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瑞典】奈莉·沙克丝(Nelly Sachs)诗选         
【瑞典】奈莉·沙克丝(Nelly Sachs)诗选
作者:奈莉·沙…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504 更新时间:2011-5-30 13:31:27   

一九六六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得奖评语:“因为她杰出的抒情与戏剧作品,以感人的力量阐述了以色列的命运。”

译者:陈黎 张芬龄

——————————————————————————————————————

哦,烟囱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
    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
        ——约伯记十九章二十六节


哦,烟囱
在精心设计的死亡的寓所之上
当以色列的肉体如黑烟般
飘散于空中——
被一颗星所迎接,一个扫烟囱者,
一颗变黑了的星
或者那是一道阳光?

哦,烟囱!
为耶利米与约伯的尘土铺设的自由之路——
是谁设计了你们且一石一石地砌筑
这为烟中之逃亡者铺设的道路?

哦,死亡的寓所
动人心目地为
一度是客人的主人布置着——
哦,你们的手指
摆置门槛
如一把介于生与死间的小刀——

哦,你们的烟囱
哦,你们的手指
而以色列的肉体如黑烟般飘散于空中!


给建新屋的你

    “有些石头像灵魂”——Rabbi Nachman


当你翻筑新墙——
你的炉子,你的床架,桌椅——
不要为那些已离去的
不再与你同住的人落泪
于石块之上——
否则哭泣会刺穿睡眠,
那仍须保有的短暂睡眠。

不要在铺床单时叹息,
否则你的梦将溶入
死者的汗水。

哦,那些墙和厨具
像风奏琴一般回应着
或者像一片田野繁殖着你的哀愁,
而他们藉尘土与你认亲。

建筑吧,当沙漏涓涓滴下,
但不要将时光
连同那遮暗光线的尘土
一起哭泣掉。


但,是谁把你们鞋中的沙倒空


但,是谁把你们鞋中的沙倒空
当你们必得起身,走向死亡?
以色列所聚积的沙,
它流浪之沙?
燃烧的西奈山的沙,
溶合了夜莺的喉咙,
溶合了蝴蝶的翅膀,
溶合了毒蛇饥饿的灰尘;
溶合了所罗门王的智慧遗产,
溶合了艾草奥秘中的苦涩——

哦,你们的手指啊
那把死亡鞋中之沙倒空的手指啊。
明天你们即将成为尘土
在未来者的鞋中!


一名死去的孩童如是说


我的母亲握住我的手。
后来有人举起离别的刀刃:
为了不让它伤到我
母亲松开了我的手。
但是她再次轻触我的大腿
而她的手淌着血——

接着,离别的刀刃
将我吞食进的每一口切割为二——
它随着旭日在我眼前升起
开始在我眼中磨利——
风和水在我耳中磨碎
而每一声安慰之语刺痛了我的心——

当我被引入死亡
在最后一刻我仍感觉到
那把已出鞘的离别的巨大刀刃。


已被天国的慰藉之手轻拥入怀


已被天国的慰藉之手轻拥入怀
神志错乱的母亲站着
用她那撕裂了的心智碎片
用她那燃烧过的心智的焦黑火苗
埋葬她死去的小孩,
埋葬她失落的光明,
将她的手扭曲成骨瓮,
用生自大气的她的孩子的躯体塞满它们,
用生自大气的他的眼,他的发塞满它们,
以及他鼓动的心——

然后她亲吻这大气生成的个体
并且死去!


何种血液之秘密渴望


何种血液之秘密渴望
疯狂的梦以及
千百次遭谋杀的泥土
形成了这恐怖的傀儡操纵者?

满嘴泡沫的他
可怖地横扫过
他圆形,旋转的行动舞台
带着灰白、退缩的恐惧之地平线?

哦,尘土之丘,仿佛被邪恶的月所吸引
谋杀者正表演着:

手臂上上下下,
双腿上上下下,
西奈山民众的落日
有如脚下红色的地毯。

手臂上上下下,
双腿上上下下,
在灰白、退缩的恐惧之地平线上
巨大的死亡星座
像世纪的钟面阴森地迫近。


如果我知道


如果我知道
你最后的目光留在哪里就好了。
是一块喝了太多最后的目光
致使他们盲目地
跌落于它的盲目之上的石头吗?

