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抒…
(法)兰波:牧神的头 …
更多内容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灵光集》         ★★★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灵光集》
作者:兰波 文章来源:http://shiku.org/ 点击数:4850 更新时间:2012-8-13 20:55:17   

洪水之后



    关于洪水的观念一经淡薄,
    就有一只兔子在岩黄芪和铃铛花摇曳着的花丛中停
步站立,从蛛网下对着天上长虹虔诚祈祷。
    啊!珍奇的宝石隐没不见——花卉却在张目探望。
    在污秽的大街上,摊头纷纷摆开,因此有人对着那
像版画上画的层层海浪上小船瞄准射击。
    在蓝胡子家里,鲜血在流,——在屠宰场,——在
马戏场里,上帝的印记把马戏场所有窗口染成一色惨白。
血在涌流,奶水也在流泻。
    海狸在修筑巢穴。北方小咖啡馆里“玛扎格朗”热
气腾腾香气四溢。
    大宅水汽蒙蒙,开着许多玻璃窗,在这座家宅里,
服丧戴孝的幼子凝视一幅幅不可思议的挂像。
    一扇大门砰然推开,在小村镇广场上,还有一个小
孩在转动着手臂,风雹雨雪大作,风信旗和各处钟楼上
风信鸡也随着转动不息。
    某某某夫人在阿尔卑斯群山中安放了一架大钢琴。
大教堂十万座祭坛前大弥撒和初领圣体仪式正在举行。
    沙漠商队开拔远去。在地极白冰与黑夜混沌中,
“辉煌大厦”拔地升起。
    此后,月神就听到百里香的沙漠上豺狼幽幽长嚎——
还有果树园中踏着木鞋唱起猪叫般的牧歌。后釆,紫色
大乔木林抽芽生长,“圣体”对我宣告:春天已经降临。
    ——池水,幽暗无声,——浊浪,冲上桥梁,淹没
林地;——黑毯和管风琴,——闪电和雷鸣,——冲上
来,冲过来;——大水与悲愁,来吧,大洪水来吧,冲
过来,冲上来。
    因为自从洪水消退之后,——啊!珍奇宝石深埋地
下渺无踪迹,百花盛开怒放!——可恼可厌!还有女王,
女巫,在土钵里燃起她那一钵红炭,她之所知、我们所
不知,她是再也不愿详尽说给我们听了。
                 王道乾译

童年



    Ⅰ

    这个黄毛黑眼睛的宠儿,没有父母,没有家园,比
墨西哥与佛拉芒人的传说更高贵,他的领地是青青野草,
悠悠碧天,他在海滩上奔跑,无船的波浪曾以凶悍的希
腊人、斯拉夫人和克尔特人的名义为海滩命名。
    来到森林边缘,——梦中的花朵“叮当”闪亮,——
橘色嘴唇的姑娘,跪在浸润牧场的洪水之中,彩虹,花
草和大海在她身上投下阴影,绐她赤裸的身体披上青衣。
    女人们在海滩上闲逛,女孩们和身材高大的姑娘在
青灰的泡沫间黝黑放光,宝石散落在解冻的花园与丛林
的沃土之上,——年轻的母亲和大姐姐们眼含朝圣者的
目光,苏丹王后和雍荣华贵的公主们步履翩跹,还有外
国小姑娘和含着淡淡哀愁的女人。
    多烦愁,满眼尽是“亲近的身体”和“亲切的心”!

    Ⅱ

    是她,玫瑰丛中死去的女孩。——巳故的年轻妈妈
走下台阶。——表弟的四轮马车在沙地里吱吱作响。——
小弟弟——(他在印度!)在那里,面对夕阳,站在开
满石竹花的牧场上。——而老人们,已埋在紫罗兰盛开
的城墙下。
    蜂群般的落叶围绕着将军的故居。他们正在南方。
——沿着红色的道路,人们来到空空的客栈。城堡已出
售;百叶窗松散、凌乱。——神甫想必已拿走了教堂的
钥匙。——公园四周,守卫的住所已空无一人,篱笆高
耸,只见颤动的树尖。况且里面也没什么景致。
    草原延伸到没有公鸡,没有铁砧的乡村。拉开闸门。
噢!基督受难的荒野,沙漠上的磨坊,群岛与草垛!

