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抒…
(法)兰波:牧神的头 …
更多内容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地狱一季》         ★★★
阿尔蒂尔·兰波诗选:《地狱一季》
作者:兰波 文章来源:http://shiku.org/ 点击数:13847 更新时间:2012-8-13 20:45:29   

语言炼金术



    关于我。我的种种疯狂之中一种疯狂的故事。
    很久以来,我自诩主宰了一切可能存在的风景,我
认为绘画和现代诗如此驰名原也十分无谓。
    我喜爱愚拙的绘画,挂帘,装饰品,街头卖艺人的
小布景,招牌,民间彩画;我喜欢过时的旧文学,教会
的拉丁文,不带拼写文字的色情书,描写我们老祖宗的
小说,仙女故事,儿童看的小书,古老的歌剧,无谓的
小曲,朴素的诗词。
    我总是在做梦,梦到十字军远征,不涉及他人的冒
险旅行,梦到那没有历史的共和国,被镇压下去的宗教
战争,风俗大变革,种族大迁徙,大陆移位,对这一切
荒妙神奇,我都信而不疑。
    我发明了母音字母约色彩!——A黑,E白,I红,O
蓝,U绿——我规定了每一个字音的形式和变化,不是吹
嘘,找认为我利用本能的节奏还发明了一整套诗的语言,
这种诗的语言迟早有一天可直接诉诸感官意识。至于如
何表达,我还有所保留。
    首先,这是一种学习。我写出了静寂无声,写出了
黑夜,不可表达的我已经作出记录,对于晕眩惑乱我也
给以固定。
                 王道乾译


闪亮



    人类的劳作!这正是时时照亮我的深渊的爆炸。
    “抛开自负;向着科学,前进!”现代传道书这样
号召,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这么呐喊。然而恶棍与懒汉的
尸体却倒在别人的心上……啊!快,快一点;在那儿,
越过黑夜,这未来永恒的奖赏……我们难道就此错过?
……
    ——我能做什么?我了解工作;科学进展太慢。看
那祈祷飞奔,光声隆隆……我看得逼真。这很简单,天
气太热;人们将抛弃我。我有我的职责,我也将像许多
人一样,把责任弃之一旁,我为此而骄傲。
    我的生命已经耗尽:算了吧!让我们装傻、偷懒,
噢,真可怜!我们拿自己取乐,梦想着神奇的爱情和绝
妙的宇宙;我们在生活中抱怨,为形形色色的人争吵不
休;江湖骗子、乞丐、艺术家、匪徒,——牧师!我躺
在医院的病床上,浓郁的芬芳袭来;神圣香料的看守、
倾听忏悔的神甫、殉道者    我重新认识了我童年时所
受的肮脏的教育。结果怎样?……虚度了二十年,就像
别人的二十年一样……
    不!不!现在我正抗拒着死亡!对于我的骄傲,工
作实在太轻:我对世界的反叛只是一段短暂的苦刑。最
后的时刻,我依然四面出击……
    那么,——!——亲爱可怜的灵魂,我们不会丧失
永恒!
              王以培译

清晨



    我难道没有一次英勇、美好而又虚幻的青春,幸运
地写在金页片上?出于怎样的疯狂、怎样的错误,现实
中我才如此虚弱?你们说野兽因悲伤而抽泣,病人绝望,
死者被梦魔折磨,那么,请你们也讲讲我的沉沦与昏睡
的缘由吧。我再也无法说清自己,就像乞丐无从解释他
们念诵的《天主经》、《圣母经》,我连话也不会说了!
    不过今天,我和地狱的缘份已尽。那确曾是一座地
狱;古老的地狱,人子打开了它的大门。
    同样的沙漠,同样的夜,我又在银色的星辉下睁开
疲惫的双眼,而生命的主、朝拜初生耶稣的三博士,心
灵与思想依然无动于衷。我们何时才能在沙滩与群峰之
上,向着新的劳动、新的智慧致敬!为暴君、魔鬼的逃
亡,迷信的终结而欢呼——成为最初的使者——迎接人
间的圣诞!
    天国之歌,人民的脚步!奴隶们,我们从不诅咒生
活。
              王以培译


永别



    已经是深秋!——何必惋惜永恒的阳光,既然我们
立誓要找到神圣之光——远远离开那死于季节嬗替的人。
    秋天。我们的航船在静止的雾霭中转向苦难之港,
朝着沾染了火与污秽的大空下的都城驶去,啊!衣衫槛
褛,雨水浸坏的面色,喝得烂醉,把我钉死在十字架上
的千万种情爱!这吞食无数灵魂、无数尸体的鬼女王,
她决不肯就此罢休,而且亿万死去的灵魂还要接受审判!
我看见我的皮肉被污泥浊水和黑热病侵蚀蹂躏,头发、
腋下生满蛆虫,心里还有大蛆虫辗转蠕动,我躺在不辨
年龄,已无知觉的不相识的人中间……我也许就死在这
里了……可怕的景象!我憎恨贫穷。
    我怕严寒的冬日,因为那是需要安全舒适的季节!
    ——有时我看到一望无际的海滩上空布满洁白如雪、
欢欣鼓舞的国度。一艘金色的大船,在我上空有彩旗迎
风摇曳。我创造了应有尽有的节日,应有尽有的胜利,
应有尽有的戏剧。我还试图发明新的花卉,新的星辰,
新的肉体,新的语言。我自信已经取得超自然的法力。
怎么!我必须把我的想象和我的记忆深深埋葬。艺术家
和说故事人应得的光荣已经被剥夺!
    我呀!我呀,我说我是占星术士或者天使,伦理道
义一律免除,我还是带着有待于求索的义务,有待于拥
抱的坎坷不平的现实,回归土地吧!农民!
    我受骗了,上当了?仁慈对于我是否也是死亡的姐
妹?
    最后,因为我是靠谎言养育而生,我请求宽恕。好
了,好了。
    什么伸出友谊之手?到哪里去寻求援救?
                 王道乾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