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阳光诗网南北文库易中天: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来源:搜狐博客 作者:易中天  发布时间:2009-6-16


  据 2009年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日《东方早报》)。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一,余秋雨公民的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三,如何使用这20万善款,也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是什么? 二,将这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6月15雨时分”?也不要说这三个问题没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难道那20万善款,是自己“含着眼泪”,飞到“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我知道,有人很为余秋雨公民抱不平。他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咋就这么难?我的回答是: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只要亮出收据就行了。当然,如果是静悄悄地捐款,那就连这个手续也不必。可惜余秋雨公民,却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捐款。这就跟“做好事不留名”云云,八竿子打不着,还是别“秋后算账”为好! 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日《东方早报》)。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一,余秋雨公民的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三,如何使用这20万善款,也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是什么? 二,将这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雨时分”?也不要说这三个问题没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难道那20万善款,是自己“含着眼泪”,飞到“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我知道,有人很为余秋雨公民抱不平。他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咋就这么难?我的回答是: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只要亮出收据就行了。当然,如果是静悄悄地捐款,那就连这个手续也不必。可惜余秋雨公民,却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捐款。这就跟“做好事不留名”云云,八竿子打不着,还是别“秋后算账”为好! 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日《东方早报》)。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
  
  一,余秋雨公民的雨时分”?也不要说这三个问题没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难道那20万善款,是自己“含着眼泪”,飞到“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我知道,有人很为余秋雨公民抱不平。他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咋就这么难?我的回答是: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只要亮出收据就行了。当然,如果是静悄悄地捐款,那就连这个手续也不必。可惜余秋雨公民,却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捐款。这就跟“做好事不留名”云云,八竿子打不着,还是别“秋后算账”为好! 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日《东方早报》)。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一,余秋雨公民的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三,如何使用这20万善款,也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是什么? 二,将这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
  
  三,如何使用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日《东方早报》)。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一,余秋雨公民的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三,如何使用这20万善款,也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是什么? 二,将这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这20万善款,也是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日《东方早报》)。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一,余秋雨公民的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三,如何使用这20万善款,也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是什么? 二,将这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
  
  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
  
  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雨时分”?也不要说这三个问题没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难道那20万善款,是自己“含着眼泪”,飞到“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我知道,有人很为余秋雨公民抱不平。他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咋就这么难?我的回答是: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只要亮出收据就行了。当然,如果是静悄悄地捐款,那就连这个手续也不必。可惜余秋雨公民,却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捐款。这就跟“做好事不留名”云云,八竿子打不着,还是别“秋后算账”为好! 是什么?
  
  二,将这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雨时分”?也不要说这三个问题没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难道那及相关部门把余秋雨的20万元捐款用到了哪三所学校的图书馆”,或者说不知道“当地教育部门如何运作这笔捐款”(2009年6月15日《东方早报》)。这就不难得出三个结论:一,余秋雨公民的20万善款已经全部到账; 二,收到这20万善款的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三,如何使用这20万善款,也是“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事。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简单得只用回答三个问题就行:一,所谓“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名称是什么? 二,将这20万善款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途径是什么(转账还是付现)? 三,交给“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是在什么时间(精确到年月日即可)? 名称、途径、时间,就这么简单。这样三个现在就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九月呢?莫非那时才是“秋20万善款,是自己“含着眼泪”,飞到“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雨时分”?也不要说这三个问题没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难道那20万善款,是自己“含着眼泪”,飞到“当地教育局及相关部门”的? 我知道,有人很为余秋雨公民抱不平。他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咋就这么难?我的回答是: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只要亮出收据就行了。当然,如果是静悄悄地捐款,那就连这个手续也不必。可惜余秋雨公民,却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捐款。这就跟“做好事不留名”云云,八竿子打不着,还是别“秋后算账”为好! 
  我知道,有人很为余秋雨公民抱不平。他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咋就这么难?我的回答是: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只要亮出收据就行了 敬告余秋雨公民:算账不必秋后,莫待秋雨时分 易中天 据 2009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代理余秋雨公民捐款事宜的“九久公司”董事长黄育海,14 日在电话中告诉CBN记者:公众关心的“余秋雨涉嫌诈捐”一案,“到9月份就真相大白了,要耐心等待”。为什么呢?因为“确定捐赠的对象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到9月份学校名称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位黄董事长,是真的“不懂事”,还是觉得公众“好糊弄”。看来,也只有耐心地把话说得更明白──现在公众关心的,不是这20万善款,具体用到了哪三所学校。大家关心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合理的时间内,它们是否全部到账? 这个问题,黄董事长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知道”回答过了。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当地教育局。当然,如果是静悄悄地捐款,那就连这个手续也不必。可惜余秋雨公民,却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捐款。这就跟“做好事不留名”云云,八竿子打不着,还是别“秋后算账”为好!


 

 

备注:本站文库作品多为从他站转载,作品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www.sunpoem.com
阳光诗网版权所有 联系本站 豫ICP备05012701号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