    神奇的花朵嗡嗡作响,斜坡摇晃。传说中的野兽优
雅地游走。乌云堆积在热泪汇聚的永恒海空。

    Ⅲ

    林中有一只鸟,它的歌声使你驻足,使你脸红。

    有一口钟从不鸣响。

    有一片沼泽藏着白野兽的洞。

    有一座教堂沉落又升起一片湖泊。

    有一辆被弃的小车披着饰带,顺着林间小路滑落。

    有一群装扮好的小演员穿过丛林边缘的大路。

    有一个结局:当你饥渴,便有人将你驱逐。

    Ⅳ

    我是那圣徒,在空地上祈祷——就像温顺的动物埋
头吃草,直到巴勒斯坦海滨。

    我是那智者,坐在阴暗的椅子上。树枝和雨点,投
在书房的窗上。

    我是那行旅者,走在密林间的大路上;水闸的喧哗,
覆盖了我的脚步。我长久地凝望着落日倾泻的忧郁金流。

    我会是一个弃儿,被抛在茫茫沧海的堤岸;或是一
位赶车的小马夫,额头碰到苍天。

    小路崎岖,山岗覆盖着灌木。空气凝固。飞鸟与清
泉远在天边!再往前走,想必就到了世界尽头。

    ⅴ

    最终,租给我一间坟墓吧,用石灰涂白,镶一道凸
出的水泥线,——深藏地下。

    我静伏案前,灯光映照着我痴痴重读的报纸和乏味
的书籍。

    我的地下沙龙的头顶有一片辽阔的间距,房屋像植
物一样生长,雾锁重楼。污泥黑红,魔幻的城市,无尽
的夜色!
    低处滴水,四周惟有土地的厚重。或许是天渊、火
井?或许是月亮与彗星,海洋和神话在此相逢?
    苦涩之时,我想象着蓝宝石与金属球。我是沉默的
主人。为什么在苍穹的一角,会出现一扇灰白的窗口?
                  王以培译


古代艺术



    忧雅的牧神潘的爱子!你的桂冠点鞭着鲜花、浆果,
眼睛如转动的水晶球。你的脸颊凹陷,沾着棕色美酒,
皓齿熠熠闪烁。你的胸膛像一把齐特拉琴,在你金色的
手臂间流动着叮咚的乐音。你的心在双性的腹中跳跃。
走吧,趁着夜色,轻柔地迈开双腿,一步、两步,右腿、
左腿。
                 王以培译


轻歌曼舞



    迎着飞雪,伫立着一位高挑美人。随着死神的呼啸
与低沉的乐音,这美好的身躯像个幽灵,上升、扩展、
颤动;猩红与乌黑的伤口在高贵的身上闪烁。——纯洁
的生命色彩逐渐加深,跳跃,在视觉的舞台上旋转。——
战栗、升腾、沉吟,舞中生出的狂热风姿承担着死亡的
哀鸣,沙哑的乐音似乎来自我们身后遥远的世界,扑向
我们美的母亲,——她后退两步,亭亭玉立。噢!我们
的骨骼换了一副爱的身躯。

    噢,灰白的笑剧、鬃丝的袖领,水晶的手臂!那门
大炮,我真想击出自己,投入飘渺的清风与丛林间的混
战!
                 王以培译

生命



    Ⅰ

    噢!圣地宽阔的林荫大道,庙宇的平台!那个教我
谚语的婆罗门他怎么样了?从那时起,我还在那里看见
那些老妇人!我回忆着那银色时光,阳光洒向河流,乡
村之手搁在我肩上,而我们的爱抚站在种满胡椒的平原。
——流放至此,我拥有了可以上演所有戏剧文学名著的
舞台。我会指给你看你闻所未闻的财富。我审视了你从
前发现财宝的历史,我翻开了新的一页!我的智慧像混
沌一样受到轻蔑。而在你们所期待的呆滞旁边,我的虚
无又算得了什么?

