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勒内·夏尔(Rene Char)诗选         ★★★
勒内·夏尔(Rene Char)诗选
作者:勒内·夏… 文章来源:http://www.shigeku.org/ 点击数:2853 更新时间:2012-3-6 16:22:12   

 

勒内·夏尔(Rene Char)诗选


勒内·夏尔(1907 - ?)1930年曾与布雷东、艾吕雅合出过诗集《施工缓行》。近作有《在多猎物的雨里》(1968)、《求索集》(1971)等。


红色饥饿


你疯了。
这多么遥远! 
你死时,一根手指横在嘴前,在一个高贵的姿态里为了截断感情的涌流;寒冷的太阳青色的分享。
你太美了,没有人意识到你会死。
过一会儿,就是夜,你同我一起上路。
确切无疑的赤裸,乳房在心脏旁腐烂。 
静静地,在这重合的世界上,一个男人,他曾把你搂紧在怀里,坐下来,吃饭。 
安息吧,你已不在。 

树才 译 



宣告其名


那时我十岁。索尔格河将我镶嵌。河水如 
圣明的钟面,太阳歌唱着历历时辰。无忧无虑 
和悲愁苦痛都烙在一家家屋顶的铁公鸡上一并 
忍受着。然而在这个窥探着的孩子心里,怎样 
的轮子旋转着,转得比白炽火灾中的磨坊的叶 
轮更强劲、更疾速? 

注:索尔格河La Sorgue,法国南方阿维农地区的一条河流。 

何家炜 译


内冯的青春


公园篱墙内,蟋蟀 
沉寂无声只为更好 
地栖息。 

被牧场围绕的 
内冯公园里, 
一条没有斜坡的溪流, 
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 
描述着他们的哀伤, 
这样活着更美好。 

内冯公园里 
一位反叛者已经 
与溪流汇合,与这孩子, 
最终与这幻景汇合。 
内冯公园里 
必将逝去的是夏季 
没有一只蟋蟀的鸣声 
它,不时地,沉寂。 

注:内冯Névons,法国南方阿维农地区的一个小城。 

何家炜 译


共同呈现


你忙于写作, 
仿佛生命中你已姗姗来迟。 
于是这般引出你的源泉作为伴随。 
你赶紧吧。 
赶紧传送 
你背叛仁爱之心的精彩章节。 
确实,生命中你已姗姗来迟, 
无法澄清的生命, 
你思虑再三惟有接受融合, 
那是你每天被众生万物所拒绝的, 
你东一块西一块获得些许干瘪的碎片 
历经无情的斗争。 
除此之外,一切不过是顺服的临终, 
赤裸裸的末日。 
若你在艰辛劳苦中遭遇死亡, 
接纳它如同汗淋淋的颈背感到 
干手帕的好处, 
当你弯腰相向。 
若你想笑, 
献出你的顺从, 
决不要出示武器。 
你被创造出来只为一些独有的时辰。 
你变形吧,不带遗憾地消失 
合意于甜美的严峻。 
一个接一个街区清扫着世界 
不会中断, 
没有歧途。 
散作尘土。 
没有人会察觉你的消融。

何家炜 译 


愿它永生


这国度仅仅是一个 
精神的意愿,一个 
掘圣墓者。 

在我的国度,春天温柔的见证 
以及散羽的鸟群为遥远的目标 
所钟情。 
真理在一支蜡烛旁等待晨光。 
窗玻璃不修边幅。殷勤有加。 
在我的国度,人们从不质问一个 
激动的人。 
倾覆的小船上没有凶恶的阴影。 
致候痛苦,在我的国度闻所未闻。 
将因之增长的,人们才会借用。 
叶子,许多叶子在树上,在我的 
国度,树枝因不长果实而自由。 
我们不信征服者的那套信仰。 
在我的国度,人们感激着。 

何家炜 译


俘虏 


我嬉戏的青春铸成囚徒的生涯。 
噢,我生命的堡塔! 
田野,你们映照在我四个收获季节。 
我雷霆震怒,你们轮转着。 

何家炜 译


比利牛斯山 


被大大愚弄了的山, 
在您焦躁的塔顶上 
销弱最后一线光芒。 
仅剩空洞与雪崩, 
遗憾和悲伤! 
所有那些不被爱戴的行吟诗人 
都曾见过在某个夏天 
闪耀他们温存的悲观王国。 
啊!雪是严酷的 
它喜欢人脚下受苦, 
它要我们死于冰冻 
当我们在沙漠活过。

何家炜 译


同这样的人们一起活着 


我饿极了,我睡在证据确凿的三伏天。我 
羁旅漫行直至筋疲力尽,前额靠着干瘪的晒谷 
场。为了热病不泛起阵痛,我窒息住它的参乎。 
我抹去昏沉艏柱上它的数字。我一次次驳回。 
杀戮近在身旁当世界想要变得更好。我灵魂的 
雾月从未被翻越,谁在荒凉的羊棚里点起了火? 
这不再是清寂黄昏那椭圆的意志。百万恶行呼 
叫的双翼突然升起在昔时漫不经心的眼睛,向 
我们显示你们的企图和弃置已久的内疚吧! 
 
你显示吧;我们从未了结消瘦的群燕那崇 
高的安逸。贪婪地靠近宽敞的轻盈。时间中俱 
不确定惟有爱在扩大。不确定的他们,茕茕孓 
立,于心之峰顶。 
我饿极了。 

雾月:法兰西共和历第二个月,相当于公历10月下旬至11月下旬。 

何家炜 译


互不理会 


在这般漆黑的战斗和这般漆黑的凝滞中, 
恐怖使我的王国瞎盲,我举起收获季节生翼的 
狮子直到银莲花冰凉的喊叫。我在每个生命的 
变形链中来到这个世界。我俩各自相安无事。 
我从一种可并存的道德引出无懈可击的救助。 
尽管渴望消失,我是等待中的挥霍,骁勇的 
信念。绝不放弃。 

何家炜 译


四种惑魅 


公牛 

当你死时也决不是夜, 
为呐喊的黑暗所包围, 
太阳悬于两个相似的尖角。 
惟有爱之兽,剑里的真, 
双双刺进所有人之间。 


鳟鱼 

河岸,你们坍塌成饰物 
以便充满整个镜面, 
砾石上小船磕磕碰碰 
流水摁压又翻卷, 
草,草总被拉长, 
草,草从不暂缓, 
你会变成何种存在 
在透明的暴风雨里 
它的心催促之下? 


蛇 

一次次误解的王子,历炼我的爱 
使之转向她的主,我恨我对它 
仅有骚动的压抑或奢华的希冀。 
为报复你的色彩,宽厚的蛇, 
藏于丛林覆盖和所有房屋里。 
因了光与恐惧的联结, 
你好似已逃逸,噢边缘的蛇! 


云雀 

天空的终极火炭和白昼第一道炽热, 
她镶嵌在晨光里歌唱着躁动的大地, 
钟声主宰着她的气息并为她开路。 
惑魅,我们猎杀她时赞叹不已。 


何家炜 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