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阳光诗网最新推荐李以亮诗歌若干首
   
 

 
李以亮诗歌若干首
来源:平行诗歌网 作者:李以亮  发布时间:2009-6-16


   
记事:一只麻雀造访了我的陋室


这个下午我读着阿多诺《美学原理》。
审美救赎的命题带来一丝光线。
立冬日。暮晚的寒意令我起身活动筋骨。
于是我听到了卫生间你的翅膀起落划出的声音。
我猜不出你造访的路径和意图。
我叫来我的女儿她的想象力仍然不能打消我的迷惑。
这是立冬日。你来了。我们有着共同的季节。
这里比外面略显温暖。
但这里没有你的巢。
我走近你。你感到了危险。你想飞走。
但我比你更不清楚通往天空的道路。
门是铁门,上了锁。
窗户紧闭,遮着帘子,外面是防盗网。
你可以站到我的手心。我可以托着你如一朵火焰。
我带你离开。可惜你不懂汉语。
你误打误撞,来到客厅,站上了吊灯。
我喊孩子开了门,但门外已是夜色一团。
我们熄了所有的灯,只余厨房一盏。
那里的窗户预先敞着。
你终于领会了我们的引导。
你飞向了窗台,迅速站上了防盗网的一栏。
你是通人性的生灵。
你从网格里回头张望,得意于我和女儿对你开心的赞扬。

2008年11月8日追记


 

《流水诗章》

  

◎ 断章 


并无必要登高,并无必要屈尊微笑
在一个拥挤的地方吆喝
市场之歌高于一切!并无必要
当掉裤子,并无必要保持清高 

并无必要抒情,并无必要叙事
默默活过一生的人太多了!比如
你的父母生你养你,最后
他们先你而去,腾出渺小的空间 

你来了,你看见,并未留下脚印
应该学习冷漠,感谢文字——
“打击你所爱,爱你所打击”
感谢K,他所经历的一切,并无必要 

翻译。还有加谬,感谢他为我们
说出:现在,不过读报通奸而已
并无必要愤怒,并无必要悲哀
并无必要做一个诗人——诗人何其多 


2007-9-1.
2008-10-26.再稿 

  

◎ 修鞋匠



一生要穿多少只鞋子?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还有这个人
见过多少只脚,修补过多少损坏的鞋。
在等待缝线的时候,我和他交谈。
他来自沙市,一个过气的轻工业城市。
大儿子已成家,也就是说
“不需负担”。二儿子去了长春
读大学,“很快就要赚钱了”。
他很满足。“出租屋,就在小河村。”
他指了指,大约想着老妻
正为二口之家,升火做饭。
“做完这个就收摊了。”我看着
这个慈眉善目的老男人,但他
似乎更习惯低着头,习惯
一把锥子,戮进鞋底或鞋帮。
我看着,一双职业的手。
变形的骨节,手掌。太多的老茧
太多的痂和创疤。这就是了,我们风雨无惧,
全因我们的肉体,出色的防御机制
和愈合能力。为此,我们感谢上苍。 

2008-09-08 

  

◎ 给母亲 

  

自你走后,我就活得无家可归
母亲,这非我本愿,你该理解
自你走后,我拒绝了所有的生日仪式
那遥远的你受难的日子,是否值得? 

我曾经吮吸你,为了成长
我曾经在你掌心站立,为了飞翔
如今我置身这最后的墙角
但仍然不是可以纵情失声的地方 

我曾在你怀中赤裸,那么幸福
我曾试图抓住你的手,那么徒劳
我仍在寻求能够接手你爱的爱
为了兑现一个不曾说出的诺言 

自你走后,这世界已经面目全非
而你定格在相片中,仿佛时间的人质
我甚至不敢多看你一眼,一次次
我忘记了钥匙,却带着你的嘱咐出门 

2008-09-22 

  

◎ 妹妹
——纪念我在夏天离去的表妹 

  

妹妹,记得在我们夏日夜晚的河滩么
沁凉的竹子床,飘忽的萤火虫
劳作后的人们被河风吹拂,说着遥远的事情
妹妹,你是我们的小客人,我向你学习礼貌 

这么久,我们的孩子已经比那时候的我们高
他们没有河滩,没有竹子床,没有萤火虫
妹妹,你已离开这么久,这么久
我向我的爱人说起你,今天,她也有了嫉妒 

妹妹,生命多么美好啊,仅有一次的花开
仅有一次的童年。你却选择了放弃
记得在我们夏日夜晚的河滩,我和你
并排躺着。妹妹,我曾发誓要为你数尽天上的星星 

2008-07-29 

  