    Ⅱ

    我是个发明家,与以往的任何发明家截然不同:也
是个音乐家,发现了某种东西类似爱情的钥匙。此刻,
我是阴忧天空下酸涩的田野上的一名绅士,试图通过回
忆来感动自己:我想起自己当乞丐的童年,做学徒工,
穿着木屐进门,一次次的论争,五六个鳏夫、寡妇,几
次婚礼因为我头脑固执不能融入同伴们的欢乐。我并不
因为我的神圣欢乐已经衰竭而感到惋惜:阴忧的空气与
酸涩的田野强劲地哺育了我残忍的怀疑主义。可由于此
后怀疑主义一直不能发挥作用,我于是又陷入一种新的
不幸,——等待着自己变成一个恶毒的疯子。

    Ⅲ

    十二岁那年我被关在谷仓里,于是我了解了世界,
我给人间喜剧画上了彩图。在一间地窖里我掌握了历史。
在节日之夜的北方城市我遇见了所有古代画家描绘的女
人。在通往巴黎的大道上,人们教会了我经典科学。在
一所充满东方色彩的华丽宫殿我完成了自己的煌煌巨著
并辉煌隐居。我酿造了我的血。我的责任又将我放开。
我不再想这些。其实我来自灵界,并不承担任何使命。
                 王以培译


出发



看透了。形形色色的嘴脸一览无余。
受够了。城市的喧嚣,黄昏与白昼,日复一日。
见多了。人生的驿站。——噢,喧嚣与幻像!
出发,到新的爱与新的喧闹中去!
                 王以培译




王位



    一个晴朗的早晨,在一个性情温和的民族中,一位
英俊的男人和一位美貌女子站在广场上对众人喊道:
“我的朋友们,我想让她当女王!”“我想当女王!”
她笑着,并不停地颤抖。他向朋友们讲述着启示录和最
终的考验。他们一个接一个昏倒。
    而事实上,在每个清晨,当窗口拉开胭脂红的帷幔:
每个下午,当他们经过棕榈树的花园旁,他们都是国王。
                 王以培译


王位



    一个晴朗的早晨,在一个性情温和的民族中,一位
英俊的男人和一位美貌女子站在广场上对众人喊道:
“我的朋友们,我想让她当女王!”“我想当女王!”
她笑着,并不停地颤抖。他向朋友们讲述着启示录和最
终的考验。他们一个接一个昏倒。
    而事实上,在每个清晨,当窗口拉开胭脂红的帷幔:
每个下午,当他们经过棕榈树的花园旁,他们都是国王。
                 王以培译


沉醉的清晨



    噢,我的善!我的美!残酷的军乐中我不会迈错一
步!仙境的刑台!乌拉!为了新奇的作品,为了美好身
躯,为了史无前例!一切从孩子们的笑声开始,并由他
们结束。毒药仍将留在我们的血脉中,即使军乐转调,
我们也将归于古老的不和谐。噢,此刻我们堪受这样的
酷刑!让我们热忱地采撷为我们创造性的肉体与灵魂所
许下的诺言:这种诺言,这种疯狂!优雅、科学、暴力!
人们已许诺将善恶之树葬于阴影,驱散对专制的忠诚,
以便让我们获得最纯洁的爱情。这一切始于厌恶,却以
——我们还不能立刻捕捉到永恒——迷乱的芬芳而告终。
    孩童的欢笑、奴隶的权力、少女的贞洁、神情的庄
严和这里的一切,全都从这一夜的记忆中显现。这一切
始于玩笑,而终于冰与火的天使。
    短暂而神圣的沉醉之夜!即便这一切只是你取悦我
们的假象。我们肯定你的方式!我们不会忘记你昨夜让
我们这个时代的每个人都获得了光荣。我们信奉毒药。
我们懂得随时彻底奉献我们的生命。
    这正是个杀手的时节。
                 王以培译

断章



    当世界从我们惊愕的四只眼睛中退入一片黑色树丛,
——在只有两个忠实的孩子的海滩上,——在回荡着我
们闪亮激情的有音乐房间里——我将找到你。
    当这世界只剩下一位孤独的老人,安详、静美,被
“无尽的奢侈”所包围,——我将来到你的膝下。
    愿我能实现你的全部回忆,——我是那束缚你的女
孩,——我将使你窒息。

