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米沃什诗集《拆散的笔记…
更多内容
米沃什组诗《梦痕录》(沈睿/译)         ★★★
米沃什组诗《梦痕录》(沈睿/译)
作者:米沃什 文章来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8288087/ 点击数:2624 更新时间:2011-9-29 9:10:14   

梦痕录(组诗)
沈睿 译

五月十日

我认错了房屋或街道吗?
或许是楼梯,虽然我曾经每天在那儿。
我透过钥匙孔窥视。厨房:一样又不一样。
而我带着,缠在卷轴上的
一条塑料磁带,细得像根鞋带;
那就是多年来我所写的一切。
我按铃,不敢肯定我是否还将听见那名字。
她穿着藏红色的衣裙站在我面前,
仍旧,用微笑问候我而没有一滴时间的泪。
清晨,山雀们正在雪松上歌唱。

六月十七日

雪将永远
不化,
雪上他们的痕迹冻僵在日落时分的
一小时、一年、一个区域、一个国家中。

脸将永远
被雨滴打个不停。
一滴雨正从眼皮流向嘴唇
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在一个未具名的城市中。

八月十四日

他们命令我打点行装,因为要烧毁房子。
还有时间写信,于是我带着这信。
我们放下包袱并靠墙坐下。
他们看着,当我们把一把琴放在包袱上。

我的小儿子们没哭,严肃而好奇。
一个士兵拿来一桶汽油,其它人在扯下窗幔。

九月十八日

他指给我们一条向下走的路。
我们不会迷路的。他说,有许多灯。
穿过荒芜的果园,葡萄园和长满荆棘的
堤岸,我们抄了近路。
而灯,如你所想,巨大的
萤火虫的灯笼,或微小的行星
降落在不明的飞行中。
一次,当我们正要拐弯
一切都熄灭了。在彻底的黑暗中
我明白我们必须前进进入峡谷
我握起她的手,我们结合
用在情侣们一起旅行的床上的
身体的记忆。
这就是说一次在麦地或密林中。
下面急流吼叫,冻岩崩落出
月球上硫黄的凶恶颜色。

九月二十三日

一列长长的火车正停在站上而月台上空空荡荡
冬天,夜晚,冰凉的天空充满了红色。
只能听到一个妇女的哭声。她正在乞求什么事情
向一个穿着石头外衣的官吏。

十二月一日

地狱车站的大厅,透风而寒冷。
敲门声,门开了。
我死去的父亲在门口出现
但他年轻,潇洒,令人喜爱。
他向我伸出手。我跑开
跑开向下的旋转式楼梯,永无止境。

十二月三日

蓄着大白胡子,穿着天鹅绒外套,
华尔特•惠特曼在一个乡村庄园里带头跳着舞。
这庄园属于斯温德伯格,伊曼纽尔。
而我也在那里,喝着蜂蜜酒和葡萄酒。
最初我的手挽着手绕成一个圈
像一堆发满了霉的石头,
开始活动,而后看不见的
乐队演奏得更快了,我们被
舞蹈的疯狂抓住,得意洋洋,
而那舞,和谐的、协调的舞
是一场幸福的哈斯迪姆舞。

十二月十四日

我振动我强壮的双翼,在我下面是滑动的
蓝色的草地,柳树,一条蜿蜒的河流。
这里有个带护城河的城堡,附近,花园
是我最爱散步的地方。
但当我归来,我要当心
别丢了那本魔术书——
正塞在我的皮带里。我可能永不会
飞得很高,但山峦起伏。
极为艰难地我挣扎到森林上方
橡树和栗子树的落叶一片锈红。
那里,鸟儿压弯了一杈干树枝
一只看不见的手正抛着大粗干
用魔法把我拉下来。
我跌落,她用手套把我抓住,
一只羽翼有血迹的鹰,
荒漠之妖。在城堡她发现了
印在我书中咒语。


三月十六日

未被召唤的一张脸。他怎么死的无人得知。
我重复着我的问题直到他长出了肉。
他,一位举过手,打了守卫员的下巴,
因为他的靴子绊倒了他。我看那守卫员
用狗一样的眼,只有一个欲望:
执行每一条规则。因此他将赞扬我。
甚至他送我去城市
一座有拱廊、小径和大理石广场的城市
(好像是威尼斯),走在混凝土的路面上,
穿着可笑的破衣,光着脚,戴着一顶过大的帽子
我只想看完成他分配给我做的事情,
我给他看允许证,带给他
一个日本玩偶(小贩不知道它的价值)。

三月二十六日

夜间穿过长满草的原野
穿过长满文明之草的原野
我们跑着,喊着,唱着,不是用我的母语。

而是另一种可怖的别人的语言
他们跑在我们前面,我们用两码
或三码的大步子跑着,
极为有力,幸福。
关上灯,一辆汽车停住:不同的一个,
一辆从那边来的汽车。我们听见了声音,
在我的身边讲着话,用我的用来玩才用的语言,

现在我的,这群冒充这,被恐惧所获,
恐惧如此之大,我的用
十四码的大跳,跳过栅栏和木栏跑进森林中。

我的身后的叫喊声和哭喊声
用辛西亚或伦巴底的方言。

四月三日

我们的探险队骑入一片干火山岩的土地。
也许在我的脚下是盔甲和王冠。
但这里没有一棵树,
甚至没有苔藓在岩石上生长,
在无鸟的天空,运行着僵硬的云朵
太阳落在两块黑色的凝结物间。

缓慢地,在完全的静止中
甚至没有一只蝎子窸窣
砾石开始在货车轮下嘎嘎响
突然我们看见,在小山顶上站着
一条粉红的紧身胸衣,飘带在飞扬
尔后是第二条,第三条,就这样,露出我们的头,
我们走向它,废墟中的神殿。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