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神箭(18)
作者:[尼日利亚…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3254  更新时间:2011/8/2 7:07:22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离赴宴还有一个多小时,托尼·克拉克却已经装扮妥当。在酷暑中为赴宴装扮是件非常讨厌的事,但是很多有经验的海上贸易者告诫他它必不可少。假如你想在这个世风日下的国家里活下去,他们说它就是一定要服用的灵丹妙药。忽视这一点,可能会是滑向更深的排斥的第一步。今天是舒服的,雨带来了一些凉意。托尼·克拉克不想受浆硬的衬衫和领带的折磨,曾谢绝过一些宴请。他正在阅读温特波特姆上尉借给他的一本书的最后一章,书的名字叫《尼日尔河下游原始部落的平定》,作者是乔治·阿兰。他时不时地看看金表,这是他离家去尼日利亚服役(乔治·阿兰可能会说,这是为了响应号召)时父亲送给他的礼物。他借这书已经超过两星期了,今晚必须读完还掉。热带地区对他的影响之一便是阅读速度下降,当然这书本身也有些乏味;在他眼里是过于自命不凡了。不过他现在发现最后几段蛮刺激的。这一章的标题叫“号召”。

  对于寻觅舒适生活和清静职业的那些人,尼日利亚的大门关上了,而且将永远关上,直到它的大地不再那么惊人的繁茂,直到它的人民生活在某种清洁的环境下。而对于寻求艰苦生活的那些人,对于对付人可以像对付材料的那些人,对于能掌控严峻局势、巧妙处理事件、决定命运、充当时代弄潮儿的那些人,尼日利亚正张开欢迎的怀抱。对于留在印度令大不列颠人成为这个世界的立法者、创建者和工程师的那些人,这个崭新又古老的土地将提供丰厚的回报和体面的工作。我知道我们能找到这些人。我们的母亲没有紧紧地把我们拽回到童年的炉火边,回到家人当中,回到中年毫无意义的运动生活里;我们最大的骄傲就是他们——虽然泪水涟涟地——毅然而无畏地把我们送走,让我们引领落后的种族。“当然我们就是这样一群人!”它会是在撒克逊人的土地上作战的诺曼人为之战斗的英格兰本土主义者吗?射手们在克莱西和普瓦捷流血而死,是为了他们吗;克伦威尔训练他的士兵,是为了他们吗?我们的年轻人学习德雷克 和佛洛比西尔 ,学习纳尔逊 、克莱武 和芒戈·帕克 ,仅仅是为了学习而学习吗?他们学习迦太基、希腊和罗马的知识,仅仅是为了纸上谈兵?不,不;一千个一万个不是!英国这个民族会上阵,英国人的血会说明一切。英国人的儿子会前赴后继地离开默西河,因为父母的意志而坚强,因为祖先的事迹而更加坚强,勇于面对风雨,勇于冒险,在生命的游戏中全力以赴。

  “很不错,”克拉克先生说着,又看了看手表。温特波特姆上尉家的平房只有两分钟的路程,时间很宽裕。来到奥克帕瑞前,克拉克曾在总部受训两个月,他永远不会忘记他被副总督大人邀请赴宴的那一天。出于某种奇怪的理由,他想象中应该是八点开始,于是准时到达总督府邸。灯火辉煌的大厅空空如野,如果不是一个侍者走过来递给他一杯酒,他就会走到前花园里去等候了。他不安地坐在椅子边上,手里拿着一杯雪利酒,思索他是不是应该等其他客人来之前先退到花园的树阴下。已经太迟了。有一个人急匆匆跑下楼,大大咧咧地吹着口哨。克拉克一跃而起。副总督大人朝他瞪了一会儿,才伸出手和他握手。克拉克作了自我介绍,正要道歉。但是大人没给他任何机会。

  “我印象中晚餐时间是八点一刻。”正好他的副官走进来,看见一位客人,便担心地晃晃手表,听听它的滴答声。

  “别担心,约翰。来接待一下克拉克先生,他来得有点儿早。”他扔下这两位,又上楼去了。整个晚餐他都没有再和克拉克说一句话。很快其他客人陆续到了。他们全是老资格的人,对可怜的克拉克毫无兴趣。其中两个人带来了妻子;剩下的人包括大人不是单身就是把妻子留在了英国的家里。

  对克拉克来说最糟糕的时刻是:大人领着客人走进餐厅,克拉克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剩下的人都没有察觉;大人坐下后,大家全都就位了。克拉克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副官这才注意到他,派一名侍者去拿椅子。副官又想了想,站起身,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克拉克。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