    *

    当我们都很强壮,——谁先退?真开心,——谁先
可笑地倒下?当我们两人都很恶劣,——谁能把我们怎
样?
    打扮起来,跳吧,笑吧。——我永远也不能从窗口
抛出爱情。

    *

    我的乞丐同志,我的小魔女!这些不幸的女人,这
些阴谋和我的困窘,对你来说不过如此。用你微弱的声
音将我们缠住,你的声音!惟有它,奉承这卑贱的绝望。

    *

    七月,一个阴暗的早晨。空气中飘荡着灰烬的气息;
——树木的气味在炉膛里蒸发,——花朵锈迹斑斑,——
散步者肆意践踏——田间水渠淋着绵绵阴雨,——为什
么还不拿出乳香和玩具?

    *

    我牵着绳索从一座钟荡到另一座钟;牵着花环,从
一扇窗跳进另一扇窗;牵着金练,从一颗星坠入另一颗
星。我就这样跳舞。

    *

    高高的池塘迷雾升腾。哪个巫婆会立在苍白的落日
上?哪种树上的紫色落叶将纷纷飘零?

    *

    当人流汇入友爱的佳节,云中响起火玫瑰的钟声。

    *

    当中国墨汁散发着怡人的芬芳,黑色的香粉轻轻洒
落我的夜晚。——我压低了吊灯的火光,纵身跳上床,
猛回头,黑暗中我看见了你们,我的女孩!我的皇后!
                 王以培译





    晶莹的蔑色天空。一幅奇异的图画:一些桥,笔直、
凸起,或斜横低回,蜿蜒交错,形状在闪亮的河网中扭
曲,而所有的桥都那么悠长、轻盈,以致于有圆顶房屋
的河岸显得矮小、低沉。一些桥上坐落着几幢茅舍,另
一些竖着几根桅杆、一些信号旗和脆弱的护栏。微型的
和谐交织、伸展;绳索伸向陡峭的河岸。一件红衣清晰
可见,另一些服饰或乐器若隐若现。是通俗曲调。还是
高雅音乐,或是圣歌片段?河水灰蓝,壮阔如大海的手
臂。
    一束白光降自长空,喜剧烟消云散。
                 王以培译

流浪者



    可怜的兄弟!我欠他一个多么残忍的夜晚!“我并
未在这件事上倾注全部热情。我嘲弄他的弱点。由于我
的过错,我们将再度漂泊天涯,过着奴隶的生活。”他
总以为我遭受了厄运,假定我身上有一种奇特的纯真,
并补充了一系列担心的理由。
    我冷笑着回答了这位魔鬼医生,并推开窗户,大声
叫喊,这时窗外有一支罕见的乐队正穿过乡野,那是夜
间出没的未来奢华的幽灵。
    这次有益健康的朦胧消遣之后,我躺在草垫上。几
乎每一夜,刚刚睡下,这位可怜的兄弟便起来,流着口
水,瞪着眼睛,——他还在做梦!——把我拉到屋里大
谈他愚蠢而忧伤的梦境。
    其实,我满怀诚心,尽力使他恢复到太阳之子的原
初状态,——我们一起流浪,去岩洞里饮酒,在路上吃
干粮,我急于找到一个住所,确立一种生活。
                 王以培译