◎ 2008年8月30日 


这个平常、被合理取消的周末,我
想着诗,你所描述的海,沙滩,娱乐水域
海边攒动的、前来寻找天堂的外国人
我不是这世界的一部分,虽然
我活在这大地的表面,如此孤单 

在我的城市,雨淅淅沥沥带来了凉意
接踵而至的将是一个金黄落叶的秋天 

我给你的信那样简短,渴求透支着耐心 


2008-8-30 

  

◎ 叫我的名字 

  

叫我的名字,你叫着我的
不带姓氏的名字
你叫着,它只适合你叫
你叫一次,就给我昂扬的快乐和力量
你叫着我的名字,还有那个动词
我们已经不可分割
在我欲望的旅馆在我沉默的耳鼓
安,你荡漾,呼啸
奔腾不息 

  

◎ 可以吃的女人 


水晶梨,折刀
旅途
我雕刻你,可以吃的女人
你是水,少量的有机酸,维生素B1、B2
你是我,皮格马利翁
赋予的形象,“在你全身肌肉发光的时刻
躯体焰火四现”
我被欲望灼痛,我为爱悲伤 

  

◎ 偶记(1) 


安静地
逡巡
这孤独的领地
我拒绝腐尸,豺狼,鬣狗
不交换性伙伴
热爱独处一如你热爱
那一整个
浩瀚的草原 

  

◎ 偶记(2) 


石头给我一副心肠
捕蛇人给我一副毒药
草木给我一个春天
你,给我一个新生 

  

◎ 回忆 


在湖边散步
凉风拂面
远处有人唱歌
车灯射过来射过去
三米之外有情侣静静拥吻
我们则相反
惊动了湖里的鱼群
我说,你的衣服底下
有奇迹
你也是——
这是你后来说的 


2008-10-14


◎ 疼痛 


此刻我和这个多年来扎根此地的
神经病人为侣,看守树木、电线杆、下水道。
所有的人都是一无所有的人,
所有的歌不过是市场之歌。
你,茫然行走的人,打手机的人,
还有你,被铁包裹的人,
你们看守什么?此刻我和扎根此地的
这个神经病人对视,直到我低下肩上
扛了四十多年的头。昨天好心的朋友们
在网上发起募捐,举意要把一个将要变成植物人的
诗人拉回到世界上来,
而我多想活成石头。“在流离失所,孤苦不幸中,
不许我丧失同情的是你……”
所以我要拒绝所有死的、活的隐士,
痛恨隐士们的山水清音。所以我要
和此地扎根的神经病人为侣,
看好我的疼痛,躯体,一日日疯狂的心。 

2008.8.19. 

  

◎ 无为在歧路
——给老友R 


R,我的老友,我们不再年轻除了这颗心。
有什么办法,我们就是愿意拒绝老,
抵抗老。因此我们在人们眼中是幼稚的。
因此你对少女的爱是绝对荒谬、好笑的。
老R,经过多年的观察,我发现我们
其实是一致的:一半狂热地爱着生活
一半却早已经厌弃。这危险的钢丝
我们还要走下去,走下去。因此
活着,是冒险;失足,是死亡。 

R,为了你的肝,为了我的皮肤,
建议我们还是少喝点酒,别无它意。
做梦只有自己知道,喝醉只有别人清楚,
R,我永远记得那天我们从汉口打的
回来的路上,你有多难受,你都不记得了。
我说,司机,请开稳一点,请开慢一点,
这里有个病人。——但这是不确切的
因为你似乎保持着难得的清醒。呵,老R,
你的泪水,那男儿泪,谁曾见过?
它不知不觉流淌,伴随着你发自肺腑的
言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老R,我能理解,我能理解,
但我真的无以安慰,我也不要同病相怜,
所以我要向你靠过去,靠过去,靠得紧紧。 

R,我现在才真正发现,生命是要快乐的,
我们不要辜负它。一半的我们,要壮大。
一半的我们,要警惕它萌芽,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有一个孩子,带来上帝尚未对人类失望的消息。
关于这个,我显然不能做主,但我真的希望你,老R,
找个女朋友吧,当然,我也并不反对,你去养条狗。 

2008.7.23. 

  
 


 

 

备注:本站文库作品多为从他站转载,作品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www.sunpoem.com
阳光诗网版权所有 联系本站 豫ICP备05012701号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