或者是泥土,
足以填满一双鞋子,
并且已然变黑
因如此多的别离
以及如此多的杀戮?

或者那是你最后的道路——
自所有你走过的道路带给你
临别的问好?

一个小坑,些微闪烁的金属,
也许是你敌人皮带上的扣子,
或者对天堂另一次
小小的占卜?

或者这地球,
不让任何人不受眷爱地离去,
经由天空传送给你鸟的信号,
提醒你的灵魂:它因它烧焦之
肉体之苦痛而颤抖。


获救者的合唱


我们,获救者,
死亡已开始自我们的骨骼削修它的长笛,
并在我们的肌肉上轻敲他的弓——
我们的躯体继续用它们
残缺的音乐哀唱。
我们,获救者,
环绕颈际的绳索仍然摆荡
于我们眼前蓝色的空中——
沙漏仍然装满我们滴下的血。
我们,获救者,
恐惧之虫仍然以我们为粮食。
我们的行星埋葬在尘土中。
我们,获救者,
请求你:
展现你的太阳,但是请逐渐地。
一步一步地引导我们在群星之间前进。
在教我们再次生活时,请务必温柔。
以免鸟儿的歌声,
或汲满井水的木桶,
使我们愈合不良的苦痛再度迸裂
并将我们冲失——
我们请求你:
不要展现忿怒的狗,暂且不要——
很可能,很可能
我们会溶化成灰——
在你眼前溶化成灰。
是什么将我们的骨架系在一块?
我们,呼吸辞退我们,
灵魂早在我们的躯体被救上
千钧一发的方舟之前
自午夜向祂奔去。
我们,获救者,
我们压紧你的手
我们直视你的眼——
但维系我们的一切都已告辞了,
尘土中的告别
将你和我们系在一块。


石块的歌唱


我们这群石块
举起我们
就等于举起过去——
举起我们
就等于举起伊甸园——
举起我们
就等于举起亚当和夏娃的智慧
以及毒蛇吞噬尘土的诱惑。

举起我们
就等于将数百万的记忆高举于手中
那些不会像黄昏在血中消失的
记忆。
因为我们是纪念碑
拥抱所有临死之人。

我们是充满生命力的书包。
举起我们就等于举起了大地坚硬的坟墓。
你们雅各的头啊,
为了你们,我们埋藏了梦的源头
并且让天使的梯子
像常春藤的卷须一样喷涌。

抚摸我们
就等于抚摸了哭墙。
你的忧伤像一颗钻石切割我们的坚硬
直到它粉碎成一颗温柔的心——
而你却成了石块。
抚摸我们民地
就等于抚摸那响着生死之音的
午夜的岔路。

将我们丢出——
就等于将伊甸园丢出——
群星之酒——
爱人的眼睛以及一切背叛——

忿怒地将我们丢出
就等于将千万年破碎的心以及
温柔的蝴蝶丢出。

小心,小心
当你忿怒地丢出石头——
呼吸一度轮送我们的混合体,
它们秘密地硬化
但可以因吻而复苏。


注:雅各以石头为枕在梦中所见之登天的梯子。见旧约创世纪二十八章十二节。


未降生者的合唱


我们是一群未出生者
渴望已开始侵扰我们;
血液之岸涌开来接纳我们;
像露水一般我们沉入爱里
但时间的阴影仍如疑问般悬于
我们的秘密之上。

你们这些爱人的人,
你们这些渴望的人,
啊听,你们这些因别离而愁病的人:
我们将开始在你们的眼眸定居,
在搜寻蓝空的你们的手中——
我们是具有清晨气息者
你们早已将我们吸入,
将我们拉进你们的睡梦中,
而梦是我们的泥土
在那儿夜,我们黑皮肤的保姆,
让我们成长
直到我们的影像反映在你们眼中,
直到我们的话语传入你们耳中。

