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阳光诗网最新推荐余小蛮:《戒指》《博帕尔》等
   
 

 
余小蛮:《戒指》《博帕尔》等
来源:平行诗歌网 作者:余小蛮  发布时间:2009-6-16

◎戒指

昨晚你用力掰开肋骨
胸骨,剖开皮肤
小乳房显得那么无辜……
血涌出来,那么多
你一次又一次
拿出你的心,是想告诉我什么?

2009.5.5



◎博帕尔


莫卧儿的末代皇帝奥伦泽布
你并不知道死后的事——
还有你,德里的士兵穆罕默德
来到这儿
博帕尔
遇到了你的女王,从此才
有了城邦……你们不会知道的奥伦泽布
或穆罕默德
你们不会知道有一天
毒云会笼罩在博帕尔上空
那个清晨人们还在沉睡
只有早起的人走在街道、阡陌或他们
自己的田地里
不会知道有一天,天还没亮
太阳还没有来得及升起
这儿就变成了地狱
一座死城
一万人,在昨天躺下就再也没有起来
十万人,永远提前生活在
地狱。

2009.5.5



◎一年之后


被石头和废墟压着的人
慢慢死去了
他们的身体在事后很久被挖出来
有些已经风干……
瞬间失去身体的魂魄还意识不到
什么是死去,它们得到自由的瞬间
想回家。
但家在哪儿?

2009.5.12



◎灰尘


我慢慢
成为我们

并不哀伤
甚至是一场欣喜

我现在和颜悦色
偶尔被涨满

偶尔又一下
一下

享乐——做我们
该做的

2009.5.13



◎放逐


在城市的街头擦肩而过
或者,让我们
在麦田
对坐而不识——
我们仅仅点头、微笑
并没有认出,前世的爱人

2009.5.13



◎婆罗梭叶境地 

  
那是一处
虚无之所
那是一处只我去留的
虚无之所
那有一些人们丢弃的祥和
午睡后的庸倦

“婆罗梭叶菩萨植下万株菩提 
叶子随梵乐和清风共舞”

古莲的种子发芽
她沉睡了多久?
天然的迟觉者
错过无数次花期——发芽,开花
或不合时宜
像阑尾那般多余

其实人们早就无喜无悲了
即或霎那花开,我们无所事事
表情麻木
我们套上那层
微笑的石头面具
请再欢喜一些……

“原本我们相爱
到最后,我们心生芥蒂。”

2009.5.13



◎无题

   
风雨欲来前的紧张是能让
蚂蚁也惊慌起来的
乌云的气势——压倒一切
声音和光,暗弱了下来
(兽王来临前
弱小生灵开始蹑手蹑脚
把影子也藏好)
狂风!一只停在墙上的蜻蜓
像是随时能被
揉皱,撕碎……
灌木和草,来不及逃走的
哗哗响的树梢
更加低垂的铅块似的云
让此时如一场悲剧的序幕徐徐拉开——
终于,那些雨铺天盖地而来
迫不及待,那些是
射向大地的箭簇
行雨令的天官
他如此急不可耐,像是挥翻
天河之水
所有酣畅淋漓
滂沱肆意的气势
都不及此刻。
他急匆匆地行完雨令
忽然就偃旗息鼓
他驾着乌云气势汹汹地离开
让刚才的一幕
像是瞬间的梦魇——太阳光咄咄逼人
虫蚁又从巢穴出来
世界又在忙碌
只我一人,呆若木鸡
太快了,电光火石
就已面目全非。

2009.5.13



◎最后


最后,杜拉斯的中国情人悄悄死了
(在地球的某个角落)
留给她那永恒的两年——足以抵偿那之后
漫长的半个世纪
最后,伍尔夫在自己的口袋里装满了石块
走进了欧塞河
(“我一直在浪费你的生命”)
最后,里尔克藏身在玫瑰里
而萨福坠崖
这是她选择——为爱
死去。
最后,我们都会死去……连爱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可是,你仍那么固执地
认真地……爱
这让我真惭愧。

2009.5.20




◎失语


街上行走的人
隔着厚重的衣物互相问好
表情同一的
面具
淡漠的城市废墟
灰尘、沥青、沙尘暴……我们的瓦砾
在钢筋上微笑
这个时代伟大的瘟疫
就快隔离掉所有的热情
亲爱的,我们无法相拥——我们是否
还在各自的身体?
即使不躲藏
也可能被视而不见

2009.5.25



◎雨


雨水和我
隔着窗户
贴在玻璃上的脸颊
眼睛
嘴唇
都在变形
五毫米
世界就开始扭曲
冷空气扑簌簌地撞上来
就在和我五毫米之外的距离
它们缓缓变成水珠
或就是泪珠……

2009.5.25






 

 

备注:本站文库作品多为从他站转载,作品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www.sunpoem.com
阳光诗网版权所有 联系本站 豫ICP备05012701号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