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吕征:《手机》《麻雀》
作者:吕征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pdsblue  点击数5016  更新时间:2012-8-15 3:41:07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

你觉得你握住的是整片森林。
也有时,反复搜寻,找不到一个可以拨出的号码。
那是在寂静的房间,它——
像陈年的树根,散发着地下的气息。
更多时候,它是忙碌的蜘蛛。单位纪律
——24小时不准关机!还有那么多的亲人,朋友,同学,熟人……
哦,若没了这张网,你该如何与生活产生关联?
想多了就头痛,还不如转发短信互送祝福
来得轻松。也有尴尬——当斟满柔情的呼唤,被陌生的盾牌
打翻;或者,粘缠的马蜂,搅得人头懵,甚至,冷不丁
蛰你一口!有时,真想把它摔个粉碎!任凭你
有多不情愿,还是得再次开机,及时地充电。有时,
它是甘霖,是餐碟,叫你捧着,盼着,心口跳出
味蕾。哦,这恼人的小东西,糖衣沙漏。可
又怎能离得开它——
此刻,是谁在那边拨弄丝线,扯得你整夜
整夜地辗转。

2012-4-19

 

《麻雀》

傍晚,在阳台浇花。“喳,喳……”——是它,
防盗网上,一只小麻雀。它蓬着毛儿,张着嘴儿,四处
寻梭。是啊,多久没下雨了,暑热的天,
嘴唇都析出沙粒。我舀起水,举高了盆子,
——“来,喝吧,来。”
它转过头,望着水,枯草茎般的左腿几乎就要
折断。倏地,飞走了——这之前,
我看得真真切切——它有着一秒钟
一秒钟的迟疑!那眼神!
乖,我是真的,真的……我该如何叫你相信?!
水盆悬在半空。“喳,喳,喳……”惨白的肥皂泡,
在风中打转。哦,老天,老天,
下场雨吧……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