我们如蝴蝶般
被你们渴望的步哨网住——
如鸟语般被售予大地——
我们是具有清晨气息者
我们是你们忧伤未来的光亮。


圣地的声音


哦,我的孩子们
死亡已奔跑过你们的心
像穿越一座葡萄园——
把以色列漆红在世界的每一座城墙上。

仍驻留在我沙内的
渺小的神圣将有何结局?
死者的声音
透过隐蔽的芦笛诉说。

把复仇的武器置于田野
让它们变得温柔——
因为在大地的子宫里
即使铁器和谷物也属同类——

但是,仍驻留在我沙内的
渺小的神圣将有何结局?

在睡梦中遭谋杀的孩子
站起身来;弯下世界之树
将一度被称做以色列的
那颗白色、喘息的星
钉在它最高的树枝上。
再次往上挺跃,小孩说道,
到眼泪象征永恒的地方。


被迫害者不会成为迫害者


脚步声——
你们将被保留在哪一座
回声的岩穴中?
那曾一度大声预言
死亡将临的你们?

脚步声——
不是鸟的飞翔,内脏的检查,
也不是冒着血水的战神
证实了死亡的神谕——
只是脚步声——

脚步声——
刽子手和受难者的古老游戏,
迫害者与被迫害者,
猎人与猎物——

脚步声
使时间变得极其饥饿
用狼群去装饰钟点
让逃亡消灭于逃亡者的
血中。

脚步声
用尖叫,呻吟去计算时间,
用渗出的血液,直到它凝固,
将汗流浃背的死亡岁月层层堆高——

刽子手的脚步
盖过无辜者的脚步,
是什么样的黑月如此颤栗地
在地球的轨道上拉引扫荡之后?

在天体的乐音之中
你的音符在何处尖鸣?


为什么他们用黑色的仇恨


为什么他们用黑色的仇恨
答复你的生存,以色列?

你:来自一颗比其他都
遥远的星球的
异乡人。
你被卖到这个地球
为了让寂寞继续传留下去。

你的根源在杂草中纠缠——
你用星群去交换
那属于蛾与虫的一切,
然而:却像月光一样自充满梦境的时间沙岸
被带离到远方。

在其余的合唱队中
你总是
比人低一音
或高一音地唱着——

你将自己投入夕阳的血中
仿佛互相追逐的痛苦。
你的影子长曳
而为时已晚
啊以色列!

你的路途有多么遥远,自幸福
沿着千万年的泪水
一直到你化做灰烬的
路的弯处

而你的敌人用你烧焦了的
身体的烟雾
在天堂的眉上
镂刻你对生命的放弃!

啊如此的死亡!
当所有救援的天使
拖着滴血的翅膀
褴褛地悬挂在
时间的铁蒺藜上!

为什么他们用黑色的仇恨
答复你的生存
以色列?


世界啊,不要询问那些死里逃生的人


世界啊,不要询问那些死里逃生的人
他们将前往何处,
他们始终向坟墓迈进。
外邦城市的街道
并不是为逃亡脚步的音乐铺设的——
那些反映着无数叠满自画册般天堂送来的礼物的桌子之一生的
房子的窗户
并不是为那些自源头处啜饮恐惧的
眼睛所裁切的。
世界啊,强硬的铁已烧灼了他们微笑的皱纹;
他们想要走近你
因为你的美丽,
但对于无家可归者,所有道路却
枯萎如剪下的花——

但我们已经在流亡途中
找到一个朋友:傍晚的落日。
在它苦难的光庇佑下
我们被嘱咐走近它
带着与我们同行的忧伤:
夜的赞美诗。


如今亚伯拉罕已经抓住风的根


如今亚伯拉罕已经抓住风的根
因为以色列将在离乱后回家。

它已在世界的庭院
采集创伤和折磨,
已用泪水浸黑所有上锁的门户。

它的长老们——几乎已穿不下他们尘世的衣服
四肢伸展如海中植物,

腌渍于绝望的盐里
而夜晚哭墙在他们的臂中——
他们将再多睡一会儿——

但年轻人已将其憧憬的旗帜抖开
因为原野渴望被他们爱
沙漠渴望被滋润

而房屋将向阳
而建:上帝

而夜晚将再度吐出唯有在故乡才显得这么蓝的
紫罗兰般羞怯的字眼:
晚安!


