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一周读书信息
 

东方游记
图片作者:(法)勒·…|译者:管筱… 更新时间:2011-5-29 21:45:00 查看次数:1642 推荐等级:★★★
东方游记
图片简介:

内容提要
    1911年5月,年轻的画家、建筑师柯布西耶开始了他为期五个月的东方旅行,历经东欧、巴尔干、土耳其、希腊和意大利。此书便是这次旅行的记录。全书贯穿着他对东方艺术和生活之美的直观发现、热情赞叹和深邃思索。
    这是柯布西耶的第一本书,也是他逝世前要求再版的最后一本书。柯布西耶伟大的艺术征程就从这里开始。体现在他建筑设计中的东方元素,对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强调,以及对建筑象征性的理解,都可以从本书找到最初的原点。

--------------------------------------------------------------------------------

作者简介
    勒·柯布西耶(1887-1965年),20世纪最杰出的建筑大师,同时也是优秀的画家、城市规划专家和作家。他丰富多变的建筑作品和激情睿智的建筑哲学深刻地影响了现代城市的面貌和人们的生活方式。代表作有:萨伏伊别墅(1928-1930年)、马赛公寓(1946-1952年)和朗香教堂(1950-1953年)等。集中体现他的建筑思想的著作是《走向新建筑》(1923年)。

--------------------------------------------------------------------------------

目录
致吾弟、音乐家阿尔贝·雅内莱
几点印象
致拉绍德丰“艺术画室”友人
维也纳
多瑙河
布加勒斯特
大特尔诺沃
在土耳其的土地上
君士坦丁堡
清真寺
墓地
她们与它们
一家咖啡馆
芝麻开门
两处仙境,一个现实
斯坦布尔的灾难
甜糟糟的,回顾与遗憾
圣山
帕特农神庙
在西方
--------------------------------------------------------------------------------

导语
        柯布西耶是20世纪现代主义四大建筑师之一,也是最为国人所熟悉的经典建筑师。本书柯布西耶出版的第一部著作,也是他逝世前要求再版的最后一本书。1911年5月,柯布西耶开始了他为期五个月的东方旅行,历经东欧、巴尔干、土耳其、希腊和意大利。此书便是这次旅行的记录。在体验异域文化的同时,寻找内心才能的落脚点。他带着一个准作家、画家和未来建筑师的三重准备踏上了这次旅程。因而,体现在本书中的是,优美独特的语言、体现出大师气质的素描画等的有机结合。在此次旅行之后,柯布西耶找到了自己未来的方向——成为一名建筑设计师。从他对帕特农神庙精细的素描就可以看出他后来从事建筑不是偶然的。可以说,本书是柯布西耶早期思想的集中体现,也是后来一系列成就的一个出发点。对于我们理解现代建筑与美学的变迁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

前言
    1911年,夏尔-爱德华·雅内莱(柯布西耶的本名),柏林彼得·贝伦斯画室的画家,决定与朋友奥古斯特作一次旅行。旅行的目的地是君士坦丁堡。两个朋友从5月到10月,花了很小一笔钱,游历了波希米亚、塞尔维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土耳其诸国。
    这样,夏尔-爱德华·雅内莱发现了建筑这门形式配合精神,在光亮下制造美丽的艺术。
    从德累斯顿到君士坦丁堡,从雅典到庞培,旅行途中,夏尔-爱德华·雅内莱坚持做笔记,记下了沿途的所见所闻和内心感受,还画了一大批图画,并由此学会了观看与观察。
    他从这些笔记里挑出一些文章,其中一部分由拉绍德丰市的《劝世报》发表。后来,他将这些文章收集补充,编成一本书.取名为《东方游记》,准备于1914年由加斯帕尔·瓦莱特在法兰西水星出版社出版。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阻止了此计划的实现,于是这部书稿就收进了勒·柯布西耶的文稿档案。在上述旅行54年之后,作者终于决定将书稿拿出来出版,因为这是他年轻时踌躇和发现的证物。1965年7月,他将书稿作了订正,并在不借助任何资料的情况下,认真地作了注释。
    在柯布西耶看来,此书是一份重要文献,具有很大意义,因为它记录了他成为建筑师与画家的关键岁月的经历。

