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阳光诗网译诗保存弗罗斯特长诗: 西去的溪水
   
 

 
弗罗斯特长诗: 西去的溪水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 译者:徐淳刚   发布时间:2009-6-16


“佛瑞德,北在哪边?”

 

“北?那就是北,亲爱的。
溪水是向西流去的。”

 

“那我们就叫它西去的溪水吧,”
(直到今天人们还这样叫。)
“它干嘛要向西流去?
几乎所有国家的溪水都是向东流去。
这肯定是条背道而驰
且非常自信的溪水,
我相信你——你相信我——
因为我们是——我们是——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
我们是什么?”

 

“人。年轻的或新的?”

 

“我们肯定是什么。
我说我们两个。让我们改说三个。
就像我和你结婚一样,
我们两个也将和溪水结婚。我们会在溪水上
架座桥并越过它,那桥就是
我们留下的手臂,在溪水边熟睡。
瞧,你瞧,它正用一个浪花冲我们招手呢
想让我们知道它听到了。”

 

“不会吧,亲爱的,
那浪花是在避开凸出的堤岸——”
(黑色的溪水撞在一块暗礁上,
回流时涌起一片洁白的浪花,
而且随波逐流不断翻涌着,
遮不住黑水也不消失,像一只鸟
胸前的白羽毛,
黑色的溪水和下游更黑的水
搏斗,激起白色的水沫
使得远处岸上的桤木丛好似一条白围巾。)
“我是说,自天底下有这溪水之日起
浪花就在避开凸出的堤岸
它并不是在冲我们招手。”

 

“你说不是,我说是。如果不是冲你
就是冲我——像在宣告什么。”

 

“哦,如果你把它带到女人国,
比如带到亚美逊人的国家
我们男人只能目送你到达边界
然后把你留在那儿,我们自己绝不能进去——
你的溪水就这样!我无话可说。”

 

“不,你有。继续说。你想到了什么。”

 

“说到背道而驰,你看这溪水
是怎样在白色的浪花中逆流而去。
它来自很久以前,在我们
随便成为什么东西之前的那水。
此时此刻,我们在自己焦躁的脚步声中,
正和它一起回到起点的起点,
回到奔流的万物之河。
有人说存在就像理想化的
普拉特或普拉特蒂,永远在一处
站立且翩翩起舞,但它流逝了,
它严肃而悲苦地流逝,
用空虚填满身不可测的空虚。
它在我们身边的这条溪水中流逝,
也在我们的头顶流逝。它在我们之间流逝
隔开我们在惊慌的一刻。
它在我们之中在我们之上和我们一起流逝。
它是时间、力量、声音、光明、生命和爱——
甚至流逝成非物质的物质;
这帘宇宙中的死亡大瀑布
激流成虚无——难以抗拒,
除非是藉由它自身的奇妙的抗拒来拯救,
不是突然转向一边,而是溯源回流,
仿佛遗憾在它心里且如此神圣。
它具有这种逆流而去的力量
所以这大瀑布落下时总会
举起点什么,托起点什么。
我们生命的跌落托起钟表的指针。
这条溪水的跌落托起我们的生命。
太阳的跌落托起这条溪水。
而且肯定有什么东西使太阳升起。
正由于这种逆流归源的力量,
我们大多数人才能在自己身上看到
那归源长河中涌流的贡品。
其实我们正是来自这个源头。
我们几乎都这样。”

 

“今天将是……你说这些的日子。”

 

“不,今天将是
你把溪水叫做西去的溪水的日子。”
“今天将是我们一起说这些的日子。”

 

译注:
1、 亚美逊人:又译亚马逊(孙)人,希腊神话中尚武善战的女性民族。
2、 普拉特或普拉特蒂:法国哑剧中两个理想化的人物。

 

(徐淳刚译) 

 


 

 

备注:本站文库作品多为从他站转载,作品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www.sunpoem.com
阳光诗网版权所有 联系本站 豫ICP备05012701号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