蝴蝶


多么可爱的来世
绘在你的遗骸之上。
你被引领穿过大地
燃烧的核心,
穿过它石质的外壳,
倏忽即逝的告别之网。

蝴蝶
万物的幸福夜!
生与死的重量
跟着你的羽翼下沉于
随光之逐渐回归圆熟而枯萎的
玫瑰之上。

多么可爱的来世
绘在你的遗骸之上。
多么尊贵的标志
在大气的秘密中。


在蓝色的远方


在蓝色的远方
成列的红苹果流浪
——根深蒂固的脚攀向天空——
热望,为所有居住于山谷里的人
蒸馏出。

太阳,带着魔杖
躺在路边
命令旅行者停下。

他们静立于
玻璃质的梦魇中
而蟋蟀轻柔地抓搔
不可见的事物

而石头舞着
把它的灰尘变成音乐。


而后Zohar的学者记载着


而后Zohar的学者记载着
打开语字血脉的网孔
自回旋,隐形,唯渴望能
点燃的
群星抽出血。

字母的尸体自坟墓里升起,
字母的天使,古代的水晶,
天生即被囚禁于歌唱的
水滴中——而透过它们你看见
闪耀的青玉石,红宝石,风信子石
那时石头仍然柔软
且像花一般被播种着。

而夜,这只黑色的老虎
咆哮着;而那被称做白日的
伤口在那儿挣扎
且流出火花。

光是尚未说话的月份,
此时只一股氛围暗示着灵魂之神。


注:Zohar——《光辉之书》,犹太教神秘哲学的伟大著作,传为十三世纪西班牙的摩西?李昂所著。Zohar一字原为希伯来文“光明;光辉”之意。

呐喊的风景


在死亡动手扯裂所有缝线的夜晚
呐喊的风景
撕开黑色的绷带,

在摩利亚山区,跌落向上帝之崖壁,
燔祭之刀的旗帜飞扬
亚伯拉罕为他心爱儿子的呐喊,
仍存留于圣经的大耳朵里。

哦,呐喊之象形文字
镂刻于死亡的进口处。

破碎喉头之笛受伤的珊瑚。

哦,哦伸着蔓藤般恐惧手指之手,
深掘入祭祀之血狂乱耸起的鬃毛——

呐喊,随鱼群破碎的下颚紧闭着,
最幼小孩童们忧伤的卷须
以及耄耋者呜咽的呼吸之列车,

骤然砍进满是燃烧尾巴的枯焦的蓝天。
犯人,圣人们的囚室,
织满了喉头梦魇的图案,
沸腾的地狱,在带着脚镣奔跳的
疯狂的犬舍之中——
这是呐喊的风景!
用自诸多躯体骨骼的铁栏发出的呐喊
筑构而成的升天景象,
呐喊的箭矢,发射
自血腥的颤抖。

约伯对四方之风的呐喊
以及隐藏于橄榄山里的呐喊
仿佛一只封闭于水晶中的昆虫,被无能所压倒。

哦,夕暮般血红的刀刃,飞入喉头——
那儿睡眠之树舔着血自地上立起
那儿时间
自广岛与迈登涅克的骨骼滴下。

自被弄瞎的灵视之眼发出的呐喊——

哦,褴褛的日蚀中
你淌血的眼啊
高挂于宇宙间
好让上帝弄干——


注:
摩利亚(Moriah),南巴勒斯坦山区,亚伯拉罕预备在那儿以其子以撒为燔祭。见旧约创世纪二十二章。
迈登涅克(Maidanek),波兰东部纳粹集中营所在地。


多少海洋消失于沙中


多少海洋消失于沙中,
多少沙在石头中被苦苦祈祷,
多少时间在贝壳
歌唱的角里被哭泣掉,
多少对生命的放弃
在鱼群珍珠般的眼睛里,
多少清晨的号角于珊瑚中,
多少星之图样于水晶中,
多少笑的种子在鸥鸟的喉间,
多少思乡的线缕在群星夜间的轨道上穿梭,
多少肥沃的土壤
为了这个字的根:

