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阳光诗网译诗保存扎加耶夫斯基几首新作的翻译
   
 

 
扎加耶夫斯基几首新作的翻译
来源:平行诗歌网 译者:李以亮  发布时间:2009-6-16


[波兰]扎加耶夫斯基的诗 
李以亮 译 


◎主题:布罗斯基 



请注意:生于五月, 
一个潮湿的城市(由此,主题:水), 
不久为军队包围 
军官在其随身的背包携带了 
荷尔德林,但是,啊,他们 
无暇阅读。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语调——嘲讽,绝望——率真。 
总是在路上,从墨西哥到威尼斯, 
情人和斗士,不停地为 
靠不住的一方战斗 
(名义:诗歌对无限, 
或者,PVI① ,如果想用缩略语)。 

在每个城市和每个港口 
都有他的代理;有时他在那些无一懂得 
他的热心人群前,唱一首他的诗—— 
然后,疲惫地,在海边的 
水泥堤坝吸一支烟,海鸥盘旋在上, 
仿佛在波罗的海,于是回家。 

巨大的才智。钟情的论题:时间 
对思想,后者总是追逐幽灵, 
使玛丽•斯图亚特,代达罗斯② ,提比留③ 复活。 
诗歌应如赛马: 
野马,和大理石做成的骑师, 
一道隐藏在云团里的看不见的终点线。 

请记住:反讽④和痛苦; 
这痛苦在他心中存在已久 
并不断生长——好象 
他所写下的每一首哀歌都着魔地 
爱上了他,要他 
成为它唯一的英雄—— 

但是女士们先生们——请 
保持耐心,我们快要通过——我不知道 
该怎么说——某种类似于温柔, 
近似胆怯的微笑, 
瞬刻的怀疑,犹豫, 
完美辩论之间小小的停顿。 


译注: 
①PVI: Poetry versus the Infinite. 诗歌对无限。 
②代达罗斯,希腊神话中的建筑师和雕刻家。 
③提比留,全名为Tiberius Claudius Nero Caesar, 公元前42-37为罗马皇帝。 
④反讽(Irony),在这里是一个更大的概念,如苏格拉底的反讽,佯装无知。 


◎古迹游览笔记 


你突然出现在一个已经消失的城市。 
你忽然来到一座巨大 
并不真实存在的城市。 
三只精瘦的猫喵喵地叫。 
你注意到墙上竞选的标语 
而选举早已结束, 
空旷大获全胜并统治 
旁边一轮懒洋洋的太阳。 

旅游者游荡在不存在的街道, 
仿佛教堂神父们——啊,被 
深深的忧郁症烦扰。 
更衣室的墙壁干燥。 
厨房不存调味香料, 
卧室无人睡眠。 
我们进入居屋,花园, 
但无人问候我们。 

我们仿佛被搁置在沙漠里, 
面对干沙的酷烈 
——就像在另外一些 
并不存在的地方, 
你不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土著的城市。 
死亡营没有生命的迹象。 
一些朋友离去。 

过去的日子消失了, 
隐藏在土耳其帐篷里, 
隐藏在静止里,在不存在的博物馆里。 
而当一切逝去 
唯有嘴唇胆怯地蠕动 
似一个年轻僧侣的嘴, 
一阵风起,海风, 
带着清新的承诺。 

墙上的一扇门斜开, 
而你瞥见生命比遗忘更强大; 
起初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园丁们耐心地,跪着 
照料黑色的泥土,大笑的佣人们 
用二轮手推车装运成堆香气洋溢的苹果。 
四轮木马车嘎吱嘎吱行走在厚厚的石子上, 
清水流过一道狭窄的水槽, 

葡萄酒回到了水罐, 
爱情返回了它曾定居的 
那些农舍, 
默默重获它对于大地和我 
绝对,君王般的权力。 
看,火苗摇曳在灰烬之上。 
是的,我能认出那面庞。 


◎静物画 


我们常常只看到一些细节—— 
来自十七世纪的葡萄, 
依然新鲜、闪亮, 
看到一把精致的象牙餐叉, 
一副十字木,几滴干涸的 
血和巨大的痛苦。 
磨光的镶木地板嘎吱作响。 
我们置身于一个奇异的小城—— 
几乎总是置身于一个奇异的小城。 
某处站立一位看守打着呵欠。 
梣木树枝在窗外摇晃。 
引人入胜的, 
静物画。 
学者们为它奉献一部部大书。 
而我们活着, 
满是记忆和思想, 
爱,有时是悔恨, 
我们不时怀抱一种特别的骄傲 
——未来在我们体内叫喊 
它的喧声,使我们具有人的秉性。 


◎考帕克利士提教堂① 


我们靠近犹太人居住区, 
以另一语言,大卫的方式, 
小心的祈祷升起 
仿如坚果,葡萄。 

教堂并不美丽, 
但不缺少庄严; 
一道道垂直线 
和灰尘,颤抖在阳光里。 

小小默示 
和艰苦沉默的圣殿, 
对已逝者满怀 
渴望的岩层。 

不知是否允许, 
如我不完美的祈祷 
进入那黑暗、颤抖的空中, 

不知我无止境的探求 
是否可以停留在这教堂里, 
寂静,满足如一只蜂房。 

译注: 
①考帕克利士提教堂,在古老的克拉科夫,属典型的哥特式建筑。 Corpus Christi为基督圣体,故亦有称圣体瞻礼节。 


◎旧式礼拜① 


深沉的声音不断祈求着宽恕 
不带一丝自我辩护 
他们荣耀的歌唱——此外 
惟有一只磁盘 
轻快、无形地旋转。② 

一个独唱者让人想起 
约瑟夫•布罗斯基在美国人面前 
朗诵他的诗作,任何形式的复活 
都不被相信, 
但高兴有一个人相信。 

这就足够——或是我如此想—— 
有一个人为我们相信。 

低沉的声音依然在唱。 
请宽恕我们。 

也请宽恕我, 
看不见的主。 


译注: 
① 此诗指的是在克拉科夫的犹太人举行的传统的祷告仪式以及圣餐仪式。 
② 这里暗示了在传统之外,现代科技对传统仪式的改造。 



[关于作者]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Adam Zagajewski 1945-),波兰极具国际影响的诗人、小说家、散文家。1945年生于利沃夫(今属乌克兰),出生后即随全家迁居格维里策。1970年代成名,是新浪潮派诗歌的代表人物。1982年移居巴黎。主要作品有《公报》、《肉铺》、《画布》、《炽烈的土地》、《欲望》等。2004年获得由美国《今日世界文学》颁发的诺斯达特文学奖。扎加耶夫斯基的诗歌贴近生活真实,抛弃了语言中华而不实的成分,风格简洁、朴实,富于思想色彩。米沃什称赞“历史和形而上的沉思在扎加耶夫斯基的诗中得以统一”。美国著名文学评论家苏珊•桑塔格在《重点所在》一书里,对扎加耶夫斯基作品的风格这样写道:“这里虽然有痛苦,但平静总能不断地降临。这里有鄙视,但博爱的钟声迟早总会敲响。这里也有绝望,但慰藉的到来同样势不可挡。”  
 


 

 

备注:本站文库作品多为从他站转载,作品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www.sunpoem.com
阳光诗网版权所有 联系本站 豫ICP备05012701号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