里,当她穿过背景。
再来又是鸽子。然后
水滴落水槽。然后
遥远的海。然后
秋天。


------------------------------------------------------------

思春期


独自在空荡荡的海边。
我裸立于孤寂的沙滩,
海裸体而空虚。

一具龙形风筝飞过,
有着黑头红眼睛,呢喃着
黑红的纸的语言。

独独他见到我何等的赤裸,
又红又黑在夏日的掌中--
而他遁入阳光,为了遗忘


------------------------------------------------------------


我们吻过几百次,几千次--
甚至几万次--谁晓得!
我从来没算过我们的吻︰
我的果实,松鼠,康乃馨,
河流--我的刀子!
我可以在你的嘴上睡觉,做梦,
在那儿歌唱,死去,
一遍又一遍;
那张嘴是深深的港,
是长途跋涉后落脚过夜之处,
已经到达了,却依旧渴望走向它……

它们是战争--我们的吻--
沉重,迟缓,损失惨烈,
血,声音,记忆全都参与其中。
噢,我多嫉妒你喝的水,
你说的话--
你蓝色的叹息……
嫉妒我们嘴巴
不公平的分离!


------------------------------------------------------------

记得


你已忘了我吗?
我该忘记你吗?
我无法
将记忆从我身上剥掉。
我仍然贪求痛苦。
我为什么要让遗忘--
像虚有其表的膏油--
治疗我善吸收、善放射、易惊恐的细胞?

我需要你身体的权威,
像墓碑般压在我身上,
活埋我吧!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