你——
在一切砰然作响的秘密的
帘幕之后
你——


逃窜


逃窜,
何其盛大的接待
正进行着——

裹在
风的披肩里
陷在永能说阿门的
沙之祈祷中的脚
被驱赶
从鳍到翼
且更远——

害病的蝴蝶
即将再次获知海的消息——
这块刻有苍蝇之
碑铭的石头
自己投到我的手中——

我掌握着全世界的
而非一个乡国的蜕变。


舞者


舞者
如新娘般
你自盲目的空间
孕育出
遥远创世之日
繁盛的渴望——

以你肉体的音乐街道
你啜饮大气
在那儿
地球
寻觅分娩的
新孔道

穿过
夜之熔岩
仿佛
轻轻张开的眼皮
创作的火山第一声惊呼
眨着

在你四肢的枝桠里
预兆
搭筑它们鸣啭的窝巢。
像一名挤奶的女子
暮色中
你的手指
向隐密的光源
伸展
直到你,被黄昏的
苦楚刺痛,
献出双眼
交予月亮守夜。

舞者
分娩中的妇人
你独自
在你体内隐藏的
脐带上
带着神赐的
生与死孪生的珠宝。




在夜里
忙着遗忘这个世界
自极远处
你的手指粉刷冰穴
用隐匿的海它歌唱的地图——
它将音符聚拢于你的耳壳
造桥的石块
由此处到彼处
这精确的工作
留待垂死者
去完成。


天鹅


无一物
于水面上
而突然一眨眼间
悬挂上了
天鹅般的几何学
根植于水
向上蔓伸
而又弯下
吞尽了灰尘
且以空气
测量宇宙——


夜的年代


夜的年代
深埋于此块紫水晶中
而早先对光的记忆
点燃了当时仍流动
哭泣着的
忧郁

你的死亡仍然闪耀着
坚硬的紫罗兰


炽热的谜语


今夜
我将角落变成
忧郁的街道
而后我的身影
躺在臂弯里
这件疲惫的衣服
渴望被带走
而虚无的颜色对我说:
你不属于这儿!

我清洗我的衣物
许多死亡轮班歌唱
到处是对位的死亡
追捕者随着催眠术
将之织进
而衣料在睡梦中甘心地吸纳它——

仍然活着的人们抓牢了时间
直到金黄的灰尘抖落他们的手上
他们高唱太阳——太阳——
半夜里黑暗的眼睛
已被尸衣覆盖——

我的爱外流到你的苦难中
闯过死亡
我们活在复活中——

巨大的恐惧到临之时
我哑口无言——
鱼将其死白的一面
向上翻转
气泡为缠斗的呼吸付出了代价

所有的语字逃逸
到它们永恒的藏匿处
那儿创造力得拼写出
它行星般的诞生
而时间将它的知识输给了
光的谜语——

当你用双手
道出祝福
距离缩短
那些与海洋同血缘的事物
朝来世漂去
而没有回忆的灰尘开始涌动——

当你的颚部因
地球的重量而下垂——

在我的房间
我的床榻所在
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厨房的炉子
宇宙跪下以求四处
自不可见的事物
获得救赎——
我画一条线
写下字母
在墙壁上涂上那些
令新生者即刻萌芽的自杀的话语
我刚把星球和真理系在一起
当地球开始
敲松夜间的工厂
自口香糖抛出
死牙齿——

我看到他从屋子里步出
火烧焦了他
但未曾灼伤他
他把睡眠的公事包
挟在腋下
里面装满了文字和数字
整套算术——
他在手臂烙上:
7337这主要号码
这些数目字彼此相互结党
这人是测量员
他的双脚已自地球升起
有人在上方等着他
去建筑新的乐园
“且稍等待——很快地你也将得到安息——”

