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加拿大〕加斯东·米隆(Gaston Miron, 1928- )         
〔加拿大〕加斯东·米隆(Gaston Miron, 1928- )
作者:加斯东·…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360 更新时间:2011-5-30 13:31:38   

加斯东·米隆,二十世纪加拿大著名法语诗人,生于圣阿特蒙茨,早年在萨克莱科埃尔学院学习,企图成为一名神职人员。1947年他来到蒙特利尔,在那里干过不同的工作;1953年他与朋友一起创办了六边形出版社,对魁北克的法语诗歌的发展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和推进作用。他著有诗集十余卷,在加拿大法语诗界具有较大的影响。
米隆的诗作具有浓厚的加拿大东部现代气息,渗透力强,以具体的描述概括人类的生存环境,句式一般较长,切兼有连续不断的语势和回环的咏叹性。


● 渡 鸦

渡鸦,我的黑美人
渡鸦如同一次药液注射
多影,在这里用咒语迷人
你来要求了你的季节和谱系的权利

夏天已经品尝到了一轮桑椹的太阳
你已经在飞翔中嫁给了天空和大地
靠近地面又高在空中
在远远的田野里的围栏上
七月燃烧的巨大躯体那来临的
亲昵
被你的呼叫唤醒

渡鸦,我的黑美人
在四月的沙沙声里

在这种新的热量之酒精下
皮肤宽宽伸展,而你把我
变成狂野而轻浮的纷乱缠结
一千种动植物在我大脑中躁动
当你那扫视的双翅在我内心中
唤醒欲望的花蕾
我那在空气中流动的血液如同
一次呼吸

渡鸦,我的黑美人
非常彻骨

你迫使我接受我热爱的女人
用同样的颤音以及同样的
悲剧,沙哑而君临的呱呱叫声
在那个躯体的震惊中
在那个太古而共同的震颤中
渡鸦,我的黑美人


● 影子的影子

死亡将跌绊于它最后的收割里
现在我们颤栗而又以生命躬身生命最后
一片残存的草叶
我们的世界即将成为一个悬浮在
记忆中的气泡

死亡将跌绊于它最后的收割里
那带着倾覆天地的眼睛
带着震动变速器点火器和方向盘的
微微颠簸
带着冲净街道的微小的喷水流
带着弹跳旋转的微小的海豹皮船
和翻筋斗的雪橇那来临的死亡
死亡的乙炔死亡的前灯正在爆炸
一个早晨在丁香的外壳中
闪发火花又闪烁如一尾布满斑点的鳟鱼
死亡的天气风向标在喉咙里嘎嘎作响
那轻于一个影子的影子的死亡
女人啊女人微小的灵魂微小的波浪
微小的粉碎物的微小的链条在我那飒飒作响的烟纸里
葱绿的愉悦之卵中簇叶的
伸向界限的美妙之火的手臂里

在每一夜的影子的影子中
睡眠和静爱
啊睡眠
又一同开花


● 一杯水,或不可忍受的

那存在于我毛孔中的渴望的蓓蕾
并不适合于我喝的这杯水
而适合于某种超乎于之外的东西
某种我们念及如时间滚过的东西
如同一个曾经被一次次穿过的人
整个都在祈福的日子
因为渴望坚定而又惊慌
既无重量,也无空间和处所
既不在内部也不在外部也许
虚无中的虚无被改变过
我的胃里总有那一团火焰
我对我那一夜在时间刹车上的
双脚之球说“不”
“不”。永远如此
一旦我的眼睛睁开了
杯子就空空如也。


● 如果爱情自己被诅咒

当流动的空气被雾霭湿透
一种严酷的怀旧就从这片土地上升起
覆幕又揭幕于季节的翅膀
我的眼睛抛锚在世界尽头
我的爱,我在你的消隐中寻找你
孤独如五月树林的白色延龄草
当我需要我的生活我就需要你
我的行为在这里
标注着切口我的手腕在这里
标注着同情

我在每一个方向挖掘我的命运
掘入傲慢和耐心以及慢慢思考的
问题之中
一个恋爱中的男人的应得物一无所有啊笑柄
你的眼睛啊你在树叶间有什么眼睛
锁在水泡舷窗和宝石里
眼睛如同啁啾于雪松里的冠兰鸦
和遥远得就像一只受惊之鹿的心灵

如果我看见遥远处有一座灯塔是你的脸
我的血液就是峭壁和向你升起的高贵之旗
我的嘴唇就用我所有散乱流浪之力量
把风释放到宽远的大地上
因为世界已经在其铰链上转动着
门页即将在寓言上面打开
而我在你的笑语中听见宝石消耗于
那愉悦的春季展示的床上

在那里我们带着一颗共同的心灵而来
最终我会被剥光这疲倦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