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阳光诗网阳光诗文白地访谈:诗歌永远服务于自己的心灵
   
 

 
白地访谈:诗歌永远服务于自己的心灵
来源:阳光诗网  发布时间:2008-10-2

白地访谈:诗歌永远服务于自己的心灵


■ 杨勇:广东诗人
■ 白地:浙江诗人

 

写在前面的话:
    提到白地,我总会想起这样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饿其体肤,劳其筋骨。当然,这个大任,对于白地来说,当是成为一名优秀的诗生活者。白地感动我的,首先是她的人,她对生活的热爱,她面对苦难表现出来的从容,她轻易就能抓住幸福的禀性和能力。白地的生活是不完满的,她居无定所,生活奔波,至今孑然一身。但她又是幸福的,她情思泉涌,才华横溢,坦然笑对一切。生活将艰难推给她,她献给世界的却是微笑。她说:没有人让我爱,我就爱所有人;她说:生活要兼备庸俗与高贵。白地经历过那么多,但她对这个世界始终充满激情,对生活满怀感恩,对朋友真诚以待。白地以一份天使般的天真和纯洁写着诗,她诗里包含的真情,就像从心底自然流淌出来。也因此,她的诗开阔、从容、纯净、坦荡、率性而为,我喜欢她的真,诗里诗外的真。我认为,真诚是成为一名优秀诗人具备的必要条件。


杨勇:白地好,咱们先从你的笔名谈起吧。为什么取这么一个名字呢?这是你一开始写诗就取的名字吗?
白地:我最初的笔名是莲子,后来发现有重名,我不喜欢与别人重复,所以想换名字。我的本名中带有“连”字,笔名就想随“连”字音与“莲“有关,古书中莲被称为“菂”,可这个字在网上发不出来,后来就随“菂”字音,成了“白地”。不过,改完后就十分喜欢这个名字了,觉得它爽净、大气、实在又宽阔,后来就再也没换过。


杨勇: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还记得吗?第一首诗是什么,有印象吗?目前为止,最喜欢的是哪一首诗?
白地:初二开始写分行,带题目的94年开始写些,真正开始写是2002年底2003年初那时候。第一首诗不记得了,倒记得第一首发表的诗,是《我在颤抖》,内容很模糊,就是写得苦大仇深的样子,现在想想挺好笑的。
不过,写那么多了,真说不上来自己最喜欢哪一首,好像《俄狄浦斯》感觉深些吧,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它感觉特别深。


杨勇:这段时间,你的诗作频频出现在一些文学选本中,对此你有何感想?这对你的写作会有什么影响或促进吗?
白地:说不上频频,零星有点吧。03年和04年上半年发表和选入选本倒是挺多的,后来我逐渐退出了论坛,也忙于生计,与外界联系非常少了,发表和刊登的也就少了。对于这方面的感想,很简单:能被发表和刊登是最好,不能发表和刊登也不藏那想法,一切顺其自然。有来约稿荐稿的我一般都给,但主动投稿不多。这对“写作”毫无影响,事实上,我的东西的风格和内容不太适合在刊物发表的,我也无意于去改变,唯愿诗歌永远服务于自己的心灵。


杨勇:对你来说,诗歌是什么?你觉得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
白地:对我来说,诗歌要说得好听一些,是日常精神生活的弥补,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一种情绪,呵呵。诗没有原则意义上的好坏之分,最多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诗路不同,就不能以“好”与“坏”相鉴。我认为的“好”诗,首先是要必备真实的生活和作者真实的感情,其次是要具备诗歌的声音和节奏,再次才是手段和写法,但最终的,都是在凭感觉在判断。


杨勇:为什么写诗?想通过诗歌干什么?你现在的创作和预想的有差别吗?
白地:最初为什么写诗,倒真是忘了,毕竟过去十几年了;现在写诗,只是能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富足些。通过诗歌还能干什么?呵呵,不干什么。写不等于就是创作,我离创作的距离还很遥远,写诗的始末都没有过什么预想,最多就是在十几年前想在某刊物上发表一首诗,十年后实现了,现在很满足。


杨勇:你写了那么多诗,一般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你认可自己的诗人身份吗?
白地:呵呵,后面这个问题好玩,请允许我改编下鲁迅先生的话,先回答吧:我本不是诗人,叫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诗人了。
写诗是需要有“情况”,夜深人静的时候,失落的时候,孤寂的时候,非常快乐的时候,非常伤心的时候……等等皆有可能。具体情况具体分享。


杨勇:你如何评估一个诗人?你认为影响一个诗人成长的因素主要是什么?
白地:为诗先为人,如何评估,这有标准,但仅是个人目光界限中的标准,或许狭隘,或许痴蠢,不好言说。
生活的遭遇或许可以帮助诗人成长起来吧,就像生活可以帮助所有人慢慢地走向年老一样。


杨勇:请谈谈你对中国传统诗歌和思想的看法,谈谈你对当代西方诗歌的看法。
白地:这对于我是个盲区。无论中国传统的当代西方的,我学习都还来不及,不敢存有看法。本来读书就少,这也是当我处到这个充满诗歌氛围的圈子中时觉得最惭愧的事。以前是没有条件读书,现在是没有时间读书。生活就总是这样矛盾。


杨勇:当代优秀诗人几乎都是博览群书者。而你说你读书比较少,不具备一个完满的阅读经历是否是写作过程中的一大缺憾?阅读对你意味着什么?你的阅读有什么侧重吗?
白地:是缺憾,但恶补都估计补不回来了。据我感觉,人最佳的读书年龄应该是在18-25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人已经具备理解书本内容的能力,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阅读,而人过25岁之后,就要奔忙于情感与生计,即使看上去在读书,效果也不会太好。对于目前生活还不稳定的我来说,读书就尤其是件奢侈的事情了。
目前来说,阅读对我意味着是越读越不敢写,觉得那么多人都把人间的喜怒哀乐写完了,我还凑这个热闹干嘛,呵呵。
阅读少,就无所谓侧重,杂七杂八的都看,有感觉的,写个读后感,没感觉的,就永远让它呆在书架上了。