黎明①



  我拥抱过夏日的黎明。

  宫殿的额头上依然鸦雀无声。水是死寂的。团聚的
影子没有离开树林的大道。我走过去,唤醒活泼、温馨
的清晨的呼吸,琼石闪动着晶莹目光,翅翼无声地起飞。

  第一桩事:在充满清新、熹微光亮的小径上,一朵
花告诉了我它的名字。

  我,向着金黄的飞瀑笑着,她披散着头发飘过松林,
在银光闪烁的梢头,我认出了女神。

  于是,我揭开她层层纱幔,在小路上,挥动着臂膊。
在平原上,我把她显示给公鸡。在大城市,她在钟楼和
穹顶间逃跑,我像个乞丐,在大理石的堤岸上追逐着。

    在大路高处,桂树林附近,我用她层层的纱披绕住
她,微微感到她阔大的躯体。黎明和孩子倒落在树林低
处。

    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
             葛 雷、梁 栋译

   ①此诗用散文体写成,诗人用细赋的笔触,描写了黎明到来时的情
  景,抒发了作者对光明追求的心情,把读者引入一种似梦非梦的意境。






    从金阶梯,——在丝织的细绳、灰色轻纱、绿色天
鹅绒和类似阳光下青铜般的水晶之间,——我看见地黄
在银丝、眼睛和头发织成的地毯上开花。
    播撒在玛瑙上的碎金,支撑绿宝石穹顶的桃花心木
柱,白绸缎织成的丛林,红宝石的细杖,纷纷簇拥着水
中的玫瑰。
    有如睁着蓝色大眼睛身披白雪的上帝,碧海苍天诱
惑着大理石的平台上,一丛丛含苞欲放的玫瑰。
                 王以培译


平凡夜曲



    一阵风在墙板上吹开歌剧院的窗口,——掀开残破
的屋顶,——吹散门户间的隔墙,——遮蔽了一扇扇窗。
    沿着葡萄园,一只脚踏在排水管上,——我走下来,
进入一辆老式四轮马车,从车上凸出的镜面、鼓起的挡
板和扭曲的座椅即可辨别它的时代。我那孤零零的睡梦
的灵车,笨拙的牧羊人的小屋,远方古道上四处飘零的
车马;右上角残缺的镜中,旋转着苍白的月光、落叶和
乳房。
    ——一种碧绿和幽蓝深深浸入了这幅图景。人们在
点点砾石附近卸下马车。
    ——这里,人们将掀起一场风暴,变态的人们、残
忍的野兽和军队。
    (——车夫与梦中的野兽是否还会潜入森林,使我
没入丝泉。)
    ——我们被抽打着,穿过淙淙流水和四散的酒、汪
汪的犬吠……
    ——一阵风吹散了门户间的隔墙。
                 王以培译


精灵



    他是爱,是现在,因为他的房屋向着泡沫的严冬与
夏日的喧嚣敞开,他纯化饮食,他是飞逝的地域的魅力,
是驿站的超凡乐趣。他是爱,是未来、力量与爱情;站
在疯狂与烦愁之中,我们可以看见这一切掠过风暴的天
空和狂乱的旌旗。
    他是爱情,是重新发明的完美理性,是永恒:天生
的爱的机器。我们都拥有他特许的和我们自身的惊恐:
噢,我们健康的享乐,权力的冲动,自私的爱和对他的
热情,而他爱我们是因为他的生命无限……
    我们记着他,而他四处旅行……如果这种崇敬消失、
鸣响,他的诺言也发出回音:“让这些迷信、衰朽的躯
体,这些情侣和时代统统见鬼去。这世道暗无天日!”
    他不会远去,不会再度从天而降,也不会完成为女
人的愤怒与男人的欢娱以及诸如此类的罪恶的赎罪:因
为这一切已然完成,他就是这样,曾被爱过。
    噢,他的气息,他的头,他的奔波:形式与行动的
完美,可怕的迅疾。
    噢,精神之繁盛,宇宙之博大!
    他的身躯!梦的释放,被新暴力撕碎的恩宠!
    他的视觉,他的视觉!所有古老的崇拜和由他而升
腾的痛苦。
    他的岁月!在激越的音乐之中,所有翻腾、喧嚣的
痛苦随之消亡。
    他的脚步!比远古的侵略更声势浩大的迁徙。
    噢,他和我们!比失却的仁慈更亲切的骄傲。
    噢,世界!新生的不幸的纯洁之歌!
    他认识我们,爱过我们每一个人。要知道,在这冬
夜,从海角到天涯,从汹涌的极地到城堡,从人流到沙
滩,在众目睽睽之下,力量与我们疲惫的情感,呼唤他,
注视他,在雪原之上。海潮之下,迫随他的目光、他的
气息、他的身体和他的岁月。
                 王以培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