他们在街上互撞
地球上的两种命运
他们动脉中两种血液之循环
在此太阳系运行途中
呼吸着的两物
一片云飘过他们的脸孔
时间已龟裂
记忆自其间窥视
远近交融
自过去和未来
两种命运闪烁
而后分道扬镳——

风黑暗的嘶声
在玉蜀黍中
受害者随时准备受难
根部静默
但玉蜀黍穗
却懂得许多种土语——

而海中的盐
遥远地哭泣着
石头是火热的生命
而元素强拉于它们的链上
以结合成一体
当乌云幽灵似的字迹
把最初的意象接回家

死亡边界上的秘密
“把一根指头放在你的唇上:
寂静寂静寂静”——

四天四夜
你藏在棺材里
呼吸进——呼吸出——生命
以搁延死——
在四块木板间
躺着全世界的痛苦——
繁花盛开的时间在外头一分一分地成长
云在天上嬉戏着——

撒出种子,谷物的秘密
已然向未来扎根
开始:
亚耳丁森林的舞蹈
地层下的追寻
追寻那藏于水晶中的脸
虚无中的黎明在
南海之上
恋人们
把贝壳贴于耳际
里面有深海的音乐会
每颗星都通向一个入口
月球已有访客
老人未曾归来
新的启源吸吮着生命——


山如是爬进


山如是爬进
我的窗户。
爱是残忍的,
把我的心带进
你尘土的光辉里。
我的血液变成忧郁的花岗石。
爱是残忍的。

夜与死里里外外地建筑
它们的国土——
并不是为了阳光。
星星是缄口的夜语——
被残忍的爱的
狂潮
撕裂。


安慰者的合唱


我们是没有花朵的园丁。
没有药草可自昨天
移植到明天。
鼠尾草已在摇篮中枯萎——
面对新的死者,迷迭香失去了它的芳香——
即使艾草也只有昨天才苦涩。
慰藉的花朵过于微小
不足以补偿孩童一滴泪的苦楚。

或许可在夜间歌唱者的心中
采集新的种子。
我们当中有谁可安慰他人?
在介于昨日与明日之间的
峡道底处
天使站立
用他的翅膀磨刮忧伤的闪电
而他的两手分握着
昨日与明日的岩石
像伤口的两端
必须仍然裂着
还没能够愈合。

忧伤的闪电不允许
遗忘的田野入睡。

我们当中有谁可安慰他人?

我们是没有花朵的园丁
站立在一颗闪亮的星上
哭泣。


我们这群母亲


我们这群母亲
自大海般的夜
采集欲望的种子,
我们是散乱货物的
采集者。

我们这群母亲
梦幻般
随星座们一起迁移,
过去与未来的
洪水,
将我们遗弃给
我们的出生
仿佛一座孤岛。

我们这群母亲
对死亡如是说:
在我们血液中绽放吧。
我们把沙推向爱且将
一座反映的世界带给群星——

我们这群母亲,
把创造之日
模糊的记忆
摇入摇篮里——
每一次呼吸的起伏
都是我们恋歌的旋律。

我们这群母亲
把和平的旋律
摇进世界的心脏。


以色列的土地


以色列的土地,
你的边界曾一度被地平线四周的
你的圣人测量出来。
你的晨气为上帝的长子所吸引,
你的山岭,你的树丛
在极度逼近的神秘的
火焰的呼吸中升起。

以色列的土地,
为天国之吻选定的
星光灿烂地!
以色列的土地
而今你那被死亡烧焦的人民
已向你的河谷移居
所有的回声呼请族长们
对归来者祝福,
向他们宣告——那儿在无阴影的光中
以利亚曾和耕作的自由农同行,
那儿祓禊木在园中生长
甚至延伸到天堂墙边——
那儿小巷弄四处穿织
那儿祂像邻人般施舍与接受
而死亡无需收成之马车。

以色列的土地,
而今你的人民
泪眼斑斑地自世界各角落归返
在你的沙上重新书写大卫王的赞美诗
而那完工后的字眼“大功告成”
在它收获的黄昏歌唱——

或许新的路得已然在贫困中
站起,在徘徊的十字路口
紧握着她拾起的落穗。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