--------------------------------------------------------------------------------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几点印象
    有一天在柏林,两个可爱的女同胞问我:“你要在外面旅行这么久,而且总是去一些新地方,难道不会使欣赏力变得麻木,失去新鲜感,不会只用见惯世事、无动于衷的眼光来看一切?在我们最近的交谈中,你的评论有时是那样出乎意料,让我们惊讶!……
    “现在你就要开始东方之行了。我们猜得出,你打算什么也不放过,要把大路两边的一切都记下来……
    “那时你会得到很多印象,形形色色的印象,方方面面的印象!……不过那样一来,我们的问题就得到解答了。你可不要怪我们提了些傻问题哦。”
    归根结底,她们说的是实话:每次在日耳曼做完劳神费力的远游,参观过某座旧城新城的石头迷宫,在蒂尔加滕区那些楼宇沉重的拱顶下面,或者沿着碧波涟涟的施普雷运河堤岸作着我们晚归的散步之时,我有时会对某座受人尊敬的圆顶出言不逊,或者对卧伏在一条平原河流的河口,被一个过于传奇的“堡垒”镇守的某座名城表示怀疑,或者对框在城堡主塔、壕沟和筑有雉堞的院墙里面的中世纪狰狞式样骂上几句,或者对那座线条模糊龇牙咧嘴的房屋大加抨击,因为那房子虽然顶着一个史诗般的柱形尖顶头盔,却被厨房黑糊糊的烟囱劈头砍了一刀,又像得了麻疯似的,被肮脏发臭的油烟熏成了酒糟鼻。
    与这个变得夸张的图景相反,我设想了另一个图景,它没有前一个这么流行,因为它幸运地没有被那么多人知道:石像之上,是湛蓝的天空,蓝天之下,是安详的微笑;石像周围,是小心地粗涂出来的麦海,金黄的麦浪间闪耀着一朵朵红花;在麦浪的衬托下,深邃的星空变得更蓝。
    我曾经满怀热情地评论过现代艺术,归根结底,我是批评了中世纪的德国绘画,赞扬了一二百年来那些画面宁静的作品。在我们今日的思想里,已经很少使用“浪漫主义”一词,可是这个轻率的词语还是激起我的愤怒。例如,一条湍急的大河在红色的危岩峭壁间奔流,或者在远一点的地方,像个活泼的神灵在平原上流淌,这样一幅图景自会引人欣赏,可是那些趣味恶俗、只知描绘山墙塔楼的画匠一旦把一套好斗之徒的衣钵扔到河上,观众就大倒胃口了。
    宽阔的大街绿树成荫,沥青路面被来往的汽车碾得那么光滑,夕阳投射上面,被映照成一条不尽的火带,火带两边,立着成千棵黑黢黢的乔木,这样一幅图景,有时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宏伟的创作。那些肮脏的窄街小巷,两边的圆顶建筑只是草草地修葺了一下,不经修饰的门脸将挑梁伸得太长,街面沉积着秽气,街屋潜藏着可疑的居民,聚集着吵吵闹闹的孩子,每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我就拔腿就走……而《旅行指南》…却迷上了这样的画面,并且为了表达其快乐,把星星从天上摘下来给这种画打上一个、两个或者三个肯定的星号。如此看来,我是怠慢了从前是那样傲慢的城堡女主人,丑化了一些自命不凡的“老美男”,粗暴对待了太多的19世纪暴发户。我玷污了一些姓氏,一些非常著名的姓氏。可怜的姓氏,可怜的词语魔法,我让它们变得多么苍白啊!让人失望的百牲大祭。
    为了让我得到别人的宽恕,我必须作一番解释。
    ——首先,恕我斗胆直言,有些人的名气是捧出来的,其实名不副实。艺术界与时尚圈子常常混作一堆,因此在艺术界,也有一些沽名钓誉之辈和夸夸其谈之人。当然也见得到一些谦谦君子和羞怯内向的人。既有大叫大嚷、要这要那的人,也有淡泊宁静、超然物外的人。
    ——另一方面,小姐们,你们说,一个艺术爱好者,不管他自己怎么看,在别人眼里,总有点像个脑袋长反了的人。就拿本人来说,你们知道我有个叔叔,他总认为,我乱七八糟地瞎评一气,为的是与普遍舆论过不去。他就是那样一根筋,怎么解释也没法让他改变看法。
    ——再说,我觉得美丽首先是由和谐,而不是由粗大、高广,或者花费的金钱数额,或者产生的舞台光芒构成的。之所以这么看,是因为我还年轻。年轻是为时短暂的罪过。我年轻,所以容易作出一些轻率的判断。我尊重折中主义,不过我要等到须发全白之后,才会闭着眼睛奉行这种主义。反过来,我会睁大眼睛——眼镜后面的两只近视眼,观察周围的一切。那副忧郁的眼镜给我一种博士或者牧师的派头。我说了许多傻话。活该,有时遇到亲友邻人斥责,我会改变主意,也来数落自己,甚至比别人的批评更严厉。这样一来,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主动抖抖身子,甩掉身上的脏污,别的时候,好奇的小姐们啊,我会觉得内心骚动,会以征服的愉悦节奏,跑遍一个梦想的国度,用完美的和谐来征服整个国度!
    不,持怀疑态度的小姐们,人是不会厌烦旅行的。人只会因这种爱好而变得稍稍像个贵族。确实,在一切都已社会化的当今之世,旅行是值得称赞的,尤其对《守望报》的读者来说更是如此。这次东方之行,远离北方粗糙的建筑,是响应阳光、蔚蓝色大海的汹涌波浪,和神庙那高大白墙的持久召唤——君士坦丁堡、小亚细亚、希腊、南意大利……总之此行将像个美丽的大肚罐子,里面将注满最深刻的内心感受……
    凌晨两点,在顺着流经布达佩斯与贝尔格莱德的大河往下行驶的轮船上,我就这样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不能自已,竟至忘记走上甲板,去观赏那一轮已经很满的月亮穿过星辰的迷宫,升起在中天的美景!P3-7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