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赫鲁伯 (Miroslav Holub) 诗选         ★★★
赫鲁伯 (Miroslav Holub) 诗选
作者:赫鲁伯 文章来源:http://www.shigeku.org/ 点击数:2453 更新时间:2012-3-6 16:02:04   

 

赫鲁伯 (Miroslav Holub) 诗选



母蝇(崔卫平译)


她坐在一株柳树上
望着
克雷西战场,
那些喊叫
喘息,
呻吟,
沉闷的脚步声和倒塌的轰鸣。

在法国骑兵
第十四次猛攻期间
她和一只来自凡汀康特的
棕色眼睛的公蝇
交配。

她搓着所有的腿
当她坐在一匹剖了膛的马身上
沉思
苍蝇的不朽

她稳稳地落在
克莱弗公爵
青灰色的舌头上。

当沉默降临
只有腐朽的沙沙声
轻轻地围绕那些尸体

仅仅是
手臂和腿
轻轻地围绕那些尸体

仅仅是
手臂和腿
仍然在树下痉挛

她开始将她的卵
产在约翰·乌尔
皇家建筑师
仅存的一只眼里

就这样
后来她被一只蜥蜴吃掉
逃离了
埃特雷的那场大火

(崔卫平译)


夜间的死亡


遥远地,遥远地

她吐出最后的词在天花板上飘浮
像云层。
餐具柜哭泣。
围裙在颤抖
像覆盖着一个深渊。

最终。年幼的孩子们都上床了。

然而到了午夜
死去的女人站起来
吹灭尚在燃烧的蜡烛(浪费它们是一种遗憾)
飞快地补完最后一只袜子,
在棕黄色锡皮罐里
找出她的五十五个硬币
把它们放在桌子上,
找出失落在碗橱后面的剪刀,
找出一只手套
它们是在一年前丢失,
检查房间所有的门把手,
将它们拧紧
喝完她的咖啡
然后再躺下。

早晨他们将她弄走。
将她焚烧。
那些灰粗糙得
像煤灰。

(崔卫平译)


魔术师齐托


为使他的陛下开心他允诺将水变成酒
青蛙变成男仆。甲虫变成管家。用一只耗子
做一个大臣。他弯下腰,指尖上长出漂亮姑娘,
一只会说话的鸟儿坐在他的肩膀上。

如此这般。

弄出一些别的东西吧,他的陛下要求道。
弄出一粒黑色的星星。他奉命。
弄出干燥的水。他照办。
弄出一条稻草镶边的河流。他执行。

如此这般。

接着走上来一位学生请求道:从无中
弄出大于一的东西来。
齐托的脸色变得惨白:非常遗憾。无
介于加一和减一之间。对此你无所作为。
他离开了宏伟的皇宫。飞快地穿过群臣
回家,回到一枚坚果之中。

(崔卫平译)


拿破仑


孩子们,波拿巴·拿破仑
是什么时候
出生的?教师问道。

一千年前,孩子们说。
一百年前,孩子们说。
没有人知道。

孩子们,波拿巴·拿破仑
这一生
做了些什么?教师问道。

他赢得了一场战争,孩子们说。
他输了一场战争,孩子们说。
没有人知道。

我们的卖肉人曾经有一条狗,
弗兰克说,
它的名字叫拿破仑,
卖肉人经常打它,
那只狗
一年前
死于饥饿。

此刻所有的孩子都感到悲哀
为拿破仑。

(崔卫平译)


森林


在那些原始的岩石之中
鸟的精魂
啄开坚固的种子
雕像般的树
伸出黑色的手臂
威胁云层。

突然
响起一声巨雷,
好像历史
被连根拔起,

青草竖立
巨石抖动
大地的表面裂开
那儿长出
一朵蘑菇

像生命本身那样广大
充满上万个细胞
像生命本身那样辽阔
永恒,
湿漉漉地,

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

和最后一次。

(崔卫平译)


课堂


一棵树进来鞠了一躬说:
我是一棵树。
一粒从天空撕下的黑色影子说:
我是一只鸟。

降落在一只蜘蛛网上
像爱的某种东西
走上前来
并且说
我是沉默

但是在黑板上纵横着
一头民族的、民主的马
穿着背心
它重复着
在它每扇耳朵上刺着
再三地刺着
我是历史的动力
并且
我们全都
热爱
进步

勇气

战士的愤怒

在教室门的下方
叮咚响着
一条血腥的小溪

从那里开始
对于无辜者的
大屠杀

(崔卫平译)


发明


穿宽大白袍的聪明人站起来
在节日里,历数他们的劳作
国王贝洛斯听着呢。

噢,伟大的国王,第一人说,我为御座发明了
一双翅膀。您将在天空实行统治。——
接着有人欢呼,有人喝彩,这个人应得到
丰厚的回报。

噢,伟大的国王,第二人说,我制作了一架
自动飞龙。它将自动地将您的敌人打败。——
接着有人欢呼,有人喝彩,这个人应得到
丰厚的回报。

噢,伟大的国王,第三人说,我创造了
恶梦驱逐器。现在没有东西能干扰陛下的睡眠。
接着有人欢呼,有人喝彩,这个人应得到
丰厚的回报。

但只有第四人说,今年持续的失败
拖住了我的脚步。全盘皆输。我经手的每件事
都不成样子。——接着是可怕的沉默
聪明的国王贝落斯也一声不响。

后来弄清楚第四个人
是阿基米德。

(崔卫平译)


对于洪水的简短沉思


我们从小就相信
当一场洪水出现时
水流将越过所有界线,
覆盖树林和溪流,小丘和大山,
移动暂时的和永久的居所。

因此
男人和女人,受尊敬的白发老翁
婴儿和少年,田野里森林中的野兽
旅鼠以及矮树妖
在最后的岩石上撞成一团
在钢铁般的波浪中沉没。

只有某种形式的方舟……只有
阿拉拉特的某种形式……谁知道?
关于洪水起因的传说奇怪地
离谱。历史是一种沉默
建立在坏的记忆上。

这种性质的洪水竟然被轻描淡写。

一场真正的洪水
看上去更像一个泥潭
像附近的一片沼泽
像一只充满肥皂泡的洗衣盆
像沉默
像什么也没有。

一场真正的洪水是从
我们的嘴巴冒出许多水泡
我们认为它们是

(崔卫平译)


杀死阿基米德的下士


他轻轻一捋
杀死了圆,正切
和横切之点
以至无穷

为逃脱
四等分的刑罚
他禁止数目
从三往上走

今天在锡拉库萨
他领导着一支哲学家的学派
蹲在他的戟上
为另外一个千年
并写道:

一二
一二
一二
一二

(崔卫平译)


在奥尔什丁的犹太人公墓 


卡夫卡墓,四月,有阳光的季节


掩映在槭树丛深处
一些被遗忘的石头
像撒落的词。
如此紧密的孤独
比得由石头砌成。

大门口那位上了年纪的人。
一个格里高尔·萨姆沙
他没有变形,
眯着眼
在直射阳光中,
回答每一个问题:

抱歉,我不知道。
我不是布拉格人。

(崔卫平译)


纽约地下铁


这天黄昏 刘易士·霍华德先生
住址不详 疲倦又沮丧
穿一件灰大衣载一顶竭色小帽
决定要搭「布城」甘纳西线
在第八街最后一站 遇到
一位老兄  一袭灰衣一顶竭帽
满脸  沮丧又疲倦,尤如
刘易士?霍华德先生的尊容
就在月台出入  十字转栏旁
站着位仁兄  穿一件灰外套,沮丧
的面色  亦如刘易士
霍华德  并且木然呆视
从骯脏的阶梯上  走下来
一位竭帽老兄  疲倦又沮丧
带着一付其实就是刘易士·霍华德的面容

接着  穿过磨损的木十字转栏入口
来了位妇人  疲倦又沮丧
住址不明  一个手提包一顶
竭小帽  面貌正如同
所有的人,亦正如刘易士·霍华德,而且
彼此的脚步  充满紧张的脚步声
与乎昏暗的灯光  乃是来自
刘易士?霍华德,来自  此一住址不详
与乎  彼一住址不详  接着
木十字栏又转动  拍搭好象一个脑袋
丢进菜蓝子,又或  在旋转栏后面
还可以看见  一个性别不明以及
住址不详  需不甚而完全如同
刘易士,霍华德  脚步  清晰可闻
脑袋  旋转门  昏灯以及走道
统统吸进 第八街 第八街 那块站牌
锵零空隆越来越间

而当列车离站的时候  一阵旋风
把一张报纸  翻到那篇
       报导一位住址
不详  浮肿  身份不明的
仁兄  穿一件灰大衣戴一顶竭小帽
既疲倦又沮丧

(商禽译)


心脏


按说 心脏本是一块
肌肉 强劲而椭圆
其中 装满 欲望

倘若 你曾经画过
你就该知道 它又是
一颗星 光芒四射
有时飘忽 闪烁
仿佛夜里的游魂
有时咚咚 震耳
好似击鼓的雷神

时而方正
如设计师的梦
时而胖圆
就像篮网中的球

有时细若游丝 
有时万里奔腾

在它的内里 祇有
河一条
线一根
经常鱼一尾 不红
也不金

多半灰灰小小
长于妒忌
大多是隐隐约约
看不分明

倘若 你曾经画过
你就该知道
取下你的眼镜
扔掉你的铅笔
撕毁你的图纸

出去
散一趟
长长的步

(商禽译)


火的发现


他去
他拾起
把它装进
一个硅杯里
载着海棉手套
在不太浓厚的黑暗里

他要向他们展示
紫蓝色
跃动的
火焰
糟糕的是       原来
它根本没有点燃    第一块牛排
           香气犹未四溢
第一个叛徒的脚
宙斯什么话也没说   已开始冒烟
而海娜
倒是真的喜欢它

至于普罗米修斯
他又回去
他想用瓦斯喷焰器
祇有镣和铐
长在他脚上 
他腕上
祇有一只鹰
盘旋他斑白的头顶上
啄了
又啄

(商禽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