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奥·库奇金娜诗选         
奥·库奇金娜诗选
作者:奥·库奇…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011 更新时间:2011-5-30 13:27:50   

晴朗李寒 译


奥丽佳·安得列耶夫娜·库奇金娜(Ольга АндреевнаКучкина) ,诗人,散文家,剧作家。1936年4月9日生于莫斯科一位院士家庭。1958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新闻记者系,1966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74年加入苏联作家协会、记者协会,1996年成为俄罗斯国际笔会中心成员,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俄罗斯记者协会评委会成员,俄罗斯联邦文化先进工作者。长期担任《共青团真理报》评论员,1996-1998年在独立电视台主持《时代人物》节目。出版有三部诗集:《连通器》(1991),《意大利蝴蝶》(1999),《闰世纪》(2002)。另外,还著有剧本十几部,小说散文集等。现居莫斯科。


《疯子般的寂静》(组诗)


《我谁也不是……》

我谁也不是,也不知我叫什么名字,
对自己来说,我聪明,自以为是,
可对您来说,我忧郁,半开半闭,
仿佛通往地下室的门,那里一片昏暗。
于是,
昏暗,阴沉,寂寞和欺骗,
那些欲望中清除不尽的垃圾,
巨大的减少或增多总和
就是一团美妙的水雾,
每一滴水珠中都有大洋之眼,
集中的暗箱,
离开的人影注视着,
储备的神奇力量没有变浅
转动灯罩,
延长神灯的灯芯
穿越过屋顶,墙壁,大坝,
在光明中改变样子,温暖。
我留下来,我要了解是否
恍然大悟,颤抖着,火焰般
和另外的人会合,他们让我觉得亲切,
这个光明在这尘世里。

2002.08.10

《救救我的孩子……》

救救我的孩子,哦上帝,悲惨的
画面,在每一个家庭进进出出。
救救她的孩子,今天死亡已经司空见惯,
恰似空气和水,让我们呼吸和饮用。
救救他的孩子,让降落世间的
不是死亡,而是活人鲜活的生活。
我知道,是谁向我们派遣来不幸,
我还晓得,为什么,没有泪水和责备。
在这里羞愧早已被忘记,并且智慧也被投机,
它在底层显得徒然而愁闷,
每一个恶棍都在积极地杀人越货,
而善良者沉默不语,眺望着窗外。
上帝保佑!

2002.11.25

《为何如此喧哗……》

为何如此喧哗,在我的里面,深夜的潜意识,
这是生命,它不是彼生活,这是生命,它不在那不与什么同在,
被圆滑的石头虚假地敲打一次,
可觉得,将建造——历尽艰辛——曾经是出色的系统。
白日里觉得,它和别人一样,几乎一切正常,
如同人们一样,如同人一样,穿戴整齐,
在夜里,就仿佛游戏,这是孩童在捉迷藏,
顺便说一下,其余的人们也玩得一塌糊涂。
欺骗后面还是欺骗,不是对别人,而是自己,倒霉的家伙,
向着疾病发起一次又一次冲锋,苦痛,愤怒。
我们返回伊达卡,向着发源地,向着习惯的起点,
谎言,如同皮肤,如果我们不会珍惜,扯下就会死去。

2002.10.18

《罗日金大夫》

罗日金大夫从来没有敲打过膝盖,
没有挤过眼睛,也从不大喊大叫,
可是,他喜欢用手指搔一侧的鼻翼,
平静地等待着我的问题
(仿佛躲避着死亡的恐惧)。
罗日金大夫没有回答问题,
而是,斜眼看着我,把所有的都记下来,
继续用华丽的词藻郑重地说着奇闻,
他扶正眼镜,为我所吸引
(愿不愿相信,随你们的便)。
是的,是的,如果不相信,那就别信,
但有一次我醒来,死亡的恐惧自由,
世界架着我的双腿前行,
我想:这就是罗日金大夫。
他身体稍胖头发谢顶,
然而他的话语却快活且华丽,
他说:你的天赋不次于托尔斯泰,
您写长篇小说吧,这是真心话。
他看见了,我正为不及格发愁,
如肺里的空气被逼到死角,
如同沉重的一堵墙壁。
并且,他爱我,祝福我,
他暗示开导我,像施魔法,说咒语。
二十年过去了。我写了长篇小说,
一篇接一篇,我再也不想
从口袋里向外掏词汇,而是真诚地愉快地,
因为我知道,我是这样具有天赋。
罗日金大夫娶了学生秘书,
他比她要大四十岁,
他还是喜欢搔和蹭鼻翼,
他,真的,掌握催眠术。
他让自己处于关昏迷,如同在空中,
从那里获得秘密和神奇一起,
而然后放入我们的潜意识
恰似偶尔的馈赠。
罗日金大夫,您在哪里,您多么古怪,
我真想给您读读我的小说!
但他,可以相信,展开翅膀
飞到空中,被风带走了。

2002.09.14

《男人和女人微妙的关系》

男人和女人微妙的关系,
时而如死亡的战栗,时而似神秘的私处,
世纪一闪而过,如同它的开始,
可一切延续都是这样,强硬且固执。
出门去市场,昨天的午饭,
偶尔的争吵,一切都残酷而单调,
但性与性最初的约定
都会随着少年的醒悟而改变。
命运把爱情的诗篇分给多人,
在那个炽烈的年龄却被沉默束缚,

当先生变成了奴隶
不是用额头,就是用后脑勺撞击墙壁。
美好沉重经验疲惫不堪,
由于斜坡颤抖过,也因为爆炸而战栗,
可寂静的理智却病着睡着,
慈爱的上帝斜眼冷笑。
现在话匣子打开了。我要说,
两个人的亲密关系要发生:
你对我殷勤备至,我对你忠诚不二,
让生活如同呼吸,如同临终时的呐喊。

2002.10.20

《我里面有一个人在死去》

我里面有一个人在死去,
或者是螟蛾,蝴蝶,抑或是蚱蜢,
在丝绒般的夏季或是夏天的暴雨中他被养大,
直到这最后的季节也不能消除。
我的小宝贝正在死去,奄奄一息,
他就要被冻僵,闪烁着寒冷的尘土的光芒,
我年轮的主人般张望着,像个白痴,
损失在我的内部,可我不知道这损失的大小。

2002.12.22

《通往阳台的门洞开着》

在酒店的桌子上
摆放着一束蓝色的玫瑰.


通往阳台的门洞开着,
街道的嘈杂涌进屋里,
而蓝色的玫瑰没未枯萎
在酒店里,酒店正转向梦中。
霓虹灯的字母的月亮
漂白了枕头,
甚至耳朵下的手指也散着微光,
放好手掌准备进入梦乡。
而闭上一只眼睛不会有梦,
舍不得在梦里中断,
要知道那最隐密的,兄弟,
在深夜会用牙齿品尝我们。
要是万一倒塌了——没关系。
如此疯狂的寂静
与世隔绝一个世纪都不会遭遇,
我陷于其中是为了
终极地体验
爱情与生命的尽头
这样好在梦境中准备
自己的弥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4年2月1日至8日选译自俄罗斯《新世界》杂志2004年第2期。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