杨勇:我记得邹汉明曾经说过,你是一个经常变换手机号码的人。你也在诗集《温暖的冰》的后记中说自己无时不在颠三倒四地生活。这当中必然有着密切的关联。能谈谈你过去的和现在的生活吗?
白地:这个问题太庞大了,不知从何说起。不过,说到底其实也只有一句话,就是:生活在越过越简单。最近与朋友闲谈,就常说到这一点:人从简单走到复杂,再从复杂回归到简单时,那是完全不一样的简单,后者中会包含了许多经验性的东西,看似简单,却饱满而精神。
“颠三倒四地生活”是说本来是想让自己能过得更好而作下一些选择,结果往往弄巧成拙,这其中有可抗力的因素,也有不可抗力的因素。相对来说,我珍惜的是现在的生活,过去的生活已不想提及。

 

杨勇:你的生活理想是什么?如果可以选择,你渴望一种怎样的生活?生活与写作之间,你觉得哪一方的影响更大一些?
白地:生活理想是让自己过得好,希望自己的存在能使家人和朋友过得更好。渴望的是一种正常人的生活。生活永远是第一的,它当然于何时何地都大于“写作”。


杨勇:你有过最困难的时候吗?生活的和写作的。如果有的话,你那时是否想过放弃?
白地:谁都有过最困难的时候的,于我来说好像只是生活上的。想放弃写诗的念头有过,但不是因为困难,而是看到许多人都在写诗。人人都可以写,什么都叫诗,这让我差点对诗歌心灰意冷,曾在心中如此圣洁的诗歌此时却成了大众套餐,像一个集市,其中的人们争先恐后,让我非常难过。我真害怕哪一天我清晰地发现自己已经是其中的一员了……


杨勇:里尔克指出:我们都是孤独的。你如何理解这句话?你常会感到孤独吗?你常用什么方法排解孤独?
白地:孤独是针对每一个人的,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会有孤独感,因为在偶尔的时候,风吹不到他们,阳光照耀不到他们。能体验到孤独,才是正常的生命。消解孤独的方法有多种,睡觉,写诗,散步,上网,做家务,等等,都可以,只要不选择用孤独来嫁接孤独。


杨勇:你对你的写作过程满意吗?经常修改诗作吗?你认为修改对于诗作的完美是必需的吗?从什么时候起,你觉得你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比较成熟了?
白地:满意。我只在想写的时候才写,所以不存在别人的那种冥思苦想好些时候才写出一首的那种情况,一般想写的感觉来得很快,写得也非常快,几分钟完成一首当是没有问题。
对写下的诗进行修改是需要的。因为怕流失了一些感觉,写时就比较快,但有些措词在短时间内是无法用得准确和满意的,这就需要后期的修改。但是,修改只针对个别的字词和标点,如果要大改,我一般是会放弃掉那首诗的,改后的诗就不是当初的诗了,存在了也没意义。
我从来没认为我成熟了,至于别人成熟不成熟,也与我无关,呵呵。我是一个相对自私和自恋的人,只关心自己。

 

杨勇: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从中唱出自己独特的声音。请说说你的语言风格以及形成的过程吧。
白地:这就好像是一个苹果的成熟过程,有水,有阳光,它自然会成熟的,没有特定的形成过程,也还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杨勇:你参与并创立了一些诗歌网站和诗歌团体,比如阳光诗网,海盐读书会等,能不能谈一谈所做的具体的事情?目前有什么新的要求和想法?
白地:阳光诗网是我前几年就做的,起初只是为了学做网页的技术,后来玩得差不多了想撤退,可有一些别人的资料放在我的空间里,如果消除空间,那别人的资料暂时就无处存放了,于是网站续了下来。后来想着既然有这个空间,就尽量不要浪费了,自己想看的一些东西又正好没地方放,于是把诗网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见有许多人上来看,心中也安慰,至少我觉得我为大家创造了一些什么,稍有些小满足。
海盐读书会是今年下半年的事情,其实读书会里的人大多不读书的,多是曾经喜欢读书的人,也有我自己生活中的朋友们,呵呵。现在读书QQ群里有40余人,都是海盐人,偶尔聚个会吃个饭,大家混个脸熟。我不上班,生活圈子小,这种方式可以让我接触和认识到更多的人。


杨勇:苏格拉底曾断言,没有经过思索的生活是不值得的。你同意吗?
白地:不完全同意。我现在觉得,在有些情况下,生活越不思索会过得越好,呵呵。能不想的最好什么都不要想,越简单越天真越好。不思索的时候,生活还是生活,时间还是时间,我还是我。


杨勇:关于写作,关于生活,点点滴滴我们谈了很多,最后请谈谈你今后的诗歌创作吧。对于今后的写作,你有什么样的计划?
白地:没计划。不过,如果有人能帮我出书,那是最好,是我盼望中的一个计划,呵呵。


杨勇:感谢你毫无保留的真诚作答,感谢你对我的信任,诚心祝愿你过上最美满最幸福的好日子,生活创作双丰收!
白地:谢谢你。也祝你一切好。

 

(访谈时间:2007年10月2日)



 

 

备注:本站文库作品多为从他站转载,作品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www.sunpoem.com
阳光诗网版权所有 联系本站 豫